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難來時第一念很關鍵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七月三日】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的大法弟子,現已中年。從明慧網的交流文章中看到,過病業關的同修還不少呢,我們本地就有因病業關沒過去而離世的,也有住院做手術的,也有腦血栓假相症狀的,最後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為此深感遺憾,為同修惋惜!

從去年到今年,我個人也經歷了兩次病業方面的關難,想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

在二零一六年秋季的一天下午(具體時間忘記了),我學完法準備開始做飯,大兒子(也是大法弟子)給了我一袋加工魚肉的零食讓我嘗嘗,是從淘寶網上買的。吃下後,我很快就覺的不對味,當時也沒怎麼當回事。突然一陣強烈的噁心,吃下去的東西像一股噴湧的泉水,一下子全吐了出來,連去洗手間吐的時間都沒來得及,弄得床上、地上都是,還一股子腥臭味。我趕緊到洗手間裏去洗漱,接著又是一陣連拉帶吐。弄了好長時間,才收拾好。

雖然嚴格說來,這估計算不上甚麼病業假相,但是,那來勢兇猛的瞬間症狀,讓我感到像是全身都虛脫了一樣,渾身無力,稍微活動一下就要吐,反覆吐了好幾次,早飯和午飯估計都全吐出來了。這還不算完,吐過之後接著又是乾嘔,嘔的頭昏腦漲、胸腔脹痛,喘氣都困難。後來自己都有些吃不消了,就躺到床上去了。

躺在床上之後,師父的法一段一段的打到我的腦子裏,「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1]無論多麼難受,腦子就是不動任何負面思維,思想中不要有一絲病的概念,這都是假相,滿腦子都是師父的法,「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我想,我不能躺在床上,這不就是把自己當成病人在那養著了嗎,這珍貴的時間可都是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來救度眾生的呀,哪能用來「養病」啊!這點難受算的了甚麼!我不能就這麼安安逸逸的躺在那把自己當成個病人養著。

我得起來,該幹嘛幹嘛,真正做到思想上否定它同時行為上也不承認它!於是,強撐著起來了,兩個兒子也勸我起來。可一下地又要吐,這時肚子裏已經沒東西吐了,只吐了一點點淡黃色的、清水一樣的粘液,再吐連這點東西也沒了,就只剩乾嘔了,非常難受。當時就感到好像自己的身體已經達到承受的極限了,我有點受不了,一下子又躺到床上去了。躺下之後,師父的又一段法打入我的腦中:「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3]我想,不能被這假相所迷,躺在床上這不等於承認是病了嘛!

我強撐著起來了,去了廚房開始做飯。做了一會兒飯,難受勁又上來了,自己又坐到板凳上歇著去了。這時,小兒子(也是大法弟子)過來了,跟我說:「媽,你別坐在那去感受它了,我去給你拿書看。」小兒子拿來了一本師父的經書,我在廚房裏學了一會兒,不知不覺中身體輕鬆了,沒事了。做好飯之後,正常發下午六點鐘的正念,發完正念後照常能吃晚飯,症狀完全消失,好得真是乾淨、徹底。我想到,沒有師父的慈悲保護,沒有大法的超常,我是不可能這麼快就好的。

還有一次,是去年六月份的一天,我發完夜裏十二點的正念後就躺下睡了。不知睡了多長時間,突然我的左腿膝蓋好像被高壓電電了一下,非常痛,一閃又痛到腳上去了,我在睡夢中直接就被痛醒了。醒了之後我一下子坐了起來,發現痛感沒了,我沒當回事兒,又睡下了。也不知道又睡了多長時間,那道「高壓電」又一次襲來,又是對著我的左腿。就這樣,這半夜三更的,被電抽了好幾次,越來越痛!

三點多的時候,鬧鈴響了,晨煉的時間到了。我起身先煉了第五套功法,腿剛盤上,又是一陣惡痛,痛得腿都差點自動鬆下來。當時,我趕緊求師父,又來又像閃電打的一樣痛了兩次,接著又沒事了。我接著煉。煉完第五套功法後,要下地煉前四套功法了,我的心裏有些害怕、打怵。心裏想著,要是站著煉功,突然一陣劇痛,我不得倒下嘛!心裏有些猶豫了,但轉念一想,我這種想法不對,這不正中邪惡的下懷嘛,就等於接受了邪惡強加給我的干擾、迫害。這時,我一下子想到了師父講的一句法:「你豁出來了放棄它,馬上境界就變了。」[4]想到師父講的這個法,我一下子沒了怕心,正常煉功,啥事也沒有!「人神一念哪。你動的是正念,你說這都是假相、舊勢力干擾,我修了這麼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現這個情況。你真的發自內心的一念,馬上甚麼都沒有。」[5]大法真是超常神奇!

過後,我向內找自己左腿離奇惡痛的原因,才發現是因為自己動了氣了!前天,我坐車到鄉下三哥家,想去看看他的煉功動作是否標準,是否需要糾正。正查看他煉功動作呢,他的三歲孫女突然從外面跑了進來,抱著他的腿,哭著喊著說:「爺爺,不要煉了……」怎麼哄她都不聽,哭叫聲越來越大,這一下三哥沒法煉給我看了,就只好帶著她出去玩了。

當時,我表面平靜,可心裏很生氣!心想,這要是我家的小孩,非把她好好打一頓不可!同時,對自己三哥也生出了怨恨心,怨他太溺愛這小丫頭,分不清主次,就這樣,被干擾過去了。

回到家裏,我的氣都還沒消呢!跟倆個同修兒子交流這個事,問題找到了!我有埋怨心、氣恨心沒去。找到自己的執著之後,才發現自己在這個問題上真是差勁透了,修大法都二十年了,怎麼能跟一個兩、三歲的小孩生氣呢。

這麼多年,在修煉這條路上走過關關難難,靠的就是信師信法的強大正念!師父的諄諄教導,同修們的無私幫助,使自己在明悟法理上做的還算不錯,一直都在提升中。現在,我的心更加堅定,無論剩下時日的長短,都要緊隨師父正法到底!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零一零年紐約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