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對夫妻情的執著 走好最後修煉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我今年八十歲,和後老伴結合二十多年,一直生活的非常和諧。他人善良,通情達理,非常善解人意,有涵養,與人為善。

九六年,我得法,老伴一直支持我修煉,到點就提醒我煉功。九九年江澤民與邪黨開始迫害大法,我去北京上訪,被抓後送去瀋陽龍山教養院迫害,三個月後讓老伴拿兩千元把我接回。

後來又因為出去講真相貼大法好的標語,被不明真相的人惡告,被非法判三年,送大北監獄(後搬到馬三家瀋陽監獄城)迫害。老伴每個月都堅持到監獄去看我,送錢送東西,不准警察打我、電我。因我不「轉化」,獄警不讓他見我,他就去找他們上級去講理。最後,找到監獄長、監獄管理局長講理。因為他也是懂法律的,據理力爭,為我爭來了每月可以見家屬的權利。見到我,他就鼓勵我要堅強的活下去,保重好身體。

在我還有九個月到期回家時,他給我寫信,說眼睛不好,不能來看我。其實他是當時得了重病,發現了肺癌。他住院治療也不告訴我,怕我在監獄裏想不開絕食受到迫害。我到期回家才知道這個情況。

老伴為我操勞,上火著急,帶病大冬天按時去看我,直至病倒,他當時也是八十多歲的老人了。回家後,我就多關心照顧他,同時我也堅持學法煉功。為照顧好他,我就在家組織學法小組,中午和晚間,他休息,我再抽空出去做我該做的證實法講真相的事。經常鼓勵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果他的肺癌竟然鈣化痊癒了。今年一月二十四日,老伴安詳的走了,因為他也看了大法書,也念大法好,受益很大,走時已經九十二歲。

老伴走了,我獨自住在近一百平的大房裏,心裏很空虛,感覺失去了依靠,真的心裏很想念他。心裏很苦,感覺很孤單。一個月過去了,我想我不能這樣,我是個修煉人,不是常人,我應該把這情放下,我是師父的弟子,師父就在我身邊,我不孤單。聽師父話,按師父要求快去做好三件事,時間不等人了,不能再陷在情中。我就每天發正念,清除這個情從痛苦中解脫出來,並求師父幫助弟子去掉這個情。

我現在放下執著一身輕鬆,每天和同修學法,定期參加大組活動去黑窩近距離發正念,並努力多學法學好法多救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