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修走出了魔難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五日】我今年七十八歲,從小吃苦,幾十年在苦海中掙扎。是慈悲偉大的李洪志師父救我出苦海,走進法輪大法修煉。因沒讀過書,不會理解法理,加之邪黨迫害,又歷經曲折,是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從不會修到漸漸走向成熟。

一、師父把我從苦海中救起

我出生在貧困家庭,從沒進過校門,十三歲時參加過一段時間掃盲班,都是中午有時間才能去,根本沒學到甚麼東西。父母生我們弟兄姊妹八個,我是老大,四、五歲時就帶三妹,七歲時帶四妹,十歲時就背上五妹做家務:洗衣、做飯、打掃衛生等。父母傳統觀念強,對我們很嚴厲,我還經常挨打受罵。

十七歲時,父母就逼我嫁人,我十八歲時生了大兒子,後來又生了兩個兒子。丈夫家庭也很窮,五八年丈夫被招工到工廠,我在家既要照顧老人,又要帶三個小孩,還要在生產隊當頂樑柱幹農活,掙工分才能分到全家人的活命糧。為了多掙工分養家,不顧自己身體,像男人一樣爭幹重活。可每到年終都要倒補工分錢給生產隊,拿不出錢就挨罵受氣,被隊幹部欺負。有一次被逼的很兇,我走投無路,上吊自盡,經搶救脫險。八二年包產到戶後稍好一點,九零年丈夫又因病去世,我和兒子們相依為命。一生勞累換來了一身疾病:心臟病、腦梗塞、骨質增生、腰椎間盤突出等多病纏身。這病沒好,那病又犯,更加上無錢醫治,只好苦熬等死!

九七年經同修介紹我走進了法輪大法的修煉。苦日子終於熬到頭了,不識字就聽法,並慢慢學著識字,和同修們一起煉功,按照「真善忍」做一個好人,更好的人。漸漸的我的身體發生著巨變,各種疾病不治而癒,使我體會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殊勝。

我萬分感謝師父把我從苦海中救起,走上返本歸真之路!

二、不修自己 魔難重重

走進大法修煉後,由於沒文化,不能看書,只能聽法,對好多法理悟不懂,對大法的修煉只停留在感受上,心性提高不上來。特別是九九年後,邪黨鋪天蓋地的打壓迫害大法弟子,我對另外空間舊勢力的邪惡迫害認識不清。

我離開家鄉到上海兒子處生活十年之久(有時也回家鄉)。個人修煉也不精進,按部就班的做著三件事。二零零六年,二十二歲的孫兒突然因車禍去世,全家人沉浸在痛苦之中。兒媳婦說我,我法理不清,被常人心帶動,心亂如麻,想不通,就停止了學法煉功幾個月。把自己混同於一個常人,過去消失的心臟病又復發了,身體浮腫得厲害,生活自理都困難。後來經同修的幫助,知道自己錯了,要以法為師,不能聽信常人的胡言亂語。又開始學法煉功,我的身體又一天天的好起來。

後來,我回到家鄉,走入學法小組參加了集體學法。在學法小組,自己由於不會修,執著心多,遇到了很大的魔難。做事、說話都不合同修的意,這個吼我,那個瞧不起我,每當我結結巴巴的讀法時,她們不願聽我讀,我心裏很受委屈,從而產生嚴重的自卑心、怨恨心,甚至不想到學法小組學法了。但想到集體學法是師父要求的,我只好無可奈何地去參加。

帶著各種人心不去,我又被邪惡鑽空子,二零一五年開始經常咳嗽時口吐紅色口痰,大便硬結、吃力,幾天解不出大便。有同修嫌棄我髒臭,我含淚而忍,身心都處在魔難中,很苦很累。師父看我不悟,二零一五年底,安排我到另一小組學法。

三、實修使我走出魔難

到了新的學法小組,同修們關心我,引導我,鼓勵我認真讀法,幫我糾正錯、落字。特別是該學法小組根據有的同修讀不了《明慧週刊》的情況,除集體學法外,每週還用兩個半小時讀週刊和切磋,大家談體會,使我漸漸明白了:修煉不光要學會讀法,重要的是要用法作指導在平時的生活中、矛盾中修自己那顆心。

漸漸的我知道向內找了。一天晚上,睡在床上,我回憶著修煉以來所走過的彎路,都是因為不能以法為師修自己的原因。特別是在前一個學法小組和同修們鬧矛盾,造成很深的間隔,都是因為自己有很重的怨恨心、妒嫉心、歡喜心、顯示心、自卑心、色慾心、名利心、不能被人說的心,一共找出了八種心。這時,我一下子感到全身像空了一樣,渾身輕鬆,心裏舒服極了,慈悲心也出來了。修了這麼多年,我第一次感受到向內找的玄妙、殊勝。

深深體會到了師父的教誨:「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我流下了感恩的淚水!師父啊,愚笨的弟子終於學會怎麼修煉了!

每天我大量的學法,隨著心性的提高,不僅身體發生著巨大的變化,家庭環境也越來越好。沒修煉的丈夫(二零一一年再婚)為我學好法,專門買來字典幫我查字。請來的幾十本大法書,他一本本的幫我包好,同修們的大法書被壞人撕壞了,他耐心的修補好。我對他兩個女兒比親兒子還好,她們也視我為親生母親。在上海的兩個兒子、兒媳也支持我修大法,幫我傳遞資料、保管好大法經書,他們也得到了福報,兒子辦公司順利發展,孫媳婦生孩子遇難呈祥。小兒子有時在我遭受病業痛苦時,因我不去醫院而暴跳如雷,我不急不躁,耐心跟他解釋後戰火煙消雲散。

特別是我對原學法小組的同修,由原來的怨恨變為感謝同修:她們在幫助我提高。漸漸的我讀法順暢了,在學法小組學《轉法輪》,回家學師父的各地講法,《明慧週刊》也能讀通了。為了同修們整體提高,我叫在原學法小組、又與我是鄰居的妹妹和另一位同修A,除了在原學法小組學法外,就到我家集體學法,A同修因識字不多,在集體學法中從不讀法,只聽別人讀,我用切身體會熱情、耐心的鼓勵她大膽讀法,她也慢慢的能通讀大法書了。更可喜的是,她們倆原來學法犯睏、發正念倒掌、打坐瞌睡的現象也消失了,精神面貌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我與同修們長久的積怨、隔閡消除了,帶來的是一片祥和、寧靜的修煉環境。謝謝師父的慈悲鼓勵!

四、努力做好三件事

為了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我努力做好三件事。無論再忙,每天都堅持學好法,我知道法是大法弟子的根本,就是丈夫病重住院期間也克服困難,堅持到學法小組學法。常年除每天堅持四個整點集體發正念外,還長期參加本地每晚半小時集體發正念,並經常幫助遭受病業迫害的同修發正念。

我牢記師父的教誨:「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2]。幾乎每天堅持講真相,救眾生。每星期我都比同修多拿資料發放,面對面講真相,使用真相幣。一天下午,發完資料,天快黑了,忙於回家走捷徑,下坡時,梯坎很窄,一邊是懸岩,不小心從幾米高的坡上滾下去,我連忙喊:「師父,救我!」爬起來蹣跚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回家後學法煉功,幾天就恢復了正常。

我無論走到哪裏都不忘自己救人的責任,就是到幾千里外的上海兒子家,坐汽車、乘飛機,照常帶著真相資料和真相幣,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安全出行。由於訴江,每逢敏感日,面對邪惡的騷擾,我坦然而行。每天忙碌而充實,幸福而快樂!

心性的提高帶來身體的變化,真正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美妙。過去皺紋滿面的我到現在的童顏鶴髮。是大法改變了我,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把我從苦海中救起,不棄不離,一步一步帶我走上返本歸真之路,我一想起師父的救度之恩就淚流滿面。在師父正法的最後時刻,我要勇猛精進,努力修好自己,盡力多救眾生,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