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鬆開了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那是二零一五年深秋的一天下午,我與倆老年同修去街上告訴人們法輪功的真相。

那幾天,講真相講得比較順利,感覺好像沒費甚麼勁,每次出去兩個小時左右,就能勸退十多個人(退出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現在明白,這種追求勸退人數的想法其實已經偏離了救人的實質。)而且我把這幾天勸退的狀況告訴了身邊的倆同修,其中一位同修還對我產生了崇拜心。當她看見一個胡同裏有三個人正在外面搭鍋做菜,她趕緊跑來告訴我說她不太敢講,讓我去講。我毫不猶豫的跟她去了,結果也沒勸退他們。

我和倆老年同修沿著街邊繼續往前走,同修先走幾步到前面去了,迎面過來一個老年人,看穿著應該是普通的工人。我手拿封面為「起訴江澤民」的香港法輪功學員遊行場面的真相資料送給他,他接過資料看,我給他講現在江澤民已被將近二十萬人真名實姓控告的盛況。他問我:「你是學法輪功的不?」我說:「是啊!」他突然拽住我的左手說:「正找學法輪功的呢,今天可讓我逮著了。」我一看頓時明白了,這是遇到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惡人了。

我耐心的給他講: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動用媒體造謠誣陷法輪功,自焚是導演的騙局。那人不聽,硬拽著我的胳膊說:「跟我上派出所。」我心想:我說啥也不跟他去。一位同修看見那人拽著我不放,走過來,勸他鬆手,那人緊緊的拽著我的衣服不撒手。

這時,一個騎著電動車的路人停下來了,關切地問:「是怎麼回事?」那人吼叫著:「是法輪功(學員)。」我立即告訴那人:「法輪功是教人按照真、善、忍的標準修心向善的佛法,已經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那人聽後,善心出來了,說:「你快把她放了吧,人家年紀輕輕的,你拽人家幹啥?」那人立即反咬一口說:「你也是法輪功!」弄得那路人無可奈何。

這時圍觀的人越來越多,大家都紛紛的詢問,不知是怎麼回事。那老人氣急敗壞的喊:「她是法輪功,快打110。」我不停的在講述法輪功的真相。那老男人不停地拽我的衣服,我剛買的上衣,袖口已經被他拽的都斷線了,而且已經懈了許多。

一會兒,走過來一個穿紅色上衣的男士說:「啊?是法輪功?那咱們可得報警!」說著他的手伸向右側褲兜裏,掏出電話來就要打。我又告訴他法輪功的真相,這個男士若有所思的退到人群中了。

這時,我的心突然想起求師父保護我呀,我立即心生一念:求師父讓這個人鬆手。

神跡出現了,只見剛才退去的那個男士又走過來了,而瞬間這男士的態度就轉了一百八十度的彎兒,他對一直拽著我胳膊的那人說:「法輪功這事誰能管了啊?我家北京有親戚就學法輪功,誰也管不了,那得啥樣人能管這事啊?那得是實在掙不著錢的人能幹這事,人家不沒傷著你嗎?快點鬆手得了,讓她走吧!」老同修也一直在旁邊勸說。

這時,圍觀的人也都在說:「鬆手吧!」一個男人大聲說:「鬆手吧,讓她們走吧!」那老人瞅瞅圍觀的人,看著一雙雙正義的眼睛,漸漸把手鬆開了。老同修領著我離開了。

回來後,我找到了自己有很強的證實自我的心,也認識到了自己修煉上的不紮實,名利心、爭鬥心、怨恨心、妒嫉心都沒有紮紮實實的修去,講真相講的稍微好一點,就覺的自己了不起,總想貪天之功。殊不知,這都是師父鋪墊好了的結果和師父加持後的功勞。現在想想都感覺慚愧,離大法的要求差得太遠了,今後一定要奮起直追。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