修煉不怠 過生死大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三日】事情發生在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晚上十一點半下夜班後,在回家的路上,我騎著電動車過交通崗往西走時,從南面駛來的一輛轎車直奔我的前方迎面而來,我只聽到「咚」的一聲,就昏厥過去,甚麼也不知道了。

我感覺元神飄飄的離體了,在空中我看見像玩具一樣大小的一輛小轎車、我的電動車,還有我的包。這時我想:我的包裏有《轉法輪》和煉功用的mp3,我得拿回來。我就感覺自己下來了,隨後肉身就能動了,自己爬到包那兒,把包抱在懷裏,然後又昏過去了。

不知道甚麼時候自己又清醒了,給丈夫打電話,告訴他:我在路上被車撞了,不能動,讓他來接我,隨後又昏過去。就這樣反覆幾次,打完電話就昏過去。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就聽見有人說:這個人在這裏都躺了四十多分鐘了。這時我丈夫也到了,問我怎麼樣?我說我現在已經清醒了,沒事的,不怕的。他反覆問我需不需要上醫院?我說:沒事,我是修煉人,你還信不過我嗎?

開車的司機是個十九歲的孩子,當時很害怕。說:姨,上醫院吧!我說:沒事,不用去。他跟我的丈夫說:剛才他把120都叫來了,我姨就是不肯去醫院,不讓別人碰她。120救護人員說沒辦法,只好走了。120走後,姨又昏過去了,怎麼叫也不醒。

我丈夫問我怎麼樣,問我能回家不,我說能回家,自己想起來,但是感覺頭暈,腿疼、不能動,手背、後腦勺、胳膊都有雞蛋大小的包。我說沒事,我一定要回家!因為丈夫是騎摩托車來的,我坐不住,丈夫就跟司機商量用他的車把我送回家(我騎的電動車沒壞,卻把他的小轎車車玻璃撞碎了,車門撞個大坑),到家下車後我就吐了,但是下車之後能走,我一點一點地上了床,倒下就昏厥過去了。

過一會兒清醒了,就聽那個司機跟我丈夫說:你還是叫我姨給我簽個字吧。我丈夫說不用簽,不想給他簽字。他們看我醒了就說讓我上醫院,不然的話就寫個書面的承諾,由於我不上醫院,司機很擔心,害怕以後出事找他,所以希望我簽字。我拿過來一看,上面是這樣寫的:某某某(我的名字)沒有事,甚麼事都沒有。以後不會找他的。我覺得我是沒有事,就給他簽了字,讓他放心。然後我就給他講真相說:我現在是修煉法輪大法了,我要不修煉的話,一定會上醫院的,這樣就會花掉你很多錢。

那個司機說:謝謝姨,你是個好人。但是我還是很擔心,因為你撞得很嚴重。我說沒事,你不用擔心。你以後開車一定注意安全,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說,那好,姨,我記住了。臨走前他把口袋裏的120元錢都掏出來了要給我買藥,我說不要,他說那就給你留100元吧。我讓丈夫追出去,把錢還給他。可是他沒要,硬把錢扔在床上就走了。我當時就想,實在還不回去,那就用這錢去救人吧。這時我發現手上、後腦勺和胳膊上雞蛋大小的包全沒了。

司機走了以後,我又昏厥過去了。丈夫很擔心就一個勁兒地叫醒我,問我明白不?我說我明白。他說:那你認識我不?我說我認識你,咱倆不是一家的嗎?快給我們家的那人打電話,頭一個號碼就是他的。我丈夫一聽,很害怕,知道我還是神志不清。就說你還是不明白。我說快教我發正念的口訣吧,我想不起來了。丈夫就一個字一個字地教我。就這樣堅持了半個多小時,後來感覺吐字不清。丈夫說快找你的同修幫忙吧。

為了讓我多說話,丈夫打通了電話,叫我跟同修說。我想我一定能說出來,果然我說的很流利,就像沒發生這件事情一樣。我告訴同修自己被車撞了,需要她們幫忙。同修就明白了。這位同修又趕緊聯繫另外一名同修一起幫我發正念。這時已經是凌晨三點多鐘了。然後我就繼續發正念,並且告訴丈夫跟我一起發。不知道甚麼時候,我就睡著了。四點多鐘,同修就到我家來了,我們就一起發正念。過了一個多小時,狀態一直很好,他們就放心的走了。

早上七點多,另外一位同修到我家來了。可是發現我的脖子就像折了一樣,腦袋耷拉著,像跟脖子分開了一樣。我用手扳著頭,告訴她事情的整個過程。那時我想下地,但感覺腿脹脹的,我讓她過來看看我的腿,她說:哎呀,你的腿都變形了。我當時一點也沒有害怕,說沒事,一會兒就好了。只要我清醒,我甚麼都不害怕。她就讓我丈夫去上班,她來照顧我。因為丈夫很相信大法,相信同修,他就走了。

同修跟我一起發正念、學法。當時我想我不能躺著學法,我得坐起來,但是脖子還是不聽使喚,只能用手扳著頭靠著牆學法。快到中午了,同修去廚房給將要放學的女兒做飯,我很感動,心想:同修這樣幫我,我一定要闖過這一關。然後我就站起來開始煉動功第一套和三、四套。因為腿和脖子特別疼,第四套功法只能比劃著煉,但是也堅持下來了。煉完功之後,渾身全是汗,都濕透了。在煉的過程中,我就在心裏感謝師父。知道師父為我承受了很多,我下決心一定要闖過這一關。接著我就試著能坐下來了,腿好多了。

下午我讓同修回去了。因為我從開始修煉就把學法煉功當作每天的必修之課。就想自己不能鬆懈,還得把第二套功法煉完。因為脖子挺不起來,一想這套功法要煉半個小時就打怵了。我想這個念頭不是我,我一定要煉功。在煉的過程中,就感覺我的脖子像有人在捏一樣,「喀喀」響,就這樣不知不覺中我的脖子輕鬆了很多。

照理說我應該休息了,因為一宿沒睡覺了。但是我覺得身體還沒有完全恢復,我不能放鬆,我就接著學法。

到晚上了,又來了幾位同修,跟我一起看師父的講法錄像。當時感覺累的不行了,就想躺下,又一想不行,我不能躺下,不但不能躺下,我還要盤腿。我還是用手扳著脖子堅持了一個多小時。感謝同修們陪我一起學法,不然我自己不會堅持那麼長時間的。同修們又和我一起發了一會兒正念。他們走了以後,我感覺脖子能支撐頭了,腿也不那麼疼了,能下地了。整整一天一宿,我沒有放鬆。

第三天,我就正常學法煉功了,下午就去上四點的班了。同事說:你腿不方便就連班吧。那時我已經兩天兩宿沒睡覺了。第四天下夜班回家整整睡了半天,醒來後,脖子好了,正常了。在這期間同修和親朋好友陸續來看我,有的給錢,有的買東西。我非常為難,但我不接受,他們又不理解。我就把這些錢和司機留下的一百元錢一起送給當地資料點,用於救度眾生。我當時發一念,一定能救度很多的眾生。

到第七天我的腿也好了。從車禍發生到身體恢復,我一點也沒有放鬆修煉自己,靠信師信法,正念正行闖過了這一生死大關。我深深地體會到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我深知沒有師父為弟子的承受,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我是闖不過這一關的。

在此叩謝師尊!同時也感謝同修的無私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