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對情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我在女兒家幫忙看外孫。那裏找不到同修,自己又精進不起來,三件事根本做不好。後來我去了另一個城市,這裏有很多同修,我們一起學法,一起做大法的事,我感到在大法中修煉很幸福。

可是外孫還小,又經常生病,請了幾個保姆都不行,女兒很想我回去。可目前這個環境對我來講太重要了,我不想回去,所以在去與留的問題上搖擺不定,為此很苦惱。

師父說:「既然你們在這裏證實法,那這就是你修煉的地方。其實叫你回去的因素也可能是對人心的檢驗,因為修煉才是你的路。」[1] 「當然修煉過程中,因為你要提升,肯定對你來講,對修煉人來講是有考驗的,做不好會不斷的有麻煩出現,做的好也會不斷的有修煉中的考驗出現。你們一概把它視為干擾,想為解決這個麻煩而解決這個麻煩,你就解決不了,因為那是為你提高而出現的。」[2]

師父在法中告訴我們,麻煩是為我們提高而出現的,我應該在這過程中修自己。我在此處做證實大法的事沒有錯,我沒有不顧家人,只是我目前還需要調整一段時間。我有執著,我會在大法中歸正的,舊勢力不配干擾。

為甚麼放不下對親情的執著?挖挖根,找找原因:

執著時間:覺的正法已經是最後了,女兒再走不回來就沒希望了。同時又覺的自己沒做好耽誤了很多時間想趕緊彌補,有不顧一切的衝動。要麼在家裏拼命做事,向家人證明我在做好人,忙的沒時間學法、煉功;要麼拋下一切去外地做三件事,還是走了極端。

執著對女兒的親情:女兒從小跟我一起修大法,在邪惡迫害最瘋狂時她都一直堅信大法。後來女兒到外地上學直到參加工作一直找不到同修,沒有集體學法的環境,漸漸的放鬆了修煉。這期間幾次關沒過好,她對自己失去了信心,加上我多次被迫害,讓她覺的修煉太難了,最後放棄。現在想想還是我沒有用心去幫女兒,只是在生活上關心她,很少在法上交流,因此沒能打開她的心結。向內找,我把甚麼看的最重?我要修煉,我要提高,我要去救人。不是發自內心的去救人,是師父講了大法弟子有責任去救人,是為了圓滿去救人,還是執著自我。做三件事沒有錯,同時也要照顧好家庭。其實家人也是救度的對像,不能因為我沒圓容好家庭讓家人不理解,若對大法有不好的想法,這不是毀了家人嗎?其實女兒在她很困難的情況下,也沒有要我回去,而是讓我安心做好三件事,女兒這麼支持我做大法的事,她會有福報的。目前家裏有些困難,只要我們合理安排,會很快走出困境的。

執著對孫兒的親情:一聽說外孫生病就擔心,一聽說找不到保姆就動心。就是這些人心被舊勢力鑽空子,令家人干擾我做三件事。我在家帶外孫時,她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麼善良的孩子師父會保護的,何況我是大法弟子,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多少大法弟子的家人得到了師父的保護。放心不下還是人心──溺愛孩子,總想一切順順利利。而且我以前有個不好的想法,如果親人生病了,他們就會來修大法。這是心不正招來的麻煩,修煉是嚴肅的,一思一念都要正。

女婿在我被迫害時,由於怕心偷偷把我的大法書毀了,他到現在還沒有寫聲明,舊勢力不放過他,因此才有這麼多的麻煩。我有時胡思亂想,想讓女兒到我這來住,如果女婿不支持,離婚就離婚吧。這是多麼自私的想法,不僅沒救他還推了他一把。再說我怎麼能左右女兒的生活?何況離婚是變異的,我怎麼能有拆散別人家庭的想法?多麼自私,多麼骯髒,這決不是我,滅掉它。家裏麻煩不斷,是我沒跟女婿講清真相,沒有認識到女婿不認同大法的嚴重後果。救人是多麼嚴肅的事情,我跟女婿講真相時顧慮重重帶著人心,講出來的話解體不了他背後的邪惡,當然救不了他。不是家人固執不可救,是自己沒有真正為他著想,是自己慈悲心不夠。和同修說起家事,說著說著都是女婿不好,意識到不對趕緊向內找。為甚麼不滿?怪女婿跟我們想的不一樣。女婿是常人,常人享受生活是他的事,他的家怎麼安排是他的事,怎麼能要求別人按我的想法生活?我一直想沒有後顧之憂,生活哪是我想的那樣。現在他們生活有困難,我能幫就幫,不能幫也沒有甚麼自責的,不能總是陷在情中。

最近,夜裏發正念起不來,起來也是迷迷糊糊的,感到孤獨和無助。找同修晚上來我家一起學法、煉功也不能如願。雖然知道師父就在身邊,我世界裏的眾生都盼我精進,但還是打不起精神。

通過學法明白了是依賴心讓我消沉,做事依賴同修,修煉依賴環境,忙時依賴家人,總盼望女兒能在身邊,我倆一起學法,一起煉功,一起講真相,就是依賴女兒才放不下她。師父要把我們鍛煉成熟,我卻抱著依賴心不去,怎麼走出自己的路來?

我很想從親情中走出來,師父就幫我,一天早上腦子裏突然冒出師父的法:「情是越掙越緊的網 名利把人一生捆綁 執著中被傷的太重 甚麼才是人的想往」[3]我一手抓著人不放,一手抓著佛不放,怎麼修?師父說:「世界上有這麼多的人,為甚麼大多數人都修不了,為甚麼沒有更多的人能修成,就是人放不下人。」[4]是呀,放不下人的東西是修不成的。我問自己,真想從情中走出來嗎?回答是肯定的:非常想!這情讓人活的好苦好累,而且情是修煉人必須放下的。

這段時間認真學法向內找,感覺放下對親情的執著並不難:遇到問題第一念就是向內找,用法來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抱著為女兒、女婿負責的態度和他們交流,鼓勵女兒看明慧網,跟她一起學法,相信師父的法能解開女兒的心結。用心去做,不執著結果。

我真切的感到舊勢力在毀人,它抓住女婿的錯,藉口我與女婿在歷史上的恩怨來干擾我,阻撓我做好三件事。我要圓容好家庭,正確對待家庭矛盾,修去對女婿的怨恨,放下對女兒的執著,正念否定迫害,徹底清除迫害家人干擾我證實法的一切邪惡生命與因素。踏踏實實的修,做好三件事,我行,一定行!

寫文章的過程就是解體邪惡的過程,我想以此文警醒自己,也想提醒和我一樣執著家人,放不下親情的同修,希望對同修有所幫助。

層次有限,有不在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七》〈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甚麼是你的想往〉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