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件小事中看修一思一念的重要性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今年三月的一天,我去銀行存款,在等待的過程中,我與身旁的一位女士閒聊,可她突然問了我一句:是不是腰疼?我說:不疼啊,你咋說我腰疼呢?她說:你剛進門時,我看你走路的樣子好像腰疼。我說,不疼,也沒多想甚麼,事情就過去了。

第二天,我和同修出去講真相,我一下想起昨天的事了,就問同修,你看我走路像腰疼嗎?同修說,沒看出來。之後,我就把昨天在銀行碰到的那位女士說的話和同修說了一遍。當時,也沒覺的剛才問同修的話有甚麼不妥,事情也就過去了。

又過了兩天,我看天氣也暖和了,羽絨服也不穿了,自己在家洗洗,然後存放起來吧。我把地板擦乾淨,把羽絨服放到地上,用乾洗精擦,再用毛巾蘸清水擦,一會蹲下,一會起來的,忙活了好一會。

洗完後,我剛往起一站,突然覺的右小腹和腰都有點疼,又一想,不對,這是假相,不承認,否定它,這是舊勢力安排的,我只走師父安排的路,決不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1]。在心裏不斷的發正念,一邊繼續做家務。

這樣過了一會,覺的疼痛加重了,不太敢走路了,我放下家務,趕緊坐在床上立掌發正念,大約發了二十分鐘正念,覺的好多了,還有點痛,但可以走路了。

這期間我也向內找了,發現自己有一顆急躁心,總想快點洗,別影響了我學法時間,還有一顆隱藏很深的人心,那就是蹲下起來,起來蹲下的,是不是把哪扭了,這念頭剛一出來,我就知道不對,這不是人念嗎?修煉不就是修去人心嗎?轉變觀念,讓人心死。

第二天,我和同修照常出去講真相,雖然腰還有點疼,有點發硬,但我儘量保持走路和正常人一樣,同時不斷的加強自己的正念,儘管這樣,還是有常人問同修說:你朋友腰是不是有毛病。

這樣持續了三、四天,正念也不斷的發,但改觀不大,我知道我沒找到根本原因,有一個隱藏很深的執著心,就繼續向內找,向內找,終於找到了,那就是一顆有求之心,求病的心。問題就出在我問同修的一句話:你看我走路像腰疼嗎?看似無意的一句話,其實是動了人心人念,求腰疼、求病,從而被舊勢力鑽了空子。

同時我也想起了師父說的一段話:「你有那個心哪,你的心才會動;你沒有那個心哪,像風吹過一樣,你根本就沒感覺。」[2]師父的這段講法使我明白了,就是那位女士的一句話,表面看沒動心,再往深挖一挖,還是動了人心了,怕是病的心,不然的話我怎麼會問同修看像不像腰疼呢?悟到了,找到了根本的執著,右小腹也不疼了,腰也好了,一切恢復正常。

通過這件事,我悟到,其實修煉中無小事,修煉是非常嚴肅的,關鍵時刻就看你動甚麼念,你動人念,就是人的狀態;正念,那就是一個走在神路上的修煉人,一個真正的神。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