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救人中改變了我內向的性格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八日】我是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弟子,迫害前我在教育部門做領導工作,因堅修大法被中共迫害,遭冤獄十幾年。

我回家後,當地同修很高興,有的說你回來好了,憑你的威望講真相效果一定會好。我也是很著急,想儘快去救人。首先,我給一些老師打電話,邀請他們到家裏來。可是,沒想到,大部份拒絕我的邀請。那我就去找他們吧,他們都不給我開門,有的說我老伴沒在家,你在這不好,你走吧。我的自尊受到傷害。

通過學法,師父講:「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我對照法找自己,是我的自尊心太強了,才遇到這些魔難的。多年來在黨文化中,在教育領導崗位上我形成的觀念,嚴重的自己都感覺不到。師父說:「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我找到了自己這顆心後,講真相就非常順利,有的打個電話,有的遇見說上幾句就退。

如何面對陌生人講真相,這對我來講簡直太難了,因我性格內向,少言寡語,太強的自尊心,使我不會與人閒聊。如今,救人需要我改變這種性格。可是,談何容易。

作為大法弟子我當然知道救人的緊迫,我每天都出去想救人,可是見人來了,又張不開嘴,眼睜睜的看著人過去了。這個生命今天失去了得救的機會,心想:再來人,我一定不放過。人來了,我還是搭不上話,又過去了,看見過去的人,我自責。我太沒用了,我羨慕很會說話的人。就這樣,在外面轉了半天,人沒有救,回家後痛苦的心情,就別提了。

這個狀態持續將近一年,一想師父用巨大承受延續來的時間,被我浪費了,我給大法造成的損失,無法償還。我學法進一步找自己,我為甚麼張不開嘴啊!不就是怕丟面子,怕自己的自尊心受到傷害嗎?維護自己的名,就是沒放下名利心。根子還是「私」。我完全放下了那顆心,到過往行人多的地方,逢人就問、就講,半天下來講退十幾人。放下了人的觀念,才體會到講真相竟如此容易。我突破這一關後,回想師父講的:「其實就是這樣,不妨大家回去試一試。在真正的劫難當中或過關當中,你試一試,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這一關過去了,又出現了考驗,就是我們那個地區很多人都認識我,我的做法打破了常規,有些人不理解,很多人用好奇的眼光看我。有的人說我瘋了,親朋好友覺的我給他們丟了面子,勸我不要這樣做,有的人說我反黨,有的人要打我,這個干擾,動搖不了我,我知道,大法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神聖、最慈悲的事。常人能理解嗎?救人急,不能再浪費時間了,怎樣做救人快我就怎麼做。我的人心放下的越多,救人效果越好。過去面對一個陌生人都怕,現在我無論遇到多少人,我都上前與他們打招呼,然後,馬上切入主題。過去看見過路人急忙的不好意思講,現在我都能禮貌、慈悲的與她們打招呼。過去對幹部、警察有點顧慮,現在不管是誰,我都坦然、慈悲的與他們講。我可以走家串戶、到工地、各單位、娛樂場所去講。

我經常聽到人們互相問:「你退黨沒有」?我發資料,有的人要幫我發,一天在街上碰到一個警察大聲喊「法輪大法好」,還對我說:「老師,我要找你呢,我要告他們」。一次我正在給一夥人講真相,一人說我反黨,一個我們教育系統的老同事義正詞嚴的說:「不能那樣講,信仰自由嘛,她是堅持真理的人」。

在講真相中,我發現我的性格變了,面子心去掉了,人心少了,適應了救人的需要,大法改變了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