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內找 老伴也變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七日】我和老伴都七十多歲,在一起生活已有五十多年,在生活中總是像兩隻傻公雞一樣,她叨叨起來沒完沒了,我就頂撞兩句,然後一聲不吭,生悶氣。有時兩人幾天不說一句話。這些年來,一直較勁兒,總想把她改變過來。

師父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1]

修煉前,聽算命的說是結婚日子沒選對。修煉後才知道我們倆可能是屬於師父說的第一種情況,就是這種緣份。修煉了,要提高心性,對誰都要好,何況自己的老伴?就此我暗下決心,對她要好,不能再和她吵了。

可是願望是願望,實際生活中很難做好。為了一些小事,她發脾氣,甚至像喝斥孫子一樣喝斥我,我就儘量忍,不吱聲,或出去轉轉。那種忍正像師父說的:「氣恨、委屈、含淚而忍是常人執著於顧慮心之忍」[2],而內心實在不服氣,心想:我在社會上,在人群中雖不是甚麼了不起的人物,起碼在人們心目中方方面面也是個比別人不差多少的人,怎麼能這樣對待我?心裏這個堵啊!所以這時吵的頻率大大減少了,但是心裏不平衡,壓力大了,火山時常會噴發一次,始終沒解決根本問題。

有一次老伴和我與同修一起學法,老伴念法的時候,念錯了一個字,我給更正一下,她急了:「我這樣念了嗎?」在同修面前,我也急紅了臉,這人怎麼這樣呢?這時師父的法在頭腦閃現出來:「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3]。這不正像師父說的:「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1]這不是在幫我消業,過關嗎?表面是她不對,這是屬於業力轉化問題呀,我沒有發作,我忍了。我應當感恩呀!

自此之後,我的心平服了許多,心火小多了,很長時間沒有再和她爭吵了。有一天我想用車做些事,但是有事需要和老伴再詳細的商量一下,具體時間暫時沒定下來。所以當司機(她外甥)問我甚麼時候用車的時候,我說到時候我告訴你吧。當司機再次問我的時候,我沉吟了一下:「再說吧。」她不耐煩了,又當場狠狠把我訓斥一通。我忍不住了,又跟她頂了兩句。怎麼又犯這個毛病了呢,不吱聲不就完了嗎?我後悔不已。

為甚麼不能徹底修去呢?我想問題出在哪兒呢?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修了十幾年了,始終不知怎麼修。師父賜予我們這法寶──向內找,根本就不會用,也很少用,更談不到第一念。有時向內找也只是停留在表面上,找到直接的執著就完事了,沒找到根。我想這就是問題不能從根本解決的原因吧!師父說:「如果修煉的人要是只從表面上放的下,但內心裏邊還在保守著、固守著一個東西,固守著你自己的那個你最本質的利益不讓人傷害的時候,我告訴大家,那是假修煉!」[4]於是我就開始查找內心放不下的東西──固守著的自己本質利益。

我發現自己有看不上別人的心,看不到別人的閃光點,只看人家的缺點或不足。仔細的想一想,自己老伴是一個很值得稱讚的人,聰明、能幹,洗衣、燒飯、撫養孩子,無不乾淨俐落,過去的紡線、織布、裁剪、繡花、做鞋編織樣樣幹的來。人也善良、待人和氣、爽快、不小氣、樂於助人,對老人孝順,在村裏是個好女人。只是文化程度低一些,我卻總覺的她粗暴、缺乏溫柔。

我還發現自己總是執著世間的對與錯。作為一個修煉人,有甚麼意義嗎?也許她那樣的表現就是神的安排,來幫我消業,幫我修去執著心的呢,那我還跟她鬥個甚麼勁,爭甚麼對與錯呢?我還發現自己有總想改造別人之心。平時總看老伴這不對、那不好,不體貼自己,特別是她上來脾氣表現極端時,心裏特別不舒服,總想把她這個勁兒扳過來。

還發現自己很自我。認為自己各方面不含糊,在人面前很說的出去,所以只要老伴一說我,心裏就不服氣,覺的她看不起自己,很沒面子,總是爭來鬥去的。最後發現,看不上別人,想改造別人,這不都是在證實自己,顯示自己嗎?這一切不都是固守著自己的本質利益全是維護一個「私」嗎?

原來這一切都是自己的私造成的。我頭腦清晰了,根源找到了,我只有從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去修自己。說也神奇,在慢慢修自己的過程中,我不平衡的心,漸漸平靜下來,老伴也溫柔起來,時時關心起我來。

以上是我通過向內找、修自己,改變了家庭關係的一點體會,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何為忍〉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