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副元神中的舊勢力安排(六)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九日】我在這篇文章中講的認識,都是個人在大法修煉和學法中悟到、看到的,層次有限,難免有片面和境界侷限性。請大家以法為師,宇宙無限的真機都在大法之中。

(接前文

第八章 副元神迫害主元神的其它形式

副元神迫害主元神時,慣用手段就是抑制主元神,讓主元神不發揮作用,讓副元神得功。

一種手段是讓主元神睏,學法、煉功、發正念都睏,看書睏的把書都扔了,煉動功睏的直晃悠,煉靜功一直在睡覺,發正念睏的直倒掌,一點作用都沒起。這種睏有時是因為副元神時日長久、堅持不懈的往主元神身上扔迷魂藥所致。

我看到我們這個地方的一個機制,像一個轉盤,裏面有十多個迷魂陣,把有的同修困在其中。在現實中這幾位同修學法、煉功、發正念都發睏。還有的同修被各種迷魂物質籠罩著,犯色迷、情迷、欲迷,貪睡。我看見有一個機制在大量產生迷魂藥、迷魂丹、迷魂彈,這個機制和一個同修相連,產生的物質能加強同修色慾,能讓常人迷戀同修的容貌,甚至讓別的同修意亂情迷。這只是我看到的關於迷魂藥的一個機制。

副元神迫害主元神還有一種手段,就是讓主元神學法、煉功、 發正念一直在胡思亂想,心靜不下來。比如有人一學法就想起常人事,放下書幹常人事去了。煉功、發正念時浮想聯翩,當然發睏、心不靜並非都是副元神的因素,還有其它因素,但這個事情可不是小事,我們真得注意。

師尊在《美國東部法會講法》中說:「修煉是離不開這個人體的,所以必須得是人這邊在修,才能夠改變。有的時候看大法書,你不集中精力,口裏把他念完了,思想不在,是因為你的副意識或其它方面也在起作用。你的思想偶爾的出現了,一會又沒有了。如果你經常出現這個問題,你就等於放棄這一切,把這法給別人,這是不行的,我也不允許這樣修。」

副元神在抑制主元神方面,還包括讓主元神在甚麼時候、甚麼事情上糊塗,副元神去主宰身體;利用主元神的業債,讓主元神犯錯誤、過不去關,使主元神消沉、懈怠、無精打采、帶修不修、甚至放棄修煉。

我還看到比較囂張的幾個副元神,聯合起來毆打主元神,有的同修七、八個副元神輪流控制身體,欺負主元神,還操控別人來欺負主元神。

還有很隱蔽的情況,就是副元神在修煉人之間製造矛盾。這時如果遇事向內找,不被人心、人情所動,修自己,剜心透骨的去人心,這關能過去。

副元神不但能讓修煉人聽錯話語,造成矛盾和隔閡,還能讓修煉人聽不到說話,有一次我和同修說:明天某某時間發正念,到發正念時,我沒看見同修的功,過後問她,她納悶的說:「沒聽你說呀!」

在舊勢力的安排中,有一種很費心思的安排。就是家族中的幾個修煉人,他們之間的關係非常複雜。他們的副元神之間互相勾結,瞞天過海,調動一些因素,來迫害主元神。他們阻礙主元神悟到法理;加重主元神的觀念和自我,利用他們沒修下去的人心和觀念製造間隔,使修煉人之間矛盾重重,不向內找,盡看別人的不足,十多年家人同修之間的關過不去,甚至還動手打仗,沒有體現出大法弟子的美好。這樣的安排,在大法弟子中為數不少。

副元神還能加重修煉人的病業假相,往主元神那兒打思想念頭,讓主元神陷入病業假相中無法自拔。還能阻礙其他修煉人對他的幫助,迫害其他修煉人的身體。

有一次我給病業同修丁發正念時,從同修丁的身體中出來一個長的一模一樣的他,坐在我對面,說:「不用你管。」掄起巴掌要搧我嘴巴子。我知道他是副元神,用功能把他隔開了。發完正念,我和同修說起副元神有幹壞事的,同修丁相信,但是他的家人同修不相信,疑惑的說:「師尊在《轉法輪》中說:‘副元神主要起到控制人的主元神儘量不做壞事’。副元神怎麼能迫害主元神呢?」我努力的和這位家人同修交流,這位家人同修都不認可。

第二天打坐時,這位家人同修出現了,對我說:「你少管閒事,再管,讓你不得好死,告訴你個天機,讓你死是早就定好的,最終你連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打坐中我知道了,在歷史上,丁和家人同修的主元神是同根所生,他們的副元神也是同根所生,而主、副元神之間又存在惡緣,他倆的副元神聯合起來干擾主元神,阻礙家人同修悟到法理,加重同修丁的病業假相。我發現還有幾位同修的副元神在迫害同修丁。這些副元神形成捆綁式的約定:清除一個不正的副元神,其它的就支援,它們簽約時的大穹都有連帶關係,歸正時就得全部歸正。

更糟糕的是,他們的主元神還簽過保護副元神的約。這些主元神在上界時,或是自願簽過保護副元神的約定;或是被騙簽過保護副元神的約定;或是被迫簽過保護副元神的約定,接受了舊勢力的安排。這些約定有的是自己的主元神保護自己的副元神,有的是自己的主元神保護別人的副元神,這些約定使副元神有恃無恐的幹壞事,在修煉人之間挑事,迫害同修丁的身體。這是我看到的一種複雜的情況。

建議同修堅定正念,不承認舊勢力的任何安排,只要師尊的安排;按照大法學會的通知,加強發正念。

第九章 形神全滅的副元神

因為我在不斷的發現副元神幹壞事,並且清理了一些,逐漸的,阻礙我的力量出現了。

我和同修發正念時,有一次我們睏的都倒掌,我感到納悶,無意中我發現同修丙的形像,丙用嘴在輕輕的吹一團淺黃色的物質,我明白了,是這團迷魂物質在干擾我們,是丙的副元神在搗亂。我開始防範丙,不動聲色的在意念中告誡這個副元神:擺正自己的位置,不要干擾發正念。但是這個副元神不聽勸阻,依然在搗亂。

我們發正念時,我發現丙的副元神要保護邪惡生命,我就把功對準丙的副元神,意思非常明瞭:如果你保護這個邪惡生命,我連你一起清理。這個副元神對邪惡生命說:「我不能保護你了,我被發現了。」邪惡被清理掉了。發正念結束後,我們開始學法。學法時,我突然腦袋疼,我晃了晃腦袋,看到丙正在看我,看見我,忙轉移視線,這一瞬間,我發現腦袋不疼了,我知道了,是丙的副元神在害我。我接著學法,不到五分鐘,突然心口一陣疼痛,我馬上看丙同修,發現丙瞪著眼睛在看我,看見我,又轉移視線了,我心口的疼痛瞬間減輕。

我意念中決定清理丙的副元神,這個副元神出現了,叫囂:「我也做了許多正法的事,你憑甚麼滅我?」我說:「你迫害主元神,讓主元神慾望強盛,不修自己,還干擾我們發正念,這段時間我們滅惡時,你一直在搗亂,告誡的話說了不少,你聽了嗎?你坐在我們這裏搗亂,幹著比魔都壞的事,憑這些就不能留你。」正念中我看見這個副元神被正神銷毀了。我安心學法,學了四十多分鐘,我突然感覺有一雙眼睛在盯著我,我一抬頭,看見一個機制,把這個副元神又製造出來了。我一下明白了,以前我清理了一些副元神,過一些時候,發現他們又產生了,還幹壞事,當時我很困惑:怎麼清完還有啊?原來是有產生他們的機制。

我還看到在一定層次中,同修丙的這個副元神接受舊勢力安排、和舊勢力簽約的場景,竟然也很震撼。

在高層,舊勢力為了確保它們運轉的機制不被發現,做了許許多多細緻的安排。其中包括干擾開天目的大法弟子,干擾揭露副元神幹壞事的大法弟子。

負責安排的神對這個副元神說:「我們賦予你一個神聖的職責,讓你去充當某某神的副元神,你的職責是阻止一個修煉者發現副元神的秘密,保證我們的安排,你可能面臨著被發現、被銷毀的危險,你可願意承擔這個職責?」這個神說:「願意。」

神又說:「當你被發現,被銷毀後,不到半個時辰,我們早已安排好的機制會自動產生一個你,具備和你同樣的威德和法力,所以,你並沒有真死,因為我們會備份無數個你。屆時,你帶領群神,剿殺滅亡你的神。你可願意?」這個神說:「願意。」

神說:「因為你的功勞,你將回歸你來時的世界,享有無盡的榮耀,神界將記載你的輝煌和貢獻。」副元神答應了,簽下了約定。舊勢力的神對這個副元神還有其它的安排,包括如何抑制主元神,阻礙主元神同化法,加強主元神的慾望,等等。那一層次的神對領命的這個神欽佩不已。

看到這個場景,我為丙的副元神感到悲哀。面對又被造出來的副元神,我心裏想:舊勢力備份了那麼多副元神,得滅到啥時候呀?這時,師尊出現了,說:「還是給他們機會吧!」

過了幾天,同修丙不來了,同修丙走後的幾天,一天晚上,發完正念回家路上,我感覺四週都是身影,一層又一層,並且聽到了沉重的腳步聲,我回頭看,誰也沒有,只有同修乙在我身邊,我覺的她離我很遠,我渾身抑制不住的在發抖,肉在顫,我說:「我怎麼這麼害怕?」同修乙說:「邪惡在迫害你,我送你回家。」第二天晚上還是這種感覺,第三天我感覺我的身體像被打散了一樣,躺在床上,恍恍惚惚中我好像看見了另外空間七零八散的肢體殘骸。我對同修乙說了這種感覺,她說:「八成你真有一層身體被打散了。」

這時,我和同修也不去發正念了,又過了兩天,我看見師尊在一個廣袤的大穹中尋找我的肢體殘骸,師尊不辭辛苦的在找尋,我看到師尊臉上的汗珠。師尊把找到的身體殘骸合在一起,這些殘骸變成了一個碑,碑文上面寫著:某年某月某日,某弟子神體在正法時期,被舊勢力安排的亂神毀掉,以此紀念為正法付出生命的弟子。我看見這個碑閃閃發光,師尊把手放在碑上,碑變成天國,進入新宇宙中。

看見碑文後的第二天,我在家,心裏突然非常難受,心疼、心碎了一般,渾身無力,冷汗淋漓,馬上要休克的感覺,我強撐著,給同修乙打電話,讓她幫我發正念。

我勉強坐在地上,盤上腿,驚訝的發現:我的腳發紫、發黑,我請師尊加持,心中堅定一念:我有師尊管,誰也動不了。剛一立掌,就看見了師尊和許多正神,師尊說:「看來真不能留它們了。」我知道師尊說的是丙的副元神,還有許多同修的副元神。

那麼為甚麼許多同修的副元神也卷在其中?同修丙不去發正念之後,找了許多同修,對他們說我做的事情不對,如何如何,結果許多同修起來反對我,在另外空間,就有許多副元神在聯合、在丙的副元神帶領下,來毀壞我的肉身和肉身中的真身。

在這之後,我陸續的看到一些景象。

(待續)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