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大法來歸正自己 去掉對情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一日】在一起交流時同修說:「最難放下的是情。」當時我不那樣認為,我感覺我沒有甚麼情,可實際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讓我感覺到修去情的確艱難。

在中共對大法的迫害中,我被中共非法勞教一年,受盡折磨,也沒有改變我修大法的心,然而回來後,精神上的折磨不亞於肉體上的折磨:丈夫不但有外遇,在我沒有被非法勞教之前就有,我根本不知道,後來他和多個女人有染。還迷上了炒股票,打麻將,吃喝嫖賭樣樣俱全。我從心裏討厭他,不願意理睬他,怨恨他,說話跟他沒好氣。我知道這樣做不對,不符合真、善、忍宇宙法理,但是就是跟他善不起來。

去年陽曆年的晚上,剛下過大雪,天氣很冷,我出去打真相電話,忘了帶鑰匙,給他打電話打不通,他關機了。我等啊、等啊,也不見他回來,在街上一圈一圈的走,這大過年的,上誰家去啊,不願給人家找麻煩,從晚上八點多一直等到後半夜一點半,他回來了。

我都不願瞅他一眼,淚水不由自主的流出來。我跪在師尊的法像前,哭著說:「師父啊,幫幫我吧,幫我去掉這個情吧,我太難受了,我不要這個情。」我想到了離婚,離婚不符合大法弟子的心性,他能和我成為一家人,那他就是一個緣份很大的人,我不能把他推出去,毀了他。

一天他的一個朋友到我家,看到我說:「你怎麼瘦了?怎麼瘦成這樣?」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一邊哭一邊跟她述說,委屈的心、怨恨心,爭鬥心,全暴露出來了。不但情沒放下,還有利益心,認為自己大半生辛辛苦苦掙的錢,都讓他倒搭了,太委屈了。

有一次,他的手機來了一條短信,寫的很肉麻,我看到後,氣的跟他大喊起來,結果嗓子兩邊起了一個大疙瘩,老是打隔,我知道被邪惡鑽空子了。

自己已經修煉二十年了,是個老弟子了。在勞教所,面對酷刑折磨都沒有屈服,難道就被這個情拖下去嗎?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我就開始大量學法,背法,法理逐漸清晰了。

師父說:「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情是常人中的東西,常人就是為情而活著。」[2]

既然情是常人中的東西,我為甚麼抓住他不放呢?他一回來晚了我就疑神疑鬼,幾次做夢都夢到他和一個漂亮女人在一起,是我的心沒有放下啊?向內找,怨恨心、瞧不起他的心,色慾心,妒嫉心,利益心,面子心,虛榮心,顯示心、爭鬥心,還有怕心,修了這麼多年,還有這麼多人心,真是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啊!

這些年一直忙於做事,雖然法也在學,沒有入心,沒有真正的實修自己,才造成過關總也過不好,一跟丈夫發生矛盾,就忘了自己是修煉人了,跟他幹起來了,不向內找,老找他的不是,過後又後悔,沒有守住心性。

我除了做資料外,有時間就出去打電話,一開始打語音電話,怕心很重,怕手機被監控,慢慢的隨著打的時間長了,怕心去了不少,後來就直接對打,勸退效果不是太好,看到明慧交流文章同修一小時勸退五十人,為甚麼差距那麼大呢?現在我明白了,帶著那麼多人心怎麼能救得了人呢?

現在的時間是師尊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來的。我必須修好自己,才能更好的救度世人,才能完成史前大願。要想修好自己,只有多學法,用法歸正自己。我抓緊分分秒秒的時間,學法、背法,沒有時間,就少睡覺,我一般都是晚上發完十二點正念就不睡了,一直背法,晚上很靜,背法效果好,一直到三點五十分晨煉。《轉法輪》已經背四遍了,我感覺背法非常好,看到很多法理,遇到問題都能用法去衡量,用法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以前他一回來晚了,我的疑心就來了,壓也壓不住,很是苦惱,現在再出現這個念頭,我馬上抓住它,清除它,解體它,現在無論他回來多晚,我的心都很平靜,這顆疑心徹底去掉了,我的心也放下了。

我的心放下了,他也改變了許多,也不那麼晚回家了。師尊說:「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2]。我要聽師父的話,儘管他傷害過我,做了對不起我的事,我也不能記恨他,我不再把他看成我的丈夫了,我把他看成是我救度的眾生,可憐的眾生,我要慈悲他,寬容他,忍讓他,對他好。要用宇宙特性真、善、忍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凡事為他著想。有時給他做了可口的飯菜,他都要謝謝我。我說:「你謝法輪大法吧,要不學法輪大法,我做不到這樣。」

現在他也退了黨,看見我發正念,從不打擾我,我做甚麼都不管。我明白,只有修好自己,一切才能向好的方面發展,所以我要在一思一念上下功夫,真正的實修自己,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