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魔難煙消雲散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八日】和大家一樣,我懷著虔誠、謙卑、感恩的心,向無量慈悲的偉大師尊彙報在修煉中的三次正念清除魔難的經歷,與同修共勉。

(一)正念闖出派出所

二零一二年的春天,老家的叔父過生日,我準備借給他祝壽的機會去給老家的人講講真相。動身的那天,證實大法的事我忙到下午三點才出發,由於回老家一次不容易,我帶了很多東西:《轉法輪》、《憶師恩》、MP3、真相資料、小冊子、真相粘貼等等。原本打算在那裏住幾天,多講真相多救人。

一路上,我讓司機幾次停車下來,在電線桿上貼真相粘貼,邊走邊貼,貼了很遠,然後上車繼續趕路。可能是過程中做的很順,生了歡喜心,被不明真相的人打電話向派出所報警,正巧一輛警車辦事回來,直接就從後邊追了上來。

在車裏,我看到後面追上來的警車,我的第一念是「穩住心態,甚麼都別想,求師父加持,發正念解體邪惡!」我告訴司機加快速度甩掉警車,行駛了一段路後,看見前面不遠處,一輛警車橫在路中間,一個警察手裏拿著一支槍舉在空中,那場景如臨大敵…… 原來是派出所安排警力在前面堵截,我們的車被迫停了下來。

兩個警察上來把我拽下車,帶到派出所的一間屋子裏,我定神一看,身後有個小黑屋。所長和好幾個警察一起非法審訊我,整個過程我不停的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我心如止水,沒有了怕,心想絕不配合邪惡!

師父說:「作為一名大法弟子,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1]

因為有無所不能的師父,有宇宙大法在心中,強大的正念使我異常的平靜,整個人被強大的能量包圍著,眼前真真切切出現了「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2]裏的十六個字飄進來我的腦子裏。那一刻我整個人空了,沒有了身陷囹圄的感覺,內心充滿著強大無邊的慈悲能量,眼淚流了下來:這些警察多可憐啊,他們是受害最深的人,如果他們不明白真相,下場是可怕的,我要救他們!

所長坐在我對面問:「你這些東西哪裏來的?你今天回不去了,你知道嗎?」我回答:「你說了不算。」我又在心裏說師父說了算。我繼續說:「告訴你們,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法輪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是正法,是要求修煉者按照真善忍標準做一個好人的高德大法。你們千萬不要迫害善良的修煉人。修煉人做事是有原則的,能告訴你們的話我會說的,不能說的話你們就不要問了。我是絕不會說的。」

所長不甘心,反覆問了好幾次,我還是那樣回答,並開始講真相,講大法的神奇,講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講我自己修煉後身心的巨大變化,講大法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的真實情況,講江氏流氓集團如何利用國家機器殘酷的迫害大法修煉者,講善惡有報的永恆天理,同時希望他們不要助紂為虐,結果害了自己和家人……

在師父的加持下,我講著真相,強大的能量把他們背後的邪惡解體了。我發現他們在改變,原來的一臉兇相沒有了,有的在思考,有的表情告訴我希望聽到更多的真相……所長說:「你看我沒罵你吧?也沒打你。一會兒你簽個字就可以走了。」我告訴所長:「字我絕不簽,我沒有觸犯任何法律,沒做壞事,這個字我不會簽的。」

他們把從我這兒搜去的東西擺成排,讓我手指著,他們拍照,我沒有配合。那個所長很無奈,就給其他在外地開會的所有領導打電話,商討後結果是同意放人。

我回到家中,又傳來消息,此事不算完。為了安全起見,一個親屬同修把我接到家中。在那裏我每天大量學法發正念。我看著師父法像慈悲的面容。我流淚了,是我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我找到了自己的做事心、歡喜心和放不下的親情,而且在臨行前,由於忙於做事,那段時間沒有學好法。

三天後傳來消息說沒事了。我知道是師父化解了這一切。

(二)信師信法,是修煉的根本

我地區十幾個同修遭到綁架,其中一個同修家是資料點。這一消息傳來,我和其他同修一起發正念,那一夜我們只睡了一個多小時,第二天早上煉完功發完正念,我們接著給被綁架的同修們發正念。快到七點時,我忽然想起來那個同修家裏有太多的東西。按常規,往往同修一出事,不法人員就去家裏搜查。怎麼辦?我想同修有漏,是在大法中修煉,不能成為舊勢力迫害的把柄。師父連舊勢力本身都不承認的,我們也要堅決否定。

晨起的陽光從窗口照射進來,暖暖的,我坐在床邊求師父加持,以純正的心態發出強大的正念,用我的功能將資料點罩住,大法資源是救度眾生的,絕不允許邪惡踏進半步!這一念發出,在師父的加持下,強大的能量包圍著我,我頓感自己頂天立地,力可劈山,滅盡另外空間的一切邪惡。

接下來的幾天裏,出事同修的家並沒有遭到搜查,但是他們卻放風說在該同修家搜查出很多東西,這讓該同修的妻子心態有些不穩,她問了幾個同修是否應該將資料點的東西轉移。有的同修認為應該轉移,有的認為多發正念,不用轉移。我傾向於後者,但是那位同修妻子和我說她心有些不穩。在這種情況下,我沒有堅持自己的觀點,因為東西在她家,我能體諒同修當時的那種壓力。所以我們決定把資料點的東西轉移走。

資料點在一個封閉小區裏,小區裏有監控,二十四小時保安巡邏,進出門口都要登記。我站在小區的院子裏,想起一位了不起的同修曾在邪惡面前說過的一句話:生命與法同在,九死也無悔。我在心裏喊著同修的這句話,同修放下生死的堅定讓我淚流滿面:有師在有法在,我們一路前行,甚麼也擋不住。「天清體透乾坤正 兆劫已過宙宇明」[3] ,師父的這句法打入了我的腦子裏,我感覺周邊的空間場都清亮起來了。

儘管我和同修們心裏都明白,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慈悲的師父一直在我們身邊看護著,但我們看到屋裏那麼多東西,心裏還是有一種無形的壓力,那是一種窒息的感覺,彷彿空氣都凝固了。在巨大的壓力面前,我們心裏念著師父的法:「你們已經走過最艱難的時期,在最後一個執著中千萬要放下心。」[4]我們的心態變的坦然,我們清楚,我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在風雨的洗禮中不斷成熟著,這就是過程,這就是我們修煉的路。

因為我們租的房子小,東西只搬了一大部份,過程中都很順利。過了一個星期左右,他們又放風說要到該同修家看看,該同修妻子說想把剩下的東西也轉移出去。那天,有個新同修主動要求和我們一起搬,地方也是她找的,真得謝謝這位同修在關鍵時幫了大忙。我們約定第二天一早搬。

晚上發正念時,我求師父明天最好下點小雨,因為我們不知道那個小區院內情況如何。我不去多想,也不負面思維,保持正念。這些天來,在師父的加持下,我感覺不餓、不渴、不困,面色紅潤,身體輕飄飄的。我毫無睡意,就背法、發正念直到午夜兩點半,想到明早要搬東西,我就躺下來。側著身子,這時我眼前出現了三團金光,光芒四射!我靜靜的看了好一會兒,我知道這是師父的鼓勵,「大法弟子,你們是濁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師的法徒、未來的法王。精進吧,世中的覺者,現在的一切就是未來的輝煌!」[5]我帶著師父滿滿的鼓勵睡著了。

第二天早上,天空下著小雨,院子裏無人走動,一切都是慈悲的師父安排好了,一切都順利。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徒,在修煉這條路上,要時時處處按照大法的要求轉變觀念,用超常的理看問題,向自己內心找,實修自己,一切魔難都會煙消雲散。

一個月後,被綁架的那位同修也正念走出魔窟,而且從始到終,該同修家沒有被搜查。

(三)定住惡人

我和同修做語音真相有一段時間了,我們的號段是南方號段,夏天的南方氣溫高,人們睡得晚,我和同修做的過程中發現,晚上十點以後打語音電話的效果更好,三退的人更多。所以我倆決定晚一點回家,多打一會兒電話。

記得有一天晚上,將近午夜十一點,我和同修一邊打著電話,一邊發著正念,走著走著,就聽後面有腳步聲,離我們越來越近…… 我倆同時想到:讓後面的人離開我們一段距離,不要跟著我們。

接著我倆繼續發正念向前走著,走了一會兒,聽不到後面的腳步聲了,同修回頭望去,那人一動不動的站在那裏,同修對我說:「姐,那人被定住了。」我回頭一看,那人就保持一個姿勢站在那裏,是被定住了。我倆邊走,不時的回頭看看,走出很遠了,那人還在那兒定著。我們想,那人一定是心生惡念了,慈悲的師父看到我們有危險,才將他定住。

慈悲的師父每時每刻都在保護著弟子,我們感恩的心情無以言表。回到家中,慈悲之心油然而生,想到那個人也許以後有機會被救度,我說了一聲「解」。

叩謝師尊,向同修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劫後〉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賀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