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親情關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我是一名得法時間不長的青年大法弟子,以下把我在一週之內失去了父母雙親後被情魔所困擾的經歷寫出來,希望能給與我有相似經歷的同修有所借鑑。

我的父母都是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當時父親同修是以祛病健身的思想走進大法修煉的,但通過學法煉功,父親的身體和內心都有了很大的變化,同時也明白了法輪大法的法理。可是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集團發動迫害法輪功的運動,剛得法一年多的父親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但他對修煉大法的心沒有動搖,雖然是這樣在這些年的修煉當中,內心深處對病業關沒有過好,而三件事做的也沒有達到師父的要求。

去年父親的身體又出現了病業假相的干擾,由於悟性沒有提高,闖病業關時沒能站在法的基點上去對照自己的修煉情況,而住進了醫院,結果二十多天後被病魔拖走了肉身。

母親雖然修煉很精進,但是心性關總是過的不太好,在家庭矛盾中總是向外去找,看別人的不對,這樣就被舊勢力鑽了空子,也許是過大關時能夠悟到,對於小來小去的關就沒能在心性上提高,放鬆了自己,同時也許是對我父親的情太重,也許是生生世世業力的原因,結果被舊勢力抓住了把柄,在我父親去世的第七天也突然離世。

雙親的突然離世對我的打擊真的太大了,內心悲傷到了極點,整日以淚洗面,當時就陷入了孤獨無助的狀態中了,每天都無精打采的,幾個月中都是這樣的心情。而且有一種厭世的情緒,生活沒有一點幸福快樂的感覺,甚麼都沒有意思,甚麼也不想做,精神壓力使我的承受力已經到了極限。

我當時的心裏一直在掙扎著,知道這不是修煉人的狀態,急切的想馬上從這種狀態中逃出來。可是心靜不下來法也學不進去,功也煉不下去。頭腦中時時刻刻都是父母的形像,而且每天都能在睡夢中見到他們,和現實生活中一樣生活在一起,睡夢中沒有正念也沒有排斥他們的想法,這樣也更加重了我對他們的思念。

兒子和丈夫經常勸我,可我就是解脫不出來。再加上常人親屬總來看我,說一些常人的話:「甚麼這樣的心情很正常,過一、兩年就好了。」親屬的話驚醒了我,這樣的狀態一、兩年?我還是大法弟子嗎?還能修嗎?再這樣下去就會毀在其中了。

靜下心來,我去找了得法早點的同修,把我這種不正確的狀態與同修交流,在找我這種狀態的根源時,同修明確的指出要多看書學法,發正念的時間要加長,只有這樣才能闖過情魔的干擾,不徹底的放下親情,干擾時時都會出現。

不久我又夢到了我父母,夢中父親讓我給他洗腳,而且他是棉拖鞋直接放到盆裏讓我給洗,而我在夢中又沒有意識到這又是干擾。早晨起床時我與丈夫和兒子說起這個夢,巧合的是兒子昨晚也夢到他姥爺,但是兒子悟性好,正念強,夢中他很警覺手指著假姥爺說:「你不是我姥爺,你是魔演化的。」語音一落,魔演化的姥爺,臉立刻變得猙獰可怕的樣子,瞬間消失了。

從那天起,我更加明確了信師信法堅定正念的重要性,同時也認真仔細的閱讀《轉法輪》《洪吟》。從而明白了許多法理。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師父說的:「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1]通過大量的學法,我正念加強了,心也靜下來了,而情魔的干擾也被師父的法理給破解了。真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

師父常說修煉是嚴肅的,每一個大法弟子在修煉中的一言一行都要嚴格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思想與行為不能有半點偏差,否則就會被舊勢力鑽空子,以各種方式干擾你。我就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作為一個法輪大法的修煉者過於執著親情,被情魔鑽了空子給自己的修煉造成了很大的損失。

如今我通過大量的學法,內心深深的知道了在修煉的路上堅定信師信法,時刻都按照大法的要求對照自己一言一行,努力的做好三件事,在這個關鍵時刻使自己成為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感謝師尊慈悲救度!

這是我的親身經歷。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