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解體洗腦迫害淺悟全盤否定舊勢力安排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一日】當我寫完訴江狀後,我躺在床上想休息一會,這時我看到我的訴江狀在天上,被層層審核、層層通過、這更增加了我的信心和正念,這是師父給我從新做好的機會,我一定要好好珍惜。

之後有一天在打坐中聽到一個聲音恨恨的說;「起訴了把你關監獄送學習班。」我的心被觸動,但也沒及時否定它。我說:「那我也得訴。」第二年在邪惡兩會前夕,我被惡警綁架到看守所非法關押了十五天,原本邪惡的通知書上是一個月,警察也說是一個月,同修也告訴我這裏訴江的都關一個月。於是我也這樣認為。直到有一天,我忽然意識到這一念不正,我這不是把它定住了嗎?邪惡說了不算,一切師父做主,我該出去就出去了,結果第十五天早晨我回家了。我體會到正念的威力不被表相迷惑很重要。

可能當年我地區各種附體功甚亂,大法沒有洪傳至此,這裏幾十個村莊十幾萬人口,只有十來個學員。因為不是在這學的,也就沒有聯繫,誰都不認識誰。聽協警說沒兩個人寫信,你是這裏重點人物,以後麻煩大著呢。半年多後,打坐中一個好似很親切的聲音問道:「他們想和你最好的一面接觸,你願意嗎?」「我願意。」 他們打你、罵你,你怕嗎?「我不怕。」 我分不清這是不是我回答的,因為沒有經過我思考。在夢中,我還夢見舞台下坐滿了觀眾,都是這裏的生命,我馬上要上台表演了,我意識到邪惡要送我到洗腦班迫害,那個回答的聲音是副元神,這是舊勢力的安排。

果然,幾天後,丈夫告訴我說,我地片警說找他談話,讓他配合送我去學習一週以後就解脫了,並囑咐他別告訴我,等那片警的電話。我沒有絲毫意外,告訴丈夫千萬別聽那警察的,要堅決抵制他們的違法行為。如果我有不測,一定要請律師起訴他們。

隨後,那種壓力像山一般向我壓來。我請同修幫我發正念,並給片警打電話講真相。同修讓我學習法律抵制迫害,告訴我別的同修怎麼反迫害等。我心裏亂糟糟的,想像著洗腦班的殘酷,各種人心都往上冒,滿腦子都是怎樣否定他們,怎麼說、怎麼做。思緒萬千靜不下來。

這時我想起了師父的法:「一個不動就制萬動」[1]。我不能心如浮萍似的、隨著舊勢力的安排而動。我馬上發正念決不承認舊勢力的這種安排、考驗,誰也不配安排我,我有師父管我,我有執著心在大法中歸正,你們的這種安排是罪惡的,是不被新宇宙的法所認可的,更是毀人害己的。全面解體一切空間場內的舊勢力、黑手、爛鬼、共產邪靈、黨文化、和蟲子等低靈生命。

那幾天有時間我就學法,發正念、向內找、找到自己有很強的執著自我,自以為是,好為人師、表現自己的顯示心,不低頭不認錯、高高在上的心,還有怨恨心,利益心也很重,在穿衣打扮上有色慾心、虛榮心、還有爭鬥心、妒嫉心等等一大堆人心。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多年來被綁架勞教等迫害造成的陰影還很重,總有一種擔心顧慮懷疑,怕被迫害,自我保護的心很強,這些私心形成了強大的間隔。其中隱藏了大量邪惡的生命。如果不能及時認清它們,分清它們不是真正的自己,是後天形成的敗物。邪惡就會被各種人心、觀念、思想業形成的假我保護起來,發正念也很難觸及到它們。最後的邪惡生命就隱藏在各種執著心形成的間隔中,我要將它們徹底清除。

通過學法我悟到,這一切都是邪惡的手段,是假相,就像師父講的:「他就以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會兒這個人就死了。其實根本就沒有放他的血,流的是自來水,他的精神導致他死亡。」[2]舊勢力就是通過各種假相表現,包括今天的環境就是讓我們在高壓下人心重重,精神崩潰帶著各種人心反迫害,進入到被迫害與反迫害的思維模式中。在對抗過程中很容易生出各種人心,從而鑽空子迫害。

師父告訴我們;「舊勢力的安排干擾非常的嚴重,師父只是不想叫你們陷在具體紛亂中影響修煉,叫你們以最大的胸懷與慈悲面對眾生。在任何干擾下都不鑽到具體事件中攪亂自己,才能走出來,而且威德更大。」[3]

我悟到我不能被假相帶動,不能陷在其中解決問題。我與所有世人無論在任何環境中都是救度與被救度的關係,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弟子,一切與我有關的人、物等,都是讓我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用的,這才是真相,這是我存在的目地。而迫害與被迫害的關係是舊勢力的安排。

我不斷的發正念清理自己的空間場,而那種如影隨形的壓力也不斷的往我身上壓,去了一層又一層。我也不斷的在法上昇華著。我告訴自己無論結果怎樣,放下一切以至生死、擺正自己救人的位置,當我想到我不怕、我有師父時,師父那慈悲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別怕孩子,有師父呢。」我頓時淚如雨下,我真切的感受到師父就在身邊保護著我。在打坐中,我看到一顆手掌般的大樹把我罩住,樹外黑霧繚繞卻絲毫也進不來。就這樣,這場看似很真實的迫害在師尊的保護下解體了,一切悄無聲息的結束了。

通過這件事情以及不斷的學法和做好三件事中,我對舊勢力的表現特徵比以前更清晰了。我悟到,舊勢力利用的那些邪惡生命就是宇宙中的負面生命在壞滅時起的敗壞表現。越往下越惡、就是那毒藥、不可救要的惡人、惡黨、邪靈,因為是負面因素生成的生命,所以不懂正面維護法,圓容法。參與幫助大法的方式就是用極端的邪惡的手法鑽空子、抓把柄、挑錯處。由於不懂向內找,所以它們想改變別人不想改變自己,自私自我狂妄自大,是各種負面語言文字背後代表的生命黑色負面能量集合體。

而大法弟子在舊宇宙生命過程中,所形成的各種私心、觀念、負面情緒、思維方式、執著自我提高、逆境中能不能達到標準自我檢驗思想,等等每種負面因素都對應著一個不正的思想執著,都是舊勢力輸送邪惡的通道。也都會被它們鑽空子迫害,或操控利用對維護大法起到負面甚至干擾破壞的作用,最後造成修不上去或失去生命或被淘汰。

我們唯有在做好三件事中不斷的向內找查缺補漏,不斷同化大法歸正自己,在救人中、配合中、去執著心中、在一思一念中、為正的因素負責,為整體負責。以證實大法的偉大和救度眾生為根本目地。不讓自己負面私心起作用,從私中徹底走出來。就能斬斷與舊生命的聯繫,超越於它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這樣舊勢力邪惡生命將失去存在和利用的價值,這把火也就該熄滅了。

以上為個人一點淺悟。因層次所限,如有偏頗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叩拜師尊。謝謝同修幫助。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