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初期體會另外空間的玄妙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日】二零零二年四月份,當時我因下海做生意賠了本錢,非常失意。一天,我去朋友家串門,他們正在看電視,是中共邪黨造謠、誹謗大法的節目。我想,電視上說的那麼不好,怎麼還有那麼多人煉?這本身就是矛盾。我決心了解一下法輪功。就這一念,給我帶來了久遠期盼回歸天國的機緣。

得法機緣

一天早晨,我看到我家門縫裏有一個小紅包,打開一看是法輪功傳單。我認真的看,上面說到:法輪功是佛法,真正的彌勒佛下世度人。

我從小就相信有神佛存在,因為媽媽經常給我們講神佛的故事。我瞇著眼思考傳單上的話,這時從遙遠的天際傳來一股非常美妙的音樂,我「忽」的坐起來,仔細一聽音樂沒了,我又躺下仔細聆聽,又聽到了美妙的音樂!太神奇了!我興奮的走出屋外,一眼看見鄰居家牆頭趴個人,是鄰居的母親,我聽鄰居說過自己媽媽煉法輪功遭迫害的事。於是我問:「大姨,傳單是你放的嗎?」她說是。我又問:「你有法輪功的書嗎?讓我看看行嗎?」她說行,很爽快的將《轉法輪》借給了我。當我看完《轉法輪》第一講,就明白了:這就是我苦苦久遠等待和期盼的大法,不論天塌地陷,人頭落地,我一定修下去。

我背著丈夫看了三天《轉法輪》,後來老太太專門給我請了一本《轉法輪》。我連看三遍,不幾天,師父幫我把大周天打通了:像手指寬的能量流從我後背一點一點向上拱,不幾天就打通了。就像《轉法輪》書中說的:「往下煉,有人走大周天的時候會發現,脈會煉的很寬,像手指頭一樣,裏面很寬。因為能量也很強了,能量流形成了之後它會很寬的,也會很亮的。」真的是這樣。師父的每一句法都在我自身體驗,比如《轉法輪》書中的字,我看到真是五顏六色,金光閃閃,還有灌頂,看見自己天目中的一隻大眼睛……

我剛得法不長時間,鄰居老太太就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我和誰也接觸不上了,就天天捧著《轉法輪》看。在那暗無天日迫害下,師父怕我掉下來,天天在夢中讓我體會另外空間的美妙、神聖事情。僅舉幾例:

神佛下世景象

一天晚上在夢中,有一個意念帶我在高高的天空飄,不一會我落到一個剛剛下過一層薄薄雪的村莊,整個村莊很乾淨,房屋和院牆都是用石頭壘起來的,一看就是東北的村莊,但空無一人。我仰頭向天空看,在遙遠的天邊有一大片螢光由遠而近,我慢慢的看清了,是一群頭戴光環,手拿各種飾物,穿著古代服飾的眾神,飄飄灑灑輕輕的落到地面,從天上垂下一條紗帳,眾神們穿過紗帳就是我們這樣的人了,男女老少幹甚麼的都有,有一個集市,人們來來往往很熱鬧。我知道他們是從天上來的,他們對我非常友好。後來我就醒了,正好發十二點正念。

坐著功柱升空

有一天,我學法學到《轉法輪》第二講,讀到:「他是坐著他的功柱上去的。」我就想:那麼重的身體怎麼帶走哪?當晚我在夢中,來到戶外,晴天白雲,眼前沒有建築物,特別敞亮,我坐在地上單盤腿,慢慢起空,升的不高,一個意念告訴我雙盤,我把腿一雙盤,速度極快,不是飛而是升,穩穩的,一會穿過白雲,繼續升,升到一個空曠無垠濛濛的藍的一個境界中,遠遠的朦朧中有三個山頭,中間高,兩邊低,瞬間我落到一個山頭上,看見很多人正很惆悵的往下瞅地球上的變化。我悟到,他們是失去肉身的大法弟子,他們過早的失去了肉身,沒有完成他們助師正法的使命,雖然圓滿了也很痛苦。醒來後,我知道應該更加珍惜師父的苦度,給我們創造的機緣。

立掌劈山

一次在夢中,我看見一個穿古代服飾的老頭賊眉鼠眼的在不遠處瞅我,我定睛一看是妖怪,我就追趕,它在前面跑,跑著跑著就不見了,前面有一座大山,山頂上有一大塊巨石,我定睛一看,這個妖怪躲到巨石裏了,我立掌發正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瞬間從我手指發出五道激光,一聲巨響瞬間巨石、山頭被炸開,滾出一個東西來,變成一個古代女人穿的繡花鞋,用手一指,用神火把它化為灰燼。

力鬥邪龍

一次夢裏,我來到了一個碧波蕩漾的兩個小湖邊,兩湖中間有一條馬路,從馬路那邊遠遠來了一輛帶篷的古代馬車,趕車的也穿著古代衣服,由遠及近,剛到中間的時候,突然從右邊湖中間衝出一股水柱,我定神一看,是一條白龍,張開血盆大口連車帶人吞進肚裏,隨後鑽到湖中,我馬上悟到,師父讓我把它除掉,也許是我空間場的,是我的責任,我靜靜的守在湖邊,等待時機,不一會,從路的那邊又走來幾個穿著古代衣服的人,剛到中間,白龍又鑽出來了,這時我騰身而起與它搏鬥起來,上下翻騰,漸漸的我沒了力氣,它把我吞到嘴裏,像刺刀一樣雪白鋒利的牙齒,血紅的舌頭,剛要嚼我,突然我右手多了一柄上下帶尖的利劍,插在白龍的上下顎,它嗷的一聲逃跑了。我沒有了力氣,沒有追它。除惡未盡,後來在我修煉的路上,它經常來騷擾我,不是狂風暴雨就是電閃雷鳴,我剛要發正念,它就跑了。

還有一次夢中,我看到在遠處的天空中有一個短尾巴赤龍,很沒有精神的游來游去的,好像受了傷。這時從赤龍上空打下一個閃電,瞬間把赤龍炸的灰飛煙滅,灰塵從空中慢慢落下。天空恢復了平靜,變的更加晴朗。

鏟除黑窩

一次夢中,我來到我們村田園中的一個枯井旁,我向下看了看,感覺有不好的東西在裏面,我伸手向下一指,從手指打出五道激光,開始在井裏燃燒起來,不一會從井裏竄出一頭大象,燒的黑乎乎,從我身邊跑了。我又來到山邊的一個窯洞旁,看看裏邊,有一股陰氣竄出來,我又向洞裏用手一指,熊熊烈火燃燒起來,一隻大虎帶兩隻小虎,呲牙咧嘴向我撲來,一下把我嚇醒了。過兩天接著還在夢中,三隻虎和一頭大象各佔一個角用背馱著一隻小船,在半空中懸著,小船裏坐著兩個舊神在小桌旁飲茶,我悟到這是舊勢力在我地區安排的黑窩,馬上坐下盤腿立掌發正念,打出的功對小船沒起作用,小船紋絲不動。當時我才修煉不到一年,知道憑我自己的功力不行,就想找更多的同修來發正念,一急就醒了。後來和我們地區同修切磋,一起發正念鏟除它。

美妙世界

一次夢中,我身處在一個美妙的世界裏,靜止的水中,不是人間這樣的水,還感覺不到有水,小魚們在悠閒的遊動著、鳥在飛舞、花在含羞待放,看不到天空,看不到大地,沒有喧囂,沒有陽光,是一個淡淡的、桔黃色的柔和的光,但是很清晰,我和魚兒們、鳥兒們和諧共處,是那麼的溫馨、美妙,舒服極了!

那時,我幾乎每天都能親身體驗這些神奇經歷,每天都沐浴在師父慈悲祥和的佛光中,迅速昇華著。師父用這種方式加強我對法的正念,鼓勵我在修煉的路上要勇猛精進。

後來當我看到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因為我不能夠讓你們永遠離不開我,我不能夠把你們樹立自己威德的機會都剝奪了。你們得走自己的路,摔了跟頭也不要緊,你知道怎麼爬起來,你知道怎麼樣珍惜你做的一切,更好的做好以後的一切。所以我就不再牽著你們的手了,儘量叫你們多思考,也就是說給你們機會,給你們自己走路的機會。」

我哭了:是呀,該自己走路了。從那以後,我再也沒有在夢中經歷那些殊勝的場景了。後來,我承擔起本地協調的事情,在師父的加持下,先後成立了幾個資料點、學法點,每人都有一部語音手機,還有一個對打勸退小組。我們地區有上萬戶居民,每年真相小冊子鋪一到兩遍,還挨家挨戶講真相、勸三退,現在每天大部份同修都能出來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發小冊子、光盤,遇到矛盾及時切磋向內找,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們十幾個同修平穩的走到今天,精進的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