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對親情的執著 闖過病業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把自己過病業關的心性提高過程寫出來與大家交流,不當之處,請大家指正。

二零一五年臘月十七晚上,我咳嗽了一夜。整整一個晚上沒能睡覺。第二天繼續咳,一點飯也不想吃。八點鐘起來喝了半碗麵湯,就躺在床上繼續咳,一天只喝了三半碗湯。晚上兒子下班回來,見我那個樣,叫我去醫院。我說:沒事,很快就好了。就這樣一連好幾天,每天都是只喝點麵湯,煉煉靜功,有時聽一會師父講法錄音。現在想起那時真是正念不足,把自己當成病人了,讓舊勢力綁在床上蒙著眼睛放血。

到臘月二十八晚上,我突然尿血,尿道很疼。我第一念想:是師父給我淨化身體。結果一會兒尿一次,一會兒又想尿,到天亮時尿了多半盆鮮紅的血,還帶有血塊。第二天繼續尿血,不過血的顏色不那麼紅了。兒子又讓我去醫院,我拒絕了。孫女放年假了,白天晚上在看護我。

大年初一那天,我身體更糟糕了,一整天尿道疼個不停。兒孫們都在熱鬧的吃中午飯,我卻躺在床上只喝了點菜湯。直到下午四點鐘,尿道疼的一點力氣也沒有了,連翻身都翻不過來了。我的常人心就出來了,心裏想,我今年七十三歲了,是不是到壽要走了?轉念又想:不對,我是修煉人,怎麼能和常人比呢?怎麼能用常人的理來想呢?這不和常人一樣了嗎?「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1]立即身體感覺好多了。

但過了一會,又疼的我渾身沒力,我想,我躺在床上十多天了,尿道越來越疼,身體越來越沒力,這怎麼救人呢?在兒子們督促下,我說:那就去醫院開點藥緩解一下。兒子見我同意了,馬上去發動車。到醫院只有急診室開門,醫生問了情況,說要立即輸液並化驗。我說我身體很好,甚麼都不用,只開點藥就行。醫生只好開了藥,僅一板大約十粒。回到家我吞了兩次後,好了,不尿血了,尿道還有點疼。第二天又吞了兩粒,我就想,看起來這藥還管用呢。又一想,這是舊勢力用的障眼法,故意叫我用藥就好,把我往下拉,毀掉修煉人。想到這些後,我不用藥了,一粒也不吃了,堅決不吃了,不上舊勢力的當了。

師父講:「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我只聽師父的話,一切都由師父安排,一修到底,誰也別想動了我。這樣一想立即感覺到身體輕鬆舒服,有點想吃飯了,兒子下了龍鬚面,我就吃了一碗,馬上有精神了。兒媳與弟媳都說藥不能停,還得吃,這病容易復發,她們有過經歷。我說:「我和你們不一樣,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有師父管著,這不是病,不會復發。」她們都笑了,說:不復發就好。

後來,我就向內找,怎麼能讓舊勢力鑽了空子呢?我哪裏不符合大法了?找來找去,我突然悟出來了:快入臘月的時候,我想到二兒子今年不能回家過年了,永遠也不能回家過年了(他今年因病去世了),心裏就很難受。煉功時流淚,發正念時流淚,睡覺時流淚,不管甚麼時候想起這事就流淚,整天想個不停,淚流不停。這不是對兒子的情放不下,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嗎?這多危險呀。

師父說:「執著於親情,必為其所累、所纏、所魔,抓其情絲攪擾一生,年歲一過,悔已晚也。」[3]趕快放下情,才有慈悲心,才不被舊勢力鑽空子迫害。後來,我一有空就念這段法,並發正念,清除邪惡干擾。想二兒子的念頭消失了,身體一切都正常了,三件事都在精進的做著。

今後我要吸取教訓,多學法,學好法,在法上認識法,不讓舊勢力鑽空子,努力做好三件事,兌現史前誓約,決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圓滿隨師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