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幫我提高心性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四日】我婆婆偏癱已一年多了,在幾個子女家裏輪著住。去年十月底,婆婆在她三閨女家住。

一天,她打電話說要回家,我就趕快把她床上的被褥、床單拿下來洗,正洗的中間,她就回來了,我放下手中的活,趕快去大門外,把她從車上攙扶下來,安置進屋裏。

我問她:你吃飯了沒有?她說吃過了。我說:你的東西怎麼沒有帶回來?她說:我下午還要走的。我就拿小被子給她蓋住腿,打開電視讓她看,我接著又去洗被褥。她說:我想去外面轉一轉,我又把她扶到三輪車上,推著她去外面轉。

轉到十一點鐘,我回來做飯。這時,我丈夫買回來菜和肉,還有水果,放在桌上,讓她吃,她吃的很開心。到吃飯時,她說:尿褲子了,我趕快找來褲子給她換上。

午飯後,我陪著她說話,她說:我有點冷。我就在屋裏燒了盆火,屋裏也暖和了。

到下午四點,她說要去外面轉,我說:「外面有點冷,還有小孫子才一歲多,外面車多,我實在顧不過來。」她不聽非要出去,我只好扶著她去外面。一開門,小孫子就跑到大街上去了,我也顧不了小孫子,扶她往外走。

剛走到大街上,二姑子來了,二姑子馬上急了,說:「媽,天又冷,還有孩子,車來了,我嫂子是顧你,還是顧孩子?」婆婆沒吱聲,二姑子又對我說:「嫂子,你不能由著咱媽,她想幹啥就幹啥,不能聽她的。」我說:「咱媽的脾氣你還不知道,我不聽她的行嗎?」

我兒媳婦下班了,又把我婆婆送去她三閨女家了。

第二天早上,兒媳婦回來送孩子,一進門就說:「媽,你和我爸爸快去我三姑姑家看看吧,今天早上我路過三姑姑家,我三姑姑跟我發了很大的火,說你爸媽是怎麼對你奶奶的?昨天你奶奶一進門就哭著說,你爸媽對她不好,到死都不回家了。你媽還是煉法輪功的,這樣對待老人?!」

聽到這裏,我的頭「嗡」的一下,心裏那個氣呀,別提多難受了。就帶著氣對丈夫說:「現在就去問問咱媽到底怎麼了?對她這麼好,還說咱們的壞話。」我們騎上車走了。

在路上,我回想著,婆婆得病這一年多,偏癱在床,我端屎端尿,每天夜裏給你洗腳洗屁股,擦身體,我沒有說過一個髒一個累。現在你好一點了,就這樣說我?越想越氣,那真是剜心透骨的難受。

大概走了四、五里路,我一下想起來,我是個修煉人,怎麼能這樣子?這不是讓我過心性關嗎?我越對她好,她越說我壞話,往起勾我的心,看我怎麼對待這個問題。又想起師父講的法:「在遇到矛盾時,可能就會表現在人與人之間心性魔煉當中,你能忍的住,你的業力也消了,你的心性也提高上來了,你的功也長上去了,它們就熔合在一起了。」[1]

又想起師父講:「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2]就在這一瞬間,我心裏頭堵的像一塊石頭的東西一下沒有了,也不生氣了,就對丈夫說:「到三妹家,你問問咱媽,咱哪做的不好,以後做好就是了,千萬不要跟她吵。」

到了三妹家,二妹也去了,小妹也去了。我丈夫氣的不說話,我就心平氣和的問婆婆:「媽,昨天到底怎麼了?我們哪裏做的不好你說出來,我們可以改正。」婆婆說:「在家沒有人管我,把我一個人放家裏。」

這時,三妹發火說:「你們還是當大的,不給妹妹做榜樣,好好對待老人,你們也有兒女,也有老的時候,就不怕他們也這樣對待你們嗎?」她一邊說一邊哭,越說越氣,簡直要發瘋了。

我心裏異常平靜。等她發完火,我丈夫說:「你說完了,我問你一句,說我們對老人不好,你舉個例子,哪一點不好?」三妹說:「要是好了,她能哭嗎?她能說到死都不回家嗎?」兩個人大吵起來。

吵了一會,我說:「你們都不要吵了,三個閨女也都在這裏,我給你們說說昨天的經過,如果哪裏做的不好,我們改正。」於是我就把昨天一天的經過說了一遍。我說你們問問咱媽是不是這樣。這時二妹說:「別的我不知道,我去的時候正看見我嫂子扶著你在外面鍛煉,回屋裏火還在燒著呢。怎麼沒人管你了?我看你是沒事找事,我哥、嫂對你這麼好,你在那胡說。」小妹也說她不對。就這樣,不歡而散。

晚上,我丈夫兩眼含淚對我說:「上午從三妹家出來,越想越生氣,就去了一個朋友家裏。對朋友說:這樣的老人真是沒法說,我們倆對她那麼好,她卻這樣說我們,導致三妹對我們發那麼大的火,我都沒臉去三妹家了。朋友開導我:老人歲數大了,不要和她計較,要體諒她。」

我想:兄妹倆心裏結了疙瘩,以後怎麼來往?我要把這疙瘩解開。

第二天,我對丈夫說:「我要去三妹家,把這事說開,姊妹們不能不來往。」說完,我就去了三妹家。一進門,我婆婆說:「你又來幹甚麼?」我說:「我來找三妹。」

我把三妹叫到裏屋,平和的對她說:「你也四十多歲的人了,不要遇到點事情就甚麼都不顧了,大發脾氣,搞的幾家人都跟著生氣,你說值不值?何況我們也沒有對咱媽不好,老人有糊塗的時候,我們不能糊塗。遇到這事,你要開導老人,然後再問問我們怎麼回事,把事情搞清楚,咱們再商量以後怎麼對待老人,才能讓她開心。這樣解決問題,你看多好。」我又說了很多。三妹也認識到自己太衝動,說以後不會這樣了。

到外屋,我又對婆婆說:「媽,以後我們有做的不對的時候,你直接給我提出來,我們一定改,不會讓你受苦的。甚麼時候想回家了,打個電話就來接你,你看好不好?」婆婆說:「我再住幾天吧。」我說:「行。」就這樣,我們在非常祥和的氣氛中結束了。

下午,三妹打電話向我賠禮道歉,她說:「嫂子,我知道你心胸大,不會跟我計較的。我知道錯了,可我哥心胸小會很生氣的,我也不敢給他打電話,你代我向他賠禮道歉行不行?」我說:「行,你放心吧,以後咱們姊妹幾個還和從前那樣和和睦睦。」

再次勾起我的執著心

幾天後,我兒子開車把我婆婆接回了家,我每天都盡心盡力的伺候她,不敢有一點怠慢,只怕她生氣。因為婆婆脾氣不好,以前不管在誰家住,她只要一生氣,就不吃飯,或離家出走,搞的幾家都不得安寧,所以我很怕她。我每天小心翼翼的伺候她,給她洗、給她涮、餵她吃藥、陪她鍛煉、晚上陪她睡覺,一夜得起來兩、三次扶她去衛生間,天天如此。

有一天,一個鄰居上我家串門,婆婆跟人家講:我有病這大半年,都是我這三個閨女管。一連說了幾遍。鄰居說:「還是閨女好。」我聽了真是不好受,心想我這樣對待你,也不說我一句好。可又一想我這不是求名的心嗎?快點修掉它。後來又發生幾次這樣的事,我的心也一次一次的在魔煉,心裏放的越來越淡。

過年的時候,有一對夫妻來我家串門,婆婆又說起啥都是她閨女管。我丈夫就說:「我媽在我家住,她(指我)對我媽太好了,一天二十四小時陪著,吃、喝、拉、撒都是她一個人。我真得感謝她,沒有她,這個家我都不知道怎麼過下去。還有我父親也有病,也要她來照顧。」

夫妻倆聽了非常感動,女的說:「我們都知道她在咱們這街坊是有名的賢惠媳婦。」我說:「孝敬老人是天經地義的,誰都有老的時候,做兒女的就應該孝敬老人。」我嘴上這麼說,心裏有點沾沾自喜,心想:我對你好,你不認可,你兒子認可,大家認可。這個骯髒又虛偽的求名的心得到了滿足。

一次二妹來我家,一家人坐在一起說話,婆婆又說起此事,二妹馬上對她說:「媽,你說的不對,你在家住這幾個月,不都是我嫂子不管白天黑夜陪你吃、陪你睡,給你洗、給你涮,不都是她一個人嗎?我嫂子脾氣好,不跟你計較,要是我婆婆這樣說我,我根本不會再管她了。媽,你以後千萬不要再說這樣的話了。」

我心裏知道這是在去我這求回報的心,經過幾次這樣的事,使我的人心也修去了很多。我知道這樣的心還有,在今後的修煉中,我一定把它修的一點不剩,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