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哪壺不開提哪壺」說開去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三日】我在同修中是搞技術工作的,和許多技術同修一樣,所到之處總是受到同修的尊重。但有一位同修大姐不同,在維修之餘,總是時不時的問我與電腦技術無關的個人修煉問題,比如:「你每天能學一講法嗎?」「你早上都幾點起來煉功啊?」「你出去勸三退嗎?」「你能按整點發正念嗎?」等等。

如果我在這一時期個人修煉方面做的比較好,在被問及這方面的問題的時候,尚能做到有問有答,但在一段時間不太精進時,在被問到時就很心煩,總感覺同修大姐老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心想著我辛辛苦苦大老遠跑來給你修電腦,你總是沒完沒了的問這些問題。嘴上不說,心裏很不高興,有怨氣。

我是每隔一段時間,基本定期的在周邊需要技術支持的同修那裏走一走,幫助大家解決一些電腦或打印機技術問題。當故障被修復後,同修總是一通誇獎,說的我心裏美滋滋的,雖然自己提醒自己不能起歡喜心,但總在不自覺中享受著這個過程。而過一段時間應該去同修大姐那兒的時候,心裏就開始犯怵,不情願再到她那裏。

然而理智告訴我,還是應該去同修大姐那裏看看有沒有要解決的技術問題。可去了以後這位大姐仍舊不依不饒的向我發問,我平常做的不好的地方乃至家庭環境都被問及,而且每一問都戳到了我的痛處。直到有一天把我問急了,我把同修大姐數落了一通。覺的同修大姐有顯示心,證實自己的心,總覺的自己修的好,總拿自己的強項對比別人的弱項等等,還覺的同修大姐對自己的辛苦不領情。

有點意外的是,當我衝著同修大姐說這些時,同修大姐平靜並略帶驚訝的看著我,偶爾簡單的解釋一二句,並不覺的自己有多大錯。

回來以後,靜下心來向內找,我覺的自己出了大問題,因為對同修大姐的抵觸心理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總把同修大姐的話當作是挑毛病,沒有把自己放在法中悟一悟,師父說:「那麼我們凡是煉功時衝不過去關、氣下不來時,我們找一找心性上的原因,是不是誤在哪個層次中時間太長了,應該提高提高心性了!」[1]對照師父的法,想想同修大姐的話,難道不是師父借同修大姐的嘴來點化我嗎?為甚麼覺的同修大姐的話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呢?是因為所點到正是自己做的不好、做的不精進的地方啊!回想自己的修煉,煉功三天打魚二天曬網,一遇到技術難題,就把學法放在一邊,二、三天拿不起書來。整點發正念趕上就發,錯過了也經常不能補上。師父說:「如果大法弟子不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就一定是在按照舊勢力的安排在做。」[2]和師父的要求相比,差距多大呀!如果做不好又多麼可怕!

向內找回想與同修大姐的交往中,我對同修大姐的觀念較重,覺的同修大姐對電腦技術學的慢、依賴心強等,偶爾甚至還有瞧不起的心等,多麼險惡的人心觀念啊!再想想大姐做的好的一面又那麼多,給我的印象是不管在任何情況下,每天堅持學法煉功,說的做的都不離開法。和同修配合發資料,面對面講真相等都做的很好。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一到正點就發正念。並且對我說的印象最深的一句話是:宇宙中發正念的這個時間點錯過就錯過了,不會有第二個同樣的時間點,所以一定要重視發正念。

師父在法中說:「他們怎麼樣能把看到的對方如何如何,反過來看自己就好了。」[3]「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4]。和同修大姐相比,為甚麼看不到人家修的好的一面呢?

找到了自己的問題,我決心歸正它。與同修大姐交流,雙方都站在對方的角度坦誠的查找了自己的不足,並針對先前不足的地方,商量了如何做好的辦法。心性提高了,配合更好了,大家都很高興。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清醒〉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和時間的對話〉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