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兩次闖過生死劫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二日】我和老伴都是一九九八年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年弟子,當時是因為有病,為了祛病健身而走入修煉的。

老伴體弱多病,曾患有前列腺炎、胃病、血管硬化、高血壓、青光眼等重病,特別是高血壓引起的青光眼球,醫生說,此病危險性很大,建議摘除右眼,他拒絕了。我患有膽結石、胃腸炎、神經疼等病,帶有油、辣、糯、硬、冷的食物都不能吃。修煉大法後不久,我倆所患的各種病都不翼而飛了,我們受益無窮,脫胎換骨,像變了個人似的,我們沉浸在幸福、快樂中,我們無比感恩慈悲的師父。

二零零九年,姪女懷了二胎,要我倆幫她帶孩子和幫忙做生意過磅(我們退休工資低,不能維持正常生活)。孩子出生兩個月後就交給了我們,過磅雖然體力不重,但很繁瑣,而且工作時間長,我們兩人的工資合計每月一千四百元,我們按師父教導的要求放下利益,從來不爭不計較,隨便她給。過磅的生意很忙,孩子又小,事多複雜,很忙很累,雖然學法、煉功、講真相救人的三件事也在做,但不夠精進。大法是嚴肅的,修煉是嚴格的,學法不入心、煉功達不到標準、發正念倒掌,這一下,魔難來了。

二零一三年四月的一天早晨,老伴突然排不出小便,一連三天,只進不出,疼、脹,那個難受啊!疼得飯也吃不下了,只想喝水,又不敢喝,日夜不能睡,疼得哭喊著在地上打滾。我對他說「我們是主佛的弟子,這不是病,放下生死,命是師父給的,一切由師父說了算!」我看他難受、無奈,生命到了極限,就哭著喊師父:「師父啊!您救救他吧!他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親朋好友左右鄰居都知道他是法輪功學員,他不能出差錯,不能給大法抹黑呀!」

老伴過生死關,我過心性關。我們堅持學法,發正念,學法小組的同修們連續三天上門幫忙發正念(在此感謝同修們的付出),我倆同時向內找,老伴找出色慾心、不耐煩的心、求安逸的心、爭鬥心等。我找出依賴心、利益心、親情、怨恨心(怨他不會掙錢,只會做憨事)等。我們一定會修去執著心,正念解體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如果在歷史上和舊勢力簽了甚麼約,統統解體銷毀;我們有漏(沒修好)的地方,我們一定會在大法中歸正,請師父為我們做主。

我們兩人的工作,我一人承擔,我邊做事邊背師父的法:「圓滿得佛果 吃苦當成樂」[1],「堅修大法心不動 提高層次是根本」[2]。心裏不想別的,就是不停的默念,想到師父想到大法,才不會揪心。如果不是師父的加持,我真是生不如死。最難的時候,我心裏有些不穩了,就試著問他,要不要去醫院緩解一下,老伴嚴肅的說:「你這是說的甚麼話呀?穩下心來向內找,檢查哪方面沒有按師父的要求做好。」老伴在肉體承受極大痛苦的同時,不斷的修心,不斷的在大法中歸正自己,在師父的加持下,他闖過了第一關。

三天後,開始排尿。但隨後連續十幾天都是每天只排幾滴。二十多天後,全身浮腫,腳腫得像大饅頭、雙腿腫得像柱頭、下身腫的像皮球,逐漸腰部、腹部腫的脫了人形,就是尿毒症晚期的症狀。脹、痛、累、倦、喘,他還是堅持上班(只是剛開始三天沒上班),白天黑夜就聽師父的講法,不想別的,不承認是病,就是信師信法。我也不把他當病人,飯做好了,就叫他吃,他說吃不下,我說「它不讓你吃,你偏要吃,不要上舊勢力的當。」這樣,老伴用茶水吃一小杯子飯,每天吃一點,能站幾分鐘就煉功,煉一套算一套,發正念除惡不斷。

真是神奇呀!他開始嘔吐了,吐出大量的敗物,便出鮮紅的尿液,便出硬邦邦的帶血的黑色大便。堅持不斷的學法、煉功、修心性,這樣排了十幾天後,大小便基本正常,全身浮腫全部消失。真如師父說的「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在師父的加持下,他闖過了第二關。

身體舒服些了,老伴晚上還是在椅子上坐,我說你可以上床睡覺了,熬了兩個多月了,終於可以上床睡個好覺了,我生出了歡喜心,這一念又招來了麻煩。他只要一睡著,馬上就尿床,直到尿醒,換個位置再睡再尿,一夜尿了十幾次,床上沒有乾的地方。這一尿,又是七、八天,我每天都要曬棉絮,後來,同修建議穿上成人尿不濕。我實在有點受不了了,就求師父,我說,師父啊!這可怎麼辦吶?沒有別的辦法,唯有按師父的要求做,我倆又找到自己的不足,求安逸的心、歡喜心等。魔難中,他又黑又瘦,一米七四的個子,瘦到不足一百斤,頭耷拉著抬不起來,肩膀一邊高一邊低,背也是歪扭著。又過了十幾天,身體開始恢復,很快身體正直、白裏透紅。

至此,這場前後歷時三個多月,關關欲奪性命的正邪大戰終於結束,在師父的加持下,實際上是師父為他承受了絕大部份業債,老伴終於闖過了生命中的一次死劫。

我們悟到,修煉是非常嚴肅的,每一關每一難都是在幫助我們提高,也是在考驗著我們信師信法的成度,同時也更明白了師父教導我們的:「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因為那是你們修煉了才出現的。」[4]真是一關一難一重天,關關都體現大法的神奇與超常。我們所有的親朋好友鄰居都看在眼裏,明在心裏,都見證了大法師父的偉大,都做了「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特別是姪女,她雖然沒修煉,但知道大法的神奇,非常支持我們兩老修煉,我們住在她家,在她家成立了學法小組,她還上千元的給真相資料點捐錢,侄孫有時也跟著我們學法、煉功、發真相資料。我倆對師父的感恩無以言表,唯有精進實修多救人,讓師父少一份操勞。

師父講:「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但是出現這類事情的時候,你不會害怕,也不會讓你真正的出現危險。」[5]

三年後,也就是二零一六年秋的一天下午,晚飯後,我在招呼侄孫做作業,老伴在洗碗時突然說不舒服,就坐到椅子上,臉色蒼白的從椅子上滑下來了,孩子看見後對我說「奶奶,您看爺爺在吐血!」我一看,非常鎮定的說「這不是血,是敗物,是黑色物質!」孩子嚇哭了,我說「快點求師父救爺爺,到爺爺耳邊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和孩子都不停的喊。老伴吐了兩個半臉盆血,身上、衣服上、滿地都是。他一緩過神來就說:「沒事!」我把他扶到床上,他很清醒的說感謝師父給他消業、清理身體!

我給他洗衣服、洗鞋、拖地,忙到半夜,我也一邊向內找,我執著對他的情,有時冒出不正的一念來,就是怕他走了,兒子在外地老大不小了,還沒成家,我一個人怎麼辦?我的執著心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立即發正念除惡,歸正自己。

第二天,同修來了,帶的包谷給老伴吃,他拿起就吃,根本沒把自己當病人。同修問了情況,老伴說:我們來煉功吧!打坐時,他的臉色蒼白,又吐了一地的血,這樣全部的黑色物質吐完了,中午照常發十二點的正念,吃飯、上班。兩天後就恢復正常了。

我倆都沒甚麼文化,我小學畢業,老伴小學都沒畢業,但為了證實師父的偉大,為了告訴同修及所有與大法有緣的世人:只要我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大法無所不能!師父講的法都是千真萬確的,因為我們是修煉人,師父兩次救了我老伴的命。所以決定寫出老伴兩次闖過生死劫的經歷。

我一邊寫,一邊念給老伴聽,我倆都控制不住對師父感激的熱淚,窮盡我們所有的語言也無法表達對師尊的感恩。世人都知道,再好的醫院、再高明的醫生也只能治病,也救不了人的命,人的陽壽到了,任何人都無回天之力的,只有偉大的師父才有這個能力!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我們師父慈悲下世是來救度眾生的!真心希望世人都能主動的了解大法真相,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從而得到大法的恩澤!

叩謝師恩!謝謝同修!

不妥之處,敬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見真性〉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芝加哥法會〉
[5]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