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目所見:師父就在我們身邊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我今年四十九歲,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一進入修煉的門就半開著修的。

修煉之前,由於受中共邪黨無神論的毒害,一提到佛道神就認為是迷信。當我走入修大法的門,看到了一些場景後,就不得不承認佛道神是真實存在的。

我記得第一天去煉功點煉功,只煉了一套法輪周天法,動作煉準確了,渾身發熱,動作煉錯了,身上冒涼氣。回家師父就幫我調整身體,拉肚子拉了四十分鐘,全身發冷,當時還在心裏犯嘀咕,這個功恐怕不能煉。可當我睡醒一覺,身體卻非常舒服,一輩子沒有過那麼舒服。

第二天又去煉功點,有個同修在煉功點請了師父的書和法像,我叫她給我看看,我一碰到書和佛像,就有一股熱流走遍了我全身。當時只是抱著好奇心請本《轉法輪》回家看看,一遍看下來,我就抱著《轉法輪》這本寶書開始大哭,我要尋找的東西終於找到了!找到了人生真諦。就這一瞬間我整個人變了,變成一個身穿袈裟光著頭的一個很漂亮的和尚,從那時起我就開始踏踏實實的修煉了。

學大法開智開慧

我有個女兒,讀小學時成績都很好,上了初一數學成績就不太好了。有一天晚上做個夢,女兒的數學試卷我考了一百分,第二天我拿她的數學書看看,每道題目都歷歷在目,我都會,從此我就當上了女兒的輔導老師。這些事情對我而言簡直難以想像,我是初中還沒畢業的,而且離開學校有十五年的時間,我學了大法,大法給了我智慧,我能輔導讀中學的女兒了。

修大法層次突飛猛進

師尊講過:「為甚麼叫淨白體呢?是他已經達到了絕對的高度純淨了。」﹝1﹞看到師尊這句話我就緊張,因為自己人的觀念太多了,執著心太頑固了,怎麼能達到這種境界呢?一有不好的觀念與執著心上來,我就想到高度純淨的那種境界,可那些東西看不見摸不著,到底怎麼才能去掉那些不好的東西?

師尊說:「談到意念,也就是我們人的思維活動。在修煉界怎麼看待人的意念在大腦的思維活動?怎麼看人的思維(意念)的不同形式?是怎麼體現出來的?現代醫學研究人的大腦有很多問題還是很難解開的,因為不像我們身體表面的東西這麼容易。」﹝1﹞師尊用這段法來破除我這個迷。每一思每一念我都能找到它的根,是執著心?還是觀念?還是思想業?還是別人說甚麼自己帶著執著心聽來的?一分別這些東西它們就被消除了,再加上我每天打坐兩小時,我真的達到了那種高度純淨了,肉身也達到了淨白體的過渡層次了。我是從九七年十月開始修大法的,到九九年二月就出現了這個狀態(還不到一年半的時間吧)。九九年二月到九九年七月之間一直就保持著純純淨淨的狀態,那是我的最佳狀態。

大法顯神威

到了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由於中共邪黨對我們的迫害,邪黨派人跟蹤我,多次關押我,我修煉的狀態與形式都變了,學法煉功就跟不上了,心性也跟不上,總覺得返不回去。

有一天在看師尊《廣州講法》錄像,我默默的說:我在人間遇上師尊在人間傳大法,雖然我沒見過師父的面,但是我知道了宇宙中有法在,由於我迷失在常人的名利情中,不知能不能返回去。這時慈悲的師尊真的從電視中走出來揮著手說:正完法一起回去。這一刻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流著淚默默對師尊發誓,我一定珍惜這萬古機緣,返本歸真!

發《九評》的奇蹟

有一次到偏遠的鄉鎮去發放《九評》,發完搭車回家,腳剛踏上車子,就感覺肚子很餓,口水都流出來了。這時在我座位上出現兩袋高檔麵包,心想現在的人不知道怎麼活才是好,這麼好的東西就扔掉,太浪費了,不好好珍惜,將來人……這時突然聽到師尊的聲音:「這麵包是給你的,你不吃跟他們同樣的犯罪。」我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無法形容那激動震撼的心情,也無法用人類的語言來感謝師尊的洪恩。

在獄中的一幕

在這場迫害中,一次我在看守所裏發正念時,看到師尊在明慧網上《靜觀世間》那張照片的場景出現在我面前。我有六顆壞牙,每一顆壞牙裏面就有一條大蟒,師尊將這六條大蟒像輸送帶一樣輸送到他背後的那座大山上,整個大山都布滿了,然後就把它們炸光,然後再輸送,經過幾次反覆才徹底銷毀。這時我的牙也好了,晃不動了。

再發正念,看到的就是大魔頭江澤民領著那些凡是迫害大法、迫害大法弟子與那些沒有三退的人,層層生命,就像萬馬奔騰,真正就像水一樣流向我們師尊背後的那座大山上,層層在滅盡,連續了多少天都是這樣。那個情景我真的不敢看,那些生命真的很可憐。關押我的那個看守所就有三個獄警在其中,她們三個都休了病假,而且都是長假,具體生的甚麼病我就不知道了。現在我才明白九九年邪惡迫害大法的時候,我們師尊為甚麼靜坐在那座山前面,我們為甚麼就能走出那一劫,大法洪傳世界各地,每個角落都有,為甚麼把那張照片放在明慧網上面,為甚麼邪惡想方設法想破壞就是破壞不了呢,所有一切不好的壞東西又到甚麼地方去了呢?都有一定的深刻內涵包括其中的。

發正念再往下看下去,從我的腳腕直到大腿都是鐵鐐,從手腕到上臂都是手銬,一發正念嘩嘩的往下掉,一層一層的黑的鐵鐐與手銬往下掉,不知多少層。那一層一層黑的,師尊還好打開,等到白色的時候,每一層到最後一個的時候都是師尊帶著我到債主那邊叫債主用鑰匙打開,層層層層都是這樣的,從地獄一直到塔頂上層層都有債主,那些債主把我當時怎麼對待他們的都一一給我看。我在每一層中都是君王,都是用很殘酷的酷刑來施加別人,那些債是無止境的,這些所有的一切都由師尊來承受來善解。

看到這一幕幕,我感到撕心裂肺,無法用語言來感恩師尊,只有抱著複雜的心情在哭泣。我哭著對師尊說:師尊您為我做了那麼多,可我就是不爭氣,讓您恨鐵不成鋼。您苦口婆心的講那麼多法,我老是做不到,被邪惡鑽了空子,我的資料點被邪惡洗劫一空。師尊帶著立體聲音往我頭腦裏打:那是他們的罪,有大劫等待著他們。瞬間我看到二零一四年神韻晚會最後的那個場面,一模一樣(註﹕看見這一幕時神韻還沒出來)。再發正念那就是二零一三年神韻晚會一開始的那一幕了。在大法的指導下,師尊的呵護加持下,我坦坦蕩蕩走出了邪惡黑窩的大門,並從邪惡魔掌中解脫出來。

借此機會想對師尊說,師尊您太辛苦了!謝謝您普度眾生!謝謝您給我們所做的一切!也想對同修們說,謝謝國內海外的同修們營救!同修們辛苦了!謝謝謝謝!!祝同修們圓滿隨師還,願世人明白真相走出中共謊言,從黑暗中走向光明,擁有美好的明天。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