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遇大法 沉痾得愈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八月七日】我一生中最大的幸運是遇到了法輪大法,在師尊的看護下,在大法中修煉了二十二年。我懷著感恩之心,寫出自己修煉中的一些經歷,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

我是一九九六年二月開始修煉大法的,今年七十歲。得法前我的身體狀況很差,腰椎間盤突出壓迫神經;頸椎變形,椎管狹窄,頭部很難受,頸部活動受限;還有頑固的皮膚病;無名低燒,久治不癒;還患有胃炎,每當進食後,胃部就難受,必須吐幾口;盲腸移動,稍微用力大一點,腹部就像擰勁一樣的痛;經常尿路感染導致尿血;還有失眠等等。修煉之後,很短時間各種疾病不翼而飛,身體奇蹟般的康復了。

腰椎間盤突出痊癒

修煉前,我患有腰椎間盤突出,腰不能彎曲,腿抬不起來,想上樓梯都相當吃力,四斤重的東西也拿不動。坐骨神經痛,整個腿腳都疼,坐著、躺著都痛,有時腿上的肌肉還痙攣,苦不堪言,無論站立或坐著,一種姿勢很難堅持半個小時。還有,我的尾骨骨折後長錯位,尾骨向上翹起,睡覺只能趴著睡,不能仰臥,坐也不能正著坐,只能側著坐,一側臀部著地。

當時輔導員教我煉「神通加持法」的時候,告訴我,雙盤腿很疼,得吃苦。那時我就是一心想學第五套功法,一下就把腿搬了上來,輔導員就鼓勵我儘量堅持,能坐多久就坐多久。我坐了一會兒,就覺的兩腳和小腿都發麻、發脹,很不舒服,可是與坐骨神經痛的感覺不同,是另一種難受。隨著盤腿時間增長,開始鬧心,越來越難受,那時只有一念:我能堅持,我能忍。不斷默念師父的話:「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最後堅持了四十分鐘。腿拿下之後,腰部、兩腿真輕鬆,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我自己都非常驚訝,我怎麼能坐這麼長時間,而且是正著坐、雙盤,不可思議,大法神奇,處處可見。

從那以後,我很喜歡煉第五套功法,每天打坐四十分鐘,很快,腰椎間盤突出帶來的所有症狀全部消失,腰腿都好了。而且尾骨奇蹟般的復位了,也能正著坐了,睡覺時仰臥,側臥都可以了。

煉到一個多月,又出現新問題,打完坐腿一拿下來,兩腿就顫抖。那時我心裏還有一點放不下,就找輔導員。輔導員也說這是師父幫我調整身體呢,是好事。輔導員讓我多煉煉「貫通兩極法」,說很快就過去了。我就多煉「貫通兩極法」,煉一段時間,也沒效果,甚麼原因呢?

師父的一句法啟發了我:「你一味的強調你自身功的變化而不強調你心性的轉變,它可是等著你心性的提高,才會發生整體的變化呢。」[1] 我就找自己,自第一次打坐之後,自己就把四十分鐘作為煉功標準,每次打坐都是四十分鐘,但功法要求是一個小時,自己在這方面應該有所提高了,今晚我就堅持一個小時。到了打坐的時候,過了四十分鐘就開始鬧心,我就想,你折騰去吧,我不理你,口中默念「難忍能忍,難行能行」。一分鐘一分鐘的堅持,終於突破了一小時的大關,腿拿下之後,太舒服了,像換了兩條腿似的,所有的症狀全部都消失的無影無蹤。

大法無所不能,師父甚麼都能做,過不去關就是自己沒悟到,沒做到。在修煉過程中,只要你能遵照法去做,師父甚麼都能幫你。

腹痛好了

修煉前我經常腹痛,到醫院做全面檢查,醫生告訴我,我的腹部器官都移位,胃下垂,橫結腸下移四指寬,腹部韌帶鬆弛,盲腸移動,不固定,游來盪去引起腹痛。

修煉後,一天晚上在睡夢中,我看到兩、三個穿白衣服的人圍在我床邊在幹甚麼,看不清臉面,我就覺的奇怪,他們幹甚麼呢?突然感到腹部的器官都在翻動,我一下明白了,師父在給我調整腹部呢。不一會這幾個人就消失了。我非常激動,就想把這件事告訴大家,就看到窗外不遠處有許多大法學員在集體煉功,煉到第二套功法了,我馬上出去和大家一起煉功,煉到第四套功法「法輪周天法」時,突然冒出一念,我的腹部剛剛調整,可能還沒長好…… 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我一下從夢中醒了,夢中情景歷歷在目,是師尊給我調整身體,心中萬分感激。有病的根本原因是在另外空間裏有靈體,師父的功能瞬間就把另外空間那個靈體滅掉了,馬上就好了。法在不同層次有不同的顯現,師父是讓我看到了某一個層次的顯現。我剛剛學法,對法認識的比較膚淺,師尊給弟子調整身體,不是常人中的治病,我怎麼能用人心去認識法呢?!在夢中出現的那一閃念,使我羞愧得無地自容,這不是對師父的不敬嗎!以後要好好學法,大法能破迷,只有學好法,從法上認識法,才能真正做到信師信法。

從那以後,我的腹痛完全好了。

皮膚頑疾痊癒

修煉前,我患有頑固的皮膚病,醫生說可能是濕疹,十年來右腳腳心部份一直潰爛流膿,癢得鑽心,腳心紅鮮鮮的,經常發生感染。凡是我能找到的藥都使用過,天天用藥,但不見效。在修煉之後,我知道那不是病,是業力,修煉大法師父就幫弟子消業了,不再用藥了,腳心也不流膿流水了,基本上不癢了,面積也漸漸縮小,只是表面皮膚有點異樣。我想,師父說過:「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1],那可能就是留那麼一點黑氣,就讓它慢慢冒吧,別在意。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我突然感到腿腳痛癢難忍,一看,右腳和小腿又紅又腫,上面布滿了像蜂窩狀的小膿點,起紅線都快到大腿根了。我想,這麼多年,這隻腳也沒事,假相,一定是邪惡迫害,不承認它。我找來一位同修幫我發正念,同修問我原因,我說昨天洗澡了,今天就這樣了。同修說:「你怎麼找洗澡的原因呢?向內找。」我想起來了,前些天一位同修洗澡回來,感到腳極難受,好像是感染的症狀,承受不住,最後上醫院了。我就想,要是換了我,絕對不上醫院。這一念招來的麻煩。發完正念,我就想起師父講的一句話:「你越難受的時候說明物極必反,你整個身體要淨化了,必須全部淨化了。」[1]我想,一切由師父安排,師父是要將我身體進一步清理,將我腳那塊全部淨化,好事!我進一步找自己,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對腳那塊還沒有完全放下,偶爾也冒出一念:那塊皮膚怎麼還沒變過來啊?結果才拖延至今。我不能受舊勢力干擾,該幹甚麼就幹甚麼,正好家裏有《九評》書,我就背了一些《九評》出去發,腳腫得很大,就找來大號鞋穿上。發完《九評》回家就發現紅線消失了,腿腳也不那麼難受了,一天好似一天,三天過後,腿完全消腫了,只有腳還沒完全恢復。

過兩天,是我洗澡的日子,去不去洗,去,不去洗澡不是承認它是病了嗎?浴池的那個服務員(我給她講過真相)看著我說:「別洗了,小心感染。」我說別擔心,我煉法輪功,啥事都沒有。洗完澡第二天早上一看,腳背上的紅腫完全消失,只剩腳心有些紅腫,一週之內,完全好了,腳那塊蛻了一層皮,長出新的皮膚,從此之後,表面的皮膚也完全恢復正常。

下一次我又去洗澡,那個服務員瞪大眼睛驚奇的說:「啊!這麼快,真都好了,上次我就看了一眼,嚇得不敢再看了。」我說:「我不是給你講了嗎?我們煉法輪功就這麼神奇。」她連聲說太神奇了。大法神奇處處可見。

師父給我第二次生命

二零一零年一天晚上,我突然覺的心臟特別難受,上不來氣,緊接著一陣兇似一陣,感覺心臟停止跳動了,肺也不收張了,呼吸停止了,一口氣在胸中橫衝直撞,整個胸腔憋得像要爆炸似的。緊隨著這種痛苦迅速的向身體周圍放射,話也不能說了,兩個眼皮重似千斤,無法眨動,全身一點都動不了,哪都難受,每個細胞都難受,痛苦極了。我就感覺有一個巨大的磨盤壓在我的身上,我的五臟六腑、整個身體被壓成了薄薄的一層肉餅。

這時我的大腦很清醒,我知道,這是邪惡對我的迫害,想奪走我的生命,我從內心中發出一念:我是大法弟子,我的一切都歸師父管,絕不承認舊勢力的任何安排,徹底清除迫害我身體的所有黑手、爛鬼、共產邪靈,默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突然我耳邊響起一個聲音:「你出來呀(元神從體內出去),出來就好了,就解脫了。」我想,我是來助師正法的,我的使命還沒完成,我不能就這樣走了。我堅決回答道:「我就跟師父走,我堅決不出去。」我就不停發正念,請求師尊加持,突然覺的磨盤掀開一點縫,體內開了一點竅,痛苦減輕了一點,我不停發正念,逐漸覺的那條縫越開越大,我的身體也逐漸恢復,那口氣上來了,最後磨盤完全消失了,身體所有的竅全部打開,我的身體完全恢復了正常,我覺的全身輕鬆無比。事後我發現我穿的衣服都被冷汗浸透了。

這時我的心裏只有對師尊的感激,無以言表,在師尊慈悲的呵護下,我闖過了生死關。這也充份顯示了大法的神奇。弟子心中明白,「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表面上看,弟子有正念,實質都是師父在幫助,師父在替弟子承受,師父在做。

遇到任何艱難險阻,一定牢記信師信法,師尊就看弟子那顆心!「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正念足,你就在法中,就會得到法的加持,就會體現出大法超常的力量,無所不能!有師在,有法在,沒有過不去的關。

第二天,整天身體都很輕鬆,到了晚上,一想某電視劇還有兩、三集就演完了,看看吧。打開電視看了二十來分鐘,心臟又開始不舒服,但比第一次輕多了。關閉電視,開始發正念,發了半個小時,好了。第三天晚上,又打開電視接著看,不到五分鐘,魔難又襲來,又開始難受,我馬上明白了,立即關閉電視。我深深自責:出現這麼大的魔難,為甚麼就不知道好好的向內找?一錯再錯!就是因為我執著於看那些電視連續劇,才招來了大麻煩!我馬上動手卸掉機頂盒,拔出有線電視連接線,頓覺身體輕鬆。第二天,我辦手續取消了有線電視網絡安裝。

師父說:「在修煉中碰到魔難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安排的魔難、在它們安排的魔難中如何做好,不是這樣。我們是連舊勢力的本身的出現、它們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們的存在都不承認。」[3]

每當出現了「病」的狀態時,必須堅定信師信法,明確那都是假相,是舊勢力幹的,不承認它,否定舊勢力安排。那麼為甚麼被舊勢力干擾了?真正在法上修的大法弟子,誰都動不了,誰也干擾不了。那就是自己沒在法上修,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否定舊勢力安排,那就是要遵照大法去做,找自己,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衡量自己,修去執著,修去不符合法的一切,走師父安排的路。

弟子感恩大法 、感恩師父,弟子要努力做好三件事,助師正法,兌現史前誓約,隨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