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名利情 走出魔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六日】二零一六年四月,我們學法小組(有五人)整體由原來的發放真相資料、到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分為二組,我、小L、小W三人組成一組,每天上午出去勸三退,下午和晚上自己找時間安排煉功或學法。怕心在面對面講真相中消減著,每天都能講二十幾人到三十幾人不等。

漸漸的顯示心不自覺而至,被魔鑽了空子,利用丈夫阻礙我煉功學法、講真相。七月三日早晨八點多鐘,是我們去看守所近距離發正念營救同修的日子,我與同修應約而去,說好上午十一點半就能到家,不耽誤回家做中午飯,由於當時情況有變,延至下午一點多到家,丈夫表面不說甚麼,心裏很不高興。第二天,我、小L、小W,我們還和往常一樣結伴出去講真相。回家後丈夫對我發火了,我借事就告訴他講真相,煉功的事,同時再次給他講真相,勸他退黨。他不但不聽,還叫來了他最好的同學,他和他們同學都是幹「六一零」的,他們七個人就像對待犯人一樣的對我,我心很平靜,一味的給他們講真相,講自己產後風、偏頭痛、神經衰弱、坐骨神經等病都是通過煉法輪功好的,在精神方面,我只是想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他們不但不聽還七嘴八舌的羞辱我,丈夫更來勁,茶葉水潑到我臉上,拳打腳踢輪番上,我沒有為此而動心。天也快黑了,他們都走了,我還是照常煉功,發正念。

丈夫看到上次他們那番的拳打腳踢,加羞辱,沒有達到他要的目地,三天後更加嚴重的一幕又上演了,我發正念,他來掰我手指,這次我沒有守住,與他打起來了,今年我五十六歲了,頭一次罵他,也是頭一次還手,手指一個月才好,我沒做到師父要求煉功人要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對不起師父,您的弟子沒有做好。他又叫來了他那些「六一零」的同學,其中一個口口聲聲說要送我去洗腦班,下午五點多鐘他與我丈夫小聲說著話,我為了不讓他們對大法弟子犯罪,晚飯後,我選擇了離家出走,在同修的幫助下暫租了一套房子住下了,一個月的時間,大量學法,煉功,師父要我向內找,去掉了顯示心,怨恨心,為名為利的心後,師父慈悲,一再點悟我要平衡好家庭。我回到家,剛進門,丈夫二話沒說就對我拳打腳踢,好一頓暴打,我這回做到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他看我不動心也就不打了,但很生氣,接下來自己開車走了。

那一刻我向內找,找到對丈夫的情太重了,又有強烈的顯示心,被魔鑽了空子。當晚他用短信提出了離婚,我同意。第二天我回到了租住的房子,給他寫下了同意離婚,放棄了所有財產。那一刻我真正感受到了,師父講的法的法理:「修去名利情 圓滿上蒼穹 慈悲看世界 方從迷中醒」[1]。那種美妙那種輕鬆,那種大自在的感覺不可言表。

三天後孩子用電話找到了小W,要小W轉告我說婆婆住院了,聽說病的不輕。當時的我早已無怨無恨了,不管怎樣,我要去照顧她,她兒子甚麼也不會做,在家裏都是飯來張口、衣來伸手的人,她兩個女兒都在上班,而且都在外地,我必須去照顧她,婆婆得的是腦梗塞,住院九天,現已出院,還能自理,婆婆出院後買藥送藥看望全部由我一人承擔著。師父謝謝您!二十一年來對弟子的教誨,是您告訴我對誰都要好!是您告訴我當煉功人和常人發生矛盾時,「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2],師父我聽您的話,按您說的做,我做到了。

丈夫把我寫的離婚同意書還給了我,我把它毀掉了。他再也不提離婚的事了,是大法救了這個家。

謝謝師父!
謝謝同修們的幫助!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圓滿功成〉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