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破除病業假相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三日】我今年五十五歲,二零一五年九月的一天,發現尿出的都是血。當時我心裏很平靜,心想這些都是假相,我不能承認它。進屋後妻子問上廁所怎麼這麼長時間,我就和她說我剛才尿的都是血。妻子一聽我尿血,馬上就急眼了,趕緊到廁所去查看,一看是真的,二話不說就給我兒子和外甥打電話,讓他們趕緊回來。

兒子和外甥回來後,二話不說連拉帶拽的把我拖到車上拉到了醫院,掛了急診,做了CT檢查,發現膀胱裏面都是血,查不出是甚麼原因出血。醫生說先住院排血。當時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我甚麼都不怕。在醫生給排血的過程中排出大量的血塊,醫生說失這麼多血必須做好補血準備,因為血還在往外出,打止血針也不好使。

聽到醫生說要補血,我想到師父講的一段法:「精血之氣是用來修命的,你不能老這樣泄呀。」[1]我們煉功人的身體都是純淨的,哪能補常人的血,這不和師父要的相反嗎?不能承認它。就這念一正,師父就把這一切都改變了。過一會醫生又說,看來他的體質太好了,血就不用補了。聽了醫生這話,我想師父又為我承受那麼多,真是很難用語言表達我此時的心情。

後來醫生做了病理,定為膀胱癌。家人不告訴我,我想不管是甚麼,我都不能承認它,不能再讓舊勢力鑽空子。就是這樣過了七、八天,心性也掉下來,慢慢的也配合打針吃藥了。一天晚上身體發高燒,頭暈抬不起來,渾身發抖,打針吃藥也不好使,持續了好幾天才見好轉。

一天晚上做了個夢,夢見自己坐在黑山頂上,就聽有人說這山皮太黑了,得把這黑山皮炸掉,說話間就聽轟的一聲,整個黑山皮被炸開,向下滑落下去,露出了一個潔白的山體。醒來後,我悟到:是師父點化我,師父又一次給我清理了這些不好的東西。

從這起我悟到不能在醫院住下去了,要走師父安排的路,走出去做好三件事才是師父要的。在醫院等著醫生治療就是把自己當常人,等於跟舊勢力走。醫生之前說,一般人這樣的病做一次手術就可以了,我這個得做兩次,要灌注一年多,一個星期一次。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舊勢力是想把我拖下去,堅決不承認它。這天我和姐姐(同修)說:「我要學法,把你的電子書拿來。」

姐姐拿來了電子書,我一看電子書開著,一眼就看到師父說「你真正作為一個修煉的人,我們法輪會保護你。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 我問姐姐是你打開的電子書?姐姐說已很長時間不用電子書,沒有開它。我驚喜的告訴姐姐,師父又點化我了。師父的這段法鼓勵著我,堅定的走好助師正法的路。

經過幾天的學法、煉功、發正念,我不顧家人的阻止出了醫院。妻子和兒子哭著鬧著說你要不治就等於害我們,整天鬧個不停,我就給他們講:師父慈悲,師父不會讓他的弟子有危險的。我修煉這麼多年了,沒吃過一粒藥,這你們是知道的,這次是因為我不精進造成的,只要我按照師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誰也動不了我。經過再三說服,家人明白了真相,平定下來了。可是親朋好友還來「勸說」,我想這是舊勢力利用這種方式往下拖我,這件事看起來是件壞事,對修煉人來講是件好事,正好是我向他們講真相的好機會。

這次病業假相,讓我悟到是由於三件事沒做好,混同於常人,表面上給同修看很精進,內心並沒有提高。雖然法也學了,事也做的很多,沒有用法對照去做,心性並沒得到提高,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在這病業假相出現之前,很多同齡常人都管我叫「老頭」,臉上皺紋很多,又黑又瘦。自己也沒有好好悟一悟,別人說自己像「老頭」還不服氣。

在慈悲的師父多次點化下,我悟到只有把握好自己的一思一念,時時用法歸正自己,做好三件事,才算得上是師父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於是不斷的學法精進,和同修形成整體,做好三件事,身體很快恢復正常。

同齡常人也不把我當「老頭」看了,他們說我們真沒法和你們煉功人比,看你的氣色多好,白裏透紅身強體壯的。

大法修煉是嚴肅的,來不得半點虛假。師父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