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三次難關 參加集體學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五日】我得法幾年後,根本不知道還得集體學法,因為我得不到各地講法,一位老年同修幫了我,我才找到了學法小組,參加集體學法。然而,要提高並不容易,邪惡因素三次干擾我,製造所謂考驗。他們操控我的丈夫來干擾我,給我設難,這期間經歷了三次難關,都被我識破。

第一次丈夫扯把椅子堵在門口坐上,不讓我出去學法,我剛走到門口,他就氣勢洶洶的拽住我的胳膊,拉回到客廳,把我推倒在沙發上,我剛要站起來,他又推倒我,還打我的胳膊。

我有些急了,沒守住心性,就喊:你為甚麼打我?他說:「我就打!誰讓你犟的。」我還一下手,還認為面前是自己的丈夫,撒嬌輕輕打了他一下。他就居然打我的頭!我覺的眼前發暈,他又把我摁倒在地上,用腳踢我,差點要用腳踩我的腦袋!

我冷靜下來,冷眼觀察,發現他那張臉蠟黃扭曲,眼珠暴突,模樣都變了,嘴唇發抖,喘著粗氣。

我一下清醒了:這哪裏是平時疼愛我的丈夫!我丈夫模樣很平和、好看,眼睛不凸出,你看這個時候,他的眼珠是黃的,還鼓了出來,臉色蠟黃變了形,這麼醜陋,我一下認出了,是邪惡的魔的模樣,看那個變異的模樣!是魔在猖狂,它附體一樣操控丈夫「修理」我,去我對丈夫的情,考驗我是否真心願意得法精進,這個邪惡的東西!

我思路馬上回到法上向內找:我沒守住心性,有爭鬥心,魔鑽我空子修理我;我對丈夫有常人的情,魔也要藉此修理我。我想我不能用常人中小女人或嬌妻的姿態來面對丈夫,對待修煉,我是大法弟子!我得嚴肅起來,堅強起來。我必須守住心性。師尊講:「修煉我們這一法門,只要你心性把握的住,一正壓百邪,你不會出現任何問題。」[1]

我又想起師父的法:「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2]我要去集體學法,我要精進的念頭是金剛不動的。既然他拖了把椅子堵在門口,我有在法上的智慧:我成熟起來,不再大聲喊叫,不生氣,就用神一樣平和而威嚴的語氣命令他:「走開!我要去集體學法!師父叫我去集體學法,你敢攔我?!你膽子真大,不怕報應嗎?」

同時就又堅定的慢慢走過去開防盜門,不怕他推我、打我。他又把我推回來,我就又平和的再走過去;他推倒我在地板上,我就又默默的慢慢的爬起來,不生氣,就再走過去開門,同時命令他走開!

就這樣,我並沒有覺的時間有多長,他卻忽然說:「我不行了,實在受不了了,我在這裏坐了四個鐘頭了,四個鐘頭啊,和你整整戰了四個鐘頭,我不行了,我不攔你了,攔不住了,你去吧,去學法吧。」就這樣,操控他的邪靈解體了。

還有一次,他又攔我,拖我,打我,不讓我去集體學法,我就來到師尊法像前跪下說:「師父,我要去學法。」眼淚一下子湧了出來。這時我聽到一個聲音說:「去吧。」我立即從地上起來,對丈夫說:「我要走啦,要去學法了。」這時候丈夫完全變了一個人,輕鬆溫和的說:「好,去吧。」

最難辨認的就是邪惡操控丈夫演戲,硬攔堵不成,就抱住我甜言蜜語,開始時我沒在意,一會兒我就認出來了。我就心裏發出強大正念清理另外空間的魔,嘴上對丈夫善意的說話,對他講:師尊就在我們身邊,我看了一段帶有玄幻色彩的電影,師尊著急,為喚醒我點化我,在夢裏對我慈悲的呼喚:「孩子啊,孩子啊」。他一下子就被感動了,說你去學法吧,我不攔你了。

又一次,我正在看大法書,他來找茬,其實就是干擾和考驗我,刺激的我心都癢癢,憋不住憤憤的和他爭執起來,手裏還拿著《轉法輪》讀呢。他又不讓我去集體學法了,他把我堵在家中,還來奪我的大法書,摔在桌子上。

一次,我學《法輪功》,他居然奪過去拆開,扔到了垃圾桶裏了。我心裏很難受,很痛,趕緊捧起被拆開的《法輪功》書,向師尊懺悔,並正告丈夫趕緊懺悔,否則等待他的是可怕的報應。他嘴上硬,卻把書拿去親自從新縫好了。

晚上我向內找,為甚麼我一學法他就來奪我的大法書,我一下子警醒了:原來我一邊學法一邊和他講理、爭執,這是對師對法的不敬,也給師尊丟臉,這不是爭鬥心嗎?被邪惡鑽了空子。魔利用了丈夫來修理我,不讓我得法,使我們倆都對師對法不敬,從而想毀掉我們,多惡毒的邪魔啊。

深夜我坐在師尊法像前學法後睡著了,看見一個肥胖的潑婦來到我面前要動我,我不害怕,猛然站起來,我的身體瞬間變的比她高大幾倍,以迅雷之勢伸出雙手把她推倒在地上,她瞬間變的很小很小。

這時一隻巨大的手提走了一個皮囊子似的魔,好像是操控丈夫不讓我精進的附體,同時一個白衣二十來歲年輕男子盤腿打坐昇華到空中,從此,丈夫再也不阻攔我去集體學法了。我向內找歸正自己後,師父就幫我清理了魔。

三次大關,我終於突破了,師父看我學法的信念堅定,就不允許邪魔來干擾我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