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副元神中的舊勢力安排(七)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日】我在這篇文章中講的認識,都是個人在大法修煉和學法中悟到、看到的,層次有限,難免有片面和境界侷限性。請大家以法為師,宇宙的無限真機都在大法之中。

接前文

那麼為甚麼許多同修的副元神也卷在其中?同修丙不去發正念之後,找了許多同修,對他們說我做的事情不對,如何如何,結果許多同修起來反對我,在另外空間,就有許多副元神在聯合、在丙的副元神帶領下,來毀壞我的肉身和肉身中的真身。

在這之後,我陸續的看到一些景象。

神在審判丙的副元神,列出了許多罪狀。神還審判了其它的副元神,按正法理衡量,違犯了天條,有的在受天刑,有的被打下來,有的被銷毀。

我目睹了丙的副元神被銷毀的過程:副元神被五花大綁,披頭散髮,綁在受刑台上,這個受刑台是個「滅」字檯,罪大惡極者受之。受刑台是分級別的,大致有五級,有人、神、鬼、畜、滅之分,一個裏面還有許多區別。我看到丙的副元神得到的法被拿走了,所有下的機制都被拿走了,大法輪一下把這個副元神絞進去,打為原始之氣。

此後的一段時間中,所有層次中所有微粒中的丙的副元神的形象,都在無盡的銷毀中;和副元神有連帶關係的、從宏觀到微觀所有的因素和生命都在無盡的銷毀中;所有安排這件事情的、參與的亂神都在銷毀中,時間漫長,無盡無休!

師尊說:「每個生命在歷史中的所做所為都要自己負責。特別是在宇宙正法中,誰出自於甚麼目地、幹了甚麼事,哪怕一件小事,都要負責,就是被定為在正法中負責起正、負作用的神、鬼與微小的生命都得接受審判。」(《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在這個過程中,我進一步悟到了師尊講的「將計就計」的法理。在另外空間我的神體被打散的同時,師尊用障眼法障住所有神,一念造出了我的神體,舊神在毀,師尊再造,同時發生。舊神只看到了師尊在層層空間找尋我被打散的身體,卻看不到師尊再造我神體時的殊勝和莊嚴,他們認為師尊對他們做的事也無可奈何,舊勢力得意洋洋,要進一步實現他們的安排,在人中直接弄死我。

在舊勢力的安排中,定下的就是讓我不得好死,我不止一次聽到舊神威脅:「少管閒事,再管,讓你不得好死。」我也聽到幾位同修的副元神都罵過我:「不得好死。」我對同修乙說:「看來許多舊神和副元神都知道我的所謂結局,可是正法中的事情不是他們說了算的。」

大法弟子是慈悲的,是修善的,在對待副元神上,作為和我們相伴而來的生命,經歷漫長歲月的等待,無論是正、是負,無論是我們體系中的生命,還是舊勢力強加進來的生命,真心希望它們選擇歸正,有一個好的歸宿,不枉下走過程中的艱辛和等待。因為大法弟子畢竟是走在神的路上的生命,是神的使者,我們在傳遞善,實踐善,只要他們還有一線生機,我們就不斷掉他們的生路。

但是這樣的機會已經很少很少了,因為這麼多年來有的副元神的所做所為中的心性,已經決定了它們的位置。法是有標準的,慈悲和威嚴同在!這一點,大法弟子要理智清醒,要護法,不要護短。

讓我們用師尊的話共勉,師尊說:「你在修煉的過程中啊,你自身對映的那個天體,不管有多大,就隨著你修煉的成功它們也都歸正,一定的。你修煉不好它們歸正不了。當然了,這裏邊還有另外一個因素,就是正法──我洪大的正法之勢過來的時候,那時候好的就留下了、壞的就處理了,所以你們在正法沒到之前,是最好的挽救眾生的機會。到時是不等的。正法洪勢一過來,該是甚麼樣就是甚麼樣了。」(《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感謝師尊在大穹從組、萬宇更新的時刻,把建立威德的機會給了我們;感謝師尊讓我們擁有著宇宙中最偉大的稱呼「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感謝師尊賦予我們「助師正法」的使命,這是當初我們以生命為保證獲得的殊榮;感謝師尊的浩蕩佛恩,有了師尊,我們才有了一切,師尊是我們得救的唯一希望!我們必不辜負師尊的囑託,兌現和師尊簽下的神聖誓約!我們當初憑著對師尊的正信下走,我們也必將憑著對師尊的正信莊嚴而神聖的回歸!

作者的話

從發現副元神幹壞事到把這篇文章寫出來,中間經歷了許多的困難。在這個過程中,幾位同修鼎力支持我,當我面臨來自其他同修的巨大壓力和無形的壓迫時,想:是不是自己錯了,這時,幾位同修異口同聲的說「沒錯」,那鏗鏘的話語、堅定的態度,鼓舞著我的士氣,振奮著我的精神;當這幾位同修有困惑時,我盡自己的理解,說這件事應該如何如何,我們反覆切磋法理,又努力向前;在我寫文章時,同修一直在堅持發正念,清除阻礙的因素。同修的幫助讓我感動,一份橫亙萬古的信任讓我們攜手走過艱難,兌現了和師尊簽下的神聖誓約,在此感謝同修。

弟子萬分感激師尊的加持、護佑,一切都在師尊的掌控之中。靜靜回首走過的路,我看到,當我動搖時,師尊安排同修鼓勵我,當同修困惑時,師尊點悟我,讓我斟酌說的每一句話。每一時期遇到的事情,如何進、如何退,師尊安排的如此詳盡。當我們商量一些重大事情時,師尊用一個罩保護著我們,阻礙了舊神的窺測。

但是舊勢力的安排何其陰險,我和當地同修的副元神都被做了手腳。所以,當我們做事時,阻力來的太快,邪惡一直在虎視眈眈的盯著我們。打坐中我看到:我和同修在萬丈山崖之間走鋼絲。我對自己說:你永遠不要指望有誰對你寬容,你要修好自己,走師尊安排的路。

感謝師尊,千言萬語道不盡師恩無限;感謝師尊,帶著弟子們走過蒼宇的劫難;感謝師尊,重塑弟子們的神體;感謝師尊,保護著弟子,替弟子承擔,沒有師尊的護佑,別說兌現誓約,弟子自身的安全都難以保障。弟子們唯有精進以報師恩。

叩拜師尊,謝謝師尊。

(全文結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