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病業假相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一日】近幾年我看到周圍不少同修特別是老年同修在過病業關,有過的好的,有過不好的,有住院的,還有被舊勢力拖走肉身的。我想把自己一次過病業關的感受和體悟寫出來與同修交流切磋,希望能對那些還在病業魔難中的同修有所幫助。如有不當,請同修慈悲指正。

我今年七十二歲,是七二零前開始修煉的老弟子了。每到冬天老伴(常人)就要我和他一起到南方兒子那裏去過冬。二零一四年十二月提前買好了機票,就在要走的那天早晨煉靜功快結束時,我感覺昏昏沉沉的不知在做甚麼。剛煉完靜功(響起了發正念的鐘聲才知道),還沒發正念,就覺得人不自覺的要向一邊倒(在床上煉)。倒下後就覺得天旋地轉,床也在轉,而且越轉越快,無法控制心臟好像要從胸腔摔出來一樣,心慌出汗,難受至極。

當時雖然很難受,但心裏明白,出現的這些「病業」假相全是舊勢力的迫害。師父說過:「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如果出現這種嚴重干擾,那一定是黑手、爛鬼在迫害,發正念清除它們。」[1] 於是我在心裏念發正念口訣並說:停!(指旋轉停)同時,請師父加持。果然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旋轉速度馬上減緩,慢慢的就停下來了。雖然停下來了,但仍感覺頭昏沉發暈。

緊接著,我感到肚子脹痛而裏急、胃裏也翻江倒海的很難受,急忙下床到衛生間,走路是飄的,像踩到棉花上一樣,跌跌撞撞走到衛生間像水泄一樣。沒等洩完,又急不可待的想吐,我急忙把旁邊一個洗腳盆拿過來,坐在馬桶上就翻腸倒肚的嘔吐起來,嘔吐物不僅從口中出來,厲害時還有部份從鼻腔裏排出,眼淚也不自覺的流出來了,同時感到心慌出汗,渾身無力,好像要虛脫了一樣。

這突如其來的狀態,頭昏發暈、上吐下瀉,心慌出汗,渾身無力,痛苦難忍,有活不起的樣子,過不去的感覺。老伴見狀說:到醫院去看看吧!雖身在極其痛苦之中,但我信師信法的意志是非常堅定的,從未動搖過。心想:師父講過,我們一開始在大法中修煉就沒有病了。師父把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在地獄裏除了名了,根本就不屬於三界內的生命了。(當時記不住原話,只是大概意思)哪有甚麼病?還看甚麼病。因此我正念很強的對他說:「不用!我沒事!」他沒吭聲。因為他以前經歷過我出現病業狀態時我對大法對師父堅信不移,堅決不去醫院的態度及這些所謂的病不治而癒的結果。

後來,我又嘔吐了幾次,好像要把胃從裏面扯到喉嚨上一樣。感覺很難受,根本不想動,也不想吃喝甚麼東西。老伴見狀又勸說道:還是去看一下嘛!要不今天怎麼走啊?你這個樣子能不能走?走不了,機票要改簽的話,改到那一天?你的病哪個時候能好啊?要不就退票?我馬上想到:我有師父啊!師父就在我身邊,一定沒問題。於是我用堅定的語氣對他說:「不用改簽,今天走沒問題!」後來又嘔吐了一次,他知道我絕對不會去醫院,所以也不再勸我去醫院,就說:那你喝點糖鹽開水吧!我不好過於執拗,於是喝了他兌的糖鹽開水。

兒子開車送我們到機場中途,我吐了二次,喝的糖鹽水又都吐出來了。到機場候機和上飛機後仍感覺頭昏沉無力,所以我多是閉目養神,當時也想過是不是可以閉著眼睛背法,試了一下好像不行。一是感覺頭昏沉沒有那個精力,二是原會背的也想不起來或想起上句記不起下句,很吃力。於是我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儘量多念,有時也念發正念口訣。

在飛機上發的食品,都不想吃,只喝了一杯熱茶。下飛機後要走比較長一段路,我走路還是不穩而且乏力,老伴找了一個推車推行李,他推車,我就扶在車的把手上當拐杖,然後儘量走傳送帶上(平路上那種)站著讓它自己走。到機場出口南方的兒子已經在那裏等著了。兒子從機場開車回家的過程中我又嘔了幾次,吐了一點黃水和泡沫。

到了兒子家,老伴如釋重負,對我說:從家出發直到進了候機室我的心一直懸起沒有底,不知你能不能堅持到上飛機,最怕你一下又暈倒了。還好,不管你深一腳淺一腳總算自己走進了檢票口,走到座位上去了。我對他說:「我之所以有底氣說沒事,是因為我有師父管啊!」

老伴是搞實證科學的專家、教授,受中共的毒害較深,當時他雖沒有任何表示,看得出對他還是有所觸動。緊接著他說:你躺下休息吧!這時我想起了師父講的法:「低層次上這些東西不需要你練了,我們把你推過去,讓你身體達到無病狀態。」[2]師父說讓我們身體達到無病狀態,那就堅信達到了無病狀態,就是沒有病了。也就是說,出現這些難受的症狀根本就不是病,是假相、是消業、是過病業關,所以我不應像病人一樣去躺下,我要用正念過好這個病業關。

要用正念過關,首先就不要把自己當成病人,而是去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於是我就坐在床上發正念。早晨再睏、再乏,三點五十照常煉功,四個整點照常發正念,其它時間還加強發正念,儘量多學法。當天晚上喝了點稀飯米湯沒吐。第二天就可以吃些稀飯鹹菜,胃腸沒有不適的反應。但頭還是有些昏,若頭埋下去起來就有些暈。心想:我才不管它頭昏不昏,暈不暈?!不去感受它,愛暈不暈,隨它去。接著我就煉功,煉到法輪周天法,頭埋下去起來時卻沒有頭暈的感覺了,三、四天後就基本康復了。

但舊勢力的迫害還沒完,緊接著,我又發冷、咳嗽。咳嗽好像是氣管的深處有痰要用勁咳才咳得出來一樣,有時能咳出痰,咳出的痰有時是黃色的稠痰,有時痰中還有血,有時又沒有痰;有時只是咽喉發癢也是那種痙攣性的咳嗽,胸部的肌肉都咳痛了。由於咳嗽強度大,加大了腹腔壓力,經常導致小便失禁,好像一咳嗽下水道的閘門就打開了,弄得我十分狼狽。有時咳嗽還影響到睡眠,剛睡著又被咳醒了。再後來聲音也嘶啞了。

老伴說:這麼多年(指修煉後),你這次是最嚴重的了。但我告誡自己這些都是假相,不要上舊勢力的當;提醒自己修煉人沒有病,出現「病業」的關、難都是好事,是讓我在過關中提高心性,轉化業力,同時長功。

這期間我加大了發正念的密度:清除舊勢力對我的迫害,徹底解體、銷毀在歷史上與舊勢力簽的一切誓約,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一切只聽我師父的安排,其它任何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

我知道雖說是舊勢力迫害,但還是因為自己有漏,才被舊勢力鑽空子迫害的。因此,要及時向內找。在向內找的過程中找到了自己許多的執著心和不足,如爭鬥心、抱怨心、嫉惡如仇的心、嫉妒心、顯示心、急躁心、利益心、怕心、依賴心、懶惰心、安逸心、執著結束時間的心,煉靜功時有時迷糊、發正念時有時倒掌……但我認為最根本的問題是法學少了。所以後來我都儘量抓緊時間多學法,以《轉法輪》為主,有時也學一些師父的其他講法,特別是近期的講法和《精進要旨》、《洪吟》等。同時講真相救人,總之抓緊時間做好三件事。大約過了二十天,在我堅定的信師信法下,終於正念闖過了病業關。

我的體悟是:在過病業關時,一定要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對師對法信多少,神奇就顯現多少,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2]。同時,要多學法加強正念,「把心一放到底」[3],根本不要在乎、不去體驗出現的病業假相,就儘量去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真正做到信師信法,正念正行,就能破除假相,就能闖過病業關。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