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心全意信師信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八日】二零零五年九月份,我得到一份禮物,一本《轉法輪》。但直到第二年也就是二零零六年的五月十號我才真正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我曾經在其它門派修過幾年,可以赤腳在炭火上行走,還有其它一些很強的功能,但這都沒有讓疾病遠離我。我患哮喘已經二十二年了。我的一位來自另一個國家的朋友去她丈夫的故鄉,臨走時把我的《轉法輪》也帶走了。她和丈夫曾經在互聯網上讀過法輪大法的信息。自此,他們開始修煉了。八個月以後,朋友將這本神聖的書還給了我,他們說從沒見過比這本書更有價值的東西。我決定試試修煉法輪大法。

在過去的十年裏,我用我以前學到的東西和積累的經驗給人治病,在當地很有名氣。我那時並不知道在給別人治病的同時,我也得到了很多的業力。隨著名利雙收,我學到的東西不再重要,我的眼中只剩下了榮耀和利益。正如師父說的:「你從此以後產生執著心了。執著心一出,你治不好病,你要著急。有的人為了保住自己的名,甚至於他看病的時候想甚麼呢?這個病叫我得了吧,讓他的病好。那不是出於慈悲心,他那個名利心根本就沒有去,根本就生不出慈悲心來。」[1]

我曾經以為給人看病、幫助別人是我生活的意義,但當我治療過的病人五年後又回來找我治病的時候,我不得不思考:「我在做甚麼?我真的是在幫他們,還是在和他們一起垮掉?」此外,我的腿開始疼的利害。「久而久之,你身體裏面全是黑的,那就是業力。」[1]我停止了給人治病。

接下來的一年裏,我陷入一種絕望中。我覺的自己是一個在這個世界中迷失了的靈魂。我意識到這不是我的世界,但又不知道如何從這個世界中解脫出來。

師父說:「真正修煉的時候,你可就夠嗆了,你怎麼辦?你得吃多少苦才能把它轉化成白色物質呀?很難的」[1]在修煉剛開始的時候,對我來說真的非常艱難。我不得不忍受各種艱難和痛苦。當我第一次打開書時,我恰恰看到這句話:「真正修煉的時候,你可就夠嗆了」[1]。

我想和大家分享我修煉中的一件事,它使我加強對師父和大法的正信。

二零一七年十月,我探親路過妹妹家,我的一個遠房親戚打電話告訴我,說我一個兒時的朋友正好在她那裏,第二天就要離開,非常想見我。那天正好下了入冬以來的第一場雪,傍晚時雪開始融化,路面有點滑,但我還是決定去見她。

我要穿過一個灌木叢生的沼澤地帶,我只能沿著一條窄窄的木板路走過去。我很小心的一步一步的走,就在我剛剛走過一個危險地段後,突然腳下一滑,人就掉進了一個坑裏。我聽到骨頭斷裂的聲響,有一瞬間我失去了意識。我頭腦中出現「骨折」的思想。我立即否定了這個思想,不停的告訴自己:「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我絕對不承認舊勢力的所有安排,全盤否定舊勢力的所有安排。」並不斷的重複「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試圖從坑裏出來,但身體的劇痛使我無法做到。周圍沒有人,木板路穿過灌木林。我求師父幫忙。我用左手把自己拉了起來,夠到了路邊,然後爬上了木板。我的右手吊在那,不能動。在我摔倒的時候,右手著地,整個右手臂扭轉向身後。我用積雪清潔了一下弄髒的衣服,繼續往前走了一段路。但最後我意識到我只能回家。

好不容易回到妹妹家,決定不告訴任何人我受傷的事,我妹妹還沒回來。我打開師父的講法錄音,但是劇烈的疼痛使我無法集中注意力。不好的想法立刻鑽進了我的大腦。我想到當我遭遇巨難的時候,當非常糟糕的事發生在我頭上的時候,我總是一個人,沒有任何人陪在我身邊。劇痛甚至使我無法哭泣,雖然我真的很想哭。

當時我只有一個正念:「我是師父的弟子,他不會離開我的。」我躺不下,我就坐在床上聽法,聽師父的聲音。我的眼淚禁不住流了下來。

我想起了我那些悲慘而艱辛的生活,我從童年起就沒有三天好日子過。我在一個俄羅斯鄉村的大家庭長大,家裏有六個孩子。在我的記憶中,我們總是處於半飢餓狀態。我要做很多勞動。我是家裏的老二,我必須照看弟弟妹妹們。從七歲我就開始做飯給他們吃。最近的城市離我家有三百五十公里。到處都是寒林帶,基本的生活條件都非常匱乏。我必須到一公里以外的河裏取水回來吃,去河裏洗衣服。尤其是夏天,父母去收乾草,我就帶孩子。在這樣的經歷中,我學會了對人的憐憫之心,並願意去照顧別人。

我在回憶中自哀自憐著,直到妹妹回家。

妹妹說我們現在去看親戚,開車去,然後坐出租車回來,因為妹夫要去上班,不能開車接我們回來。這時,妹妹注意到我的臉色不太對。我告訴她我去看朋友,摔了一大跤,弄髒了衣服,然後就回家了。我們準備好東西就開車去了親戚家。

在親戚家我們呆了兩個小時,我疼痛的幾乎無法忍受,但我儘量不表現出來。兩小時後,他們叫了一輛出租車。我準備坐在前排座位,這樣誰也不會碰到我的右邊身體,而且下車也更容易,受傷的右手也不會有甚麼妨礙。但是事情沒有像我想像的那樣進行。司機的孩子已經坐在了前面,我只好費力的坐進了後排座上。

一路上我都在想我要怎樣下車。外面很冷,我只穿著毛衣,因為我沒辦法穿上外套。妹妹問我為甚麼不穿外套,我只是告訴她我不冷。在車裏,我卻感到非常冷。妹妹注意到我很冷,而且我的聲音也在顫抖。我勉強下了車,進到家裏。妹妹立刻問,「你的手怎麼了?吊在那裏。」我注意到當別人開始同情我的時候,我會想要哭。妹妹剛剛表現出對我的憐憫,我就開始哭了。

妹妹在醫療領域工作了三十三年,不需要X光,她用觸診手法,立刻就診斷出我的鎖骨骨折了。她想叫救護車,但我流著淚告訴她,她不應該為我擔心,我有師父保護。她叫來了親戚們,所有人都堅持要送我去醫院打石膏。我承受住了來自他們的壓力,若沒有師父的幫助,我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晚上,我一度幾乎失去了知覺。醒過來的瞬間,我聽到自己用微弱的聲音在說:「我是李洪志的弟子,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我戴上耳機,一整晚都在聽師父的講法。我甚至感到有微風吹過,似乎有人握著我的手,甚至劇痛都消退了。我思緒萬千,我意識到自己的一大塊業力消失了,不用說,這完全是一件好事。但我一直都有擔心回烏克蘭時要忍受那麼長的旅程。途中要轉機,還得帶著我的行李。

一天早上,我儘量讓自己平靜下來,並試著去煉功。我盤上腿開始煉第五套功法。但我只堅持打坐了半小時。傍晚,我用我的左胳膊煉功,儘量去做哪怕是很小的動作。但是太痛了,我意識到我根本無法煉功。我決定專心發正念,並向內找,為甚麼會發生這件事情?我找到了很多執著和人的觀念:怨恨心、顯示心、色慾心,在某些方面自以為高明的心,評判他人的心,固執己見,等等等等。

一些不正的想法也出現在我頭腦中,它們起源於人的觀念、情和自憐。我想起《轉法輪》中提到有一個修煉人怨佛,當魔難到來的時候,她怨佛不保護她,覺的事事都是對自己的不公正對待。同樣的感受使我從小就打開的天目也看不清了。我想到一個人不可能承受我一生所遭遇的所有魔難,我盡力否定所有這些想法,我問自己:「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忍受的是甚麼?」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情是在考驗我對師父的信念。我在讀明慧網站的文章時一直以為奇蹟只發生在大陸的同修身上,因為他們的修煉環境非常惡劣,他們來源特殊。

第二天,我盡力去煉功,雖然很痛,但我仍然靠左手完成了一些煉功動作。這對我是一點鼓勵,我接著聽法,做一些煉功動作。晚上的時候,有一個在美國的同修給我打電話,說我應該煉功,骨折只能影響肉身,師父下的機制是起作用的。放下電話後,我再試著煉功。但要彎下腰做第四套功法非常困難。試了幾次之後,我覺的我沒辦法再繼續彎腰,因為太痛了。

那天晚上聽完法,我決定第二天清晨煉功。第二天一早,我起來發完正念,決定煉第五套功法。但我的右手沒辦法保持一個姿勢不動,我拿了一個枕頭墊在右手下面。我盤腿坐了半小時。妹妹走進了我的房間,又要我去照X光,打石膏。我拒絕了,結束了我們的談話。

大約兩小時後,我決定煉一些功。我有一種直覺,我相信只要我能煉站樁,就可能會有甚麼事發生。平時煉第二套功法的時候,我總是感覺特別舒服,尤其是手舉起來的時候,我會感到熱流貫穿全身。

我用左手盡力把右手舉起來。這時,我已經痛的汗流浹背,我站在那裏,所有的思想都消失了,只剩下一個念頭:「師父就在我身邊,我是他的弟子。」我就這樣站了兩、三分鐘後,我突然看見另外空間的一個畫面並聽到一下聲響。另外空間裏的一種設備,發出一種奇怪的嗡嗡聲,在對著我的肩膀做甚麼。我甚至看到右側的亮光。突然,我的右手一下子回到了正常位置,完全康復了!

這來的太突然,我放下手臂,淚流滿面。是師父讓我的胳膊恢復了正常!我心中充滿無盡的喜悅。在那一刻,我知道了甚麼是對師父的正信。就是這樣,有時候你突然找到了真正的信。我無限感激師父!

我的親人也因此受益。我的姐姐不了解大法,因為我修煉而與我有衝突。她在親眼目睹了整件事情後開始讓我教她煉功。我對她的請求感到震驚,我曾經給過她一本《轉法輪》,她放在書架上八年了。我讓她把書還給我,但她總是拒絕並表示還沒到讀的時候。

在我啟程回家的時候,很多親屬都來送我,甚至包括那些母親去世後和我們關係不和的親戚。親戚們對我表示感謝,分手時我們放下了對彼此的不滿。我的兩個妹妹也開始學法了。

我的最小的妹妹告訴我了一件事,她在兒童病房值夜班的時候,一個生病的孩子深夜被送進醫院,他全身青紫呼吸困難。醫生用盡了辦法都沒有效果。他們決定早上用直升機將孩子送往地區醫院治療。他們希望孩子能活到早上。這時,妹妹想起了我曾經教她的救命吉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是正法理」。她當時只記得「法輪大法」,就開始在孩子的耳邊不停的說「法輪大法」。開始甚麼也沒發生,然後,孩子的臉色開始變的紅潤,很快呼吸也正常了。孩子睡著了,妹妹下班回家了。兩天後,妹妹上班,孩子已經出院了。

在我修煉的路上,我經歷了很多的考驗,更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明慧網上同修們的修煉故事總是激勵著我。這篇修煉體會我寫了一個多月。如果不是因為讀了《天目所見:莊嚴的法會》這篇文章,我可能還在寫,一段一段的刪除我不喜歡的段落。

所悟層次有限,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