剜心透骨中去人心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一日】我與丈夫在一個單位工作,一起下崗,一起開商店,這個情很重。今年新年剛過,初四、初五,丈夫連著喝了兩天酒。過了幾天,覺的不舒服,說是心區痛,我也沒當回事。緊接著,廁所下水管壞了,安裝水管的人修水管時塗的膠的氣味,他聞多了受不了,我也沒當回事。

他說去看病,我就陪他去了。醫生說:「血壓高,去做心電圖,得住院。」我想開點藥就行了,醫生說:「你去掛急診。」一到急診室,醫生一看,馬上讓他躺下,輸液、打針。

一會兒,又來了許多大夫會診。會診後,大夫說:你得去大醫院,做照影,可能得做支架。我當時聽了好可怕,一下子傻了。五、六個大夫勸我,其中一人說:有一個人沒出院,轉天就死了。當時我的眼淚就往下淌。怎麼辦呢?

我一出急診室門,看見一個過去的同事,她在這裏工作,我的眼淚就流下來了。她說:「你們不是走著來的嗎?還走著回去,大夫嚇唬你的。」我的心在掙扎,我不想給他做支架,他自己也不想做支架。

我勸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一念,還雙手合十的念,挺真誠的。這時來了一個同修,勸他修煉,他答應了,我們決定回家修煉。

醫生還在說服我們,別放棄治療,你們還年輕,這個病挺重,並讓我簽字,我也怕。我在以前做過可怕的夢,說他死了。加上醫生說的:現在是危險期,不能活動,危險。我怕,怕失去他,就像生死離別一般。那些日子總看到120救護車。

我們從下午兩點開始輸液,到七點半輸完液,回家了。出了醫院,像走出牢籠一樣的感覺。

回到家,他躺在床上睡覺,我給他讀《轉法輪》,因為他生出了要修煉的心,我給他讀法時,看到法輪在他身上轉。我意識到慈悲的師父管他了,我興奮的心情無以言表。

接下來,丈夫就天天聽師父講法,早晨起來煉功。他從身上沒勁,一點點越來越好,有時間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第三天,聽師父講法,師父說;「病根已經摘掉了,就剩這點黑氣讓它自己往出冒,讓你承受那麼一點難,遭一點罪,你一點不承受這是不行的。」[1]

第四天,煉功時,他就感到小腹部有法輪轉了。從此一天一個樣,精神起來了,氣色也好了,走路也有勁了,騎車也快了。

但是怕心、恐懼心、疑心還攪著我。他睡覺,我得聽聽他喘氣的聲音;坐汽車,怕擠著他;幹活,怕累著他,總之,不敢離開他。我發正念清理這些心,清理對丈夫的情,清理那些負面的思維。

那天讀法,看到法中講:「還有一些人自己意識上老受外來信息干擾,外來信息告訴他甚麼,他就相信甚麼,也會出現這個問題。」[1]

醫生說的是現代科學,現代科學只是看到事物的表面。大法是超常的,病的根本原因是業力,是那個靈體,那個靈體只有師父才可以拿掉(因為他想修煉),師父會給他安排今後修煉的路。

昨天,有一個在微波爐熱食物用的大碗兩半了,人的觀念、疑心、怕心、負面思想,又出來了。學師父講法,讀到一句:「這和我們自己的心是有直接關係的,要想去掉這個不好的東西,首先得把你這顆心扭轉過來。」[1]

他修煉了,這是生命來在世上的意義,人各有命,我要放下所有人心、常人的觀念、自私的情,還有那麼多眾生等著我去救,做自己應該做的事,走出去。

師父在法中講:「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有去掉執著、去掉情、去掉維護個人利益的所有觀念,放下自我,去救眾生。我希望眾生都能得法,都能修煉,都是有未來的生命,都能得到師父的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