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觀念 路越走越寬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二日】我患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類風濕關節炎、心臟供血不足、神經衰弱,睡不好覺,整天臉淤、腿腫,練了十幾年亂七八糟的氣功,也不見好。一九九七年四月十三日是我終身難忘的日子,這一天我得法了,我請了《轉法輪》書,一看,就知道這是一本修煉的書,這就是我要找的。

那時看到師父說圓滿、怎麼圓滿等講法,就以為快結束了,覺的自己得法這麼晚,就抓緊時間學法、背法、抄法,每天時間抓得很緊,從不睡午覺,做夢都是直線往上升。

1、去掉對弟弟、妹妹的親情

我家姊妹六人,我是老大,全家八口人,只靠父親一人每月二十四元的病退工資生活。六四年,我考上大學,家裏也給不了一分錢,但父親還是讓我去上大學了。從那時起,我就暗下決心,以後要報答父母的恩情,自己的生活水平不能超過父母,不能超過弟妹。所以,我一畢業,自己只留十元生活費,其它的都給父母。

我姊妹年齡相差很大,最小的弟弟比我小二十一歲,他們幾乎是我養大的。無論是上學、開家長會,還是找工作、結婚,我代替父母操透了心,無論誰家有事,我都主動跑前跑後、出錢出力。尤其是我大弟弟,他雖然比我小五歲,但是趕上文化大革命,遊手好閒,整天不在家,他沒有正式工作,對家裏也沒有貢獻,二十五歲結婚,還是我出錢給他辦的,並生了雙胞胎兒子。他是家裏最大的負擔,還經常出事,所以幫他的忙最多。

一九九五年,他全家去海南辦釘廠,讓我負責買鋼材,做成模具,給他寄去,幫了兩年忙,沒給一分工資不說,最後一次算賬,他還欠我二百八十元,一式兩份,交給他一份。一九九七年元旦,他破產回來,點著我的名,問我還欠不欠他的錢,我說不欠,他說他本子上寫著還欠三千多元,我說不欠,他拿起凳子就要砸我。從此我不理他了。

九七年四月,我得法後,去掉了怨恨之心,原諒了他。九八年,我丈夫去世,他媳婦和兒子先來了,他還掙孝子頭,我讓兒子去給他磕頭,他來了,但後來還是借走四千元至今不還,我也不想要了。他兒子有病,每家給五百,我給了他一千元。其他弟妹的孩子都三十左右了,我兒子年年都去看弟妹他們,可誰也沒來看過我這個大姐。我這個人,情很重,不只是孝順父母,對弟弟妹妹的情也是很重。

師父說:「修煉就得在這魔難中修煉,看你七情六慾能不能割捨,能不能看淡。你就執著於那些東西,你就修不出來。」[1]「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

我知道這都是去我的情的。我是個修煉的人,他們是常人,我不能跟他們一樣,我放下了委屈心、抱怨心,按照修煉人的標準要求自己,坦然面對這一切。全家三十多口都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二零零五年都三退了。這是我最欣慰的。

2、放下對兒子的情

小兒子二零一一年結婚,我們買的新房,兒子寫的媳婦的名。媳婦比他小五歲,娘家條件好,都是在政府機關上班。媳婦個性很強,又自私,看不起人,比較強勢。她不幹活還得指揮別人幹,她不出錢,每月還得給她兩千元,她說了算,反正是好沒事找事。

結婚頭兩年,新房沒暖氣,冬天在我這住五個月,我每天給他們做飯,媳婦喜歡吃甚麼就做甚麼,即使早上七點上班,我也要給她攤個雞蛋餅帶上。第二年,添了個孫女,我伺候月子,兒子說床上沒被褥,我說我做的新褥子呢?兒子說,她都鋪到那張床上去了。我又從家拿來被褥。有一天,我收了尿布,笑著說:「給,不疊了,疊也不合格。」兒子一聽就炸了,說:「你甚麼意思,誰說你不合格了?你還不如不說呢。」我覺的特委屈,就跟兒子吵起來,我還氣哭了。最後兒子說:「滾!」一個「滾」字叫我清醒了。

我想我是修煉人,遇到矛盾找自己,我到底哪錯了?我找到了,雖然我心裏沒啥,又是笑著說的,但那是一句廢話,是多餘的,兒子是怕媳婦不高興,是我錯了,以後我就很注意修口。

孫女一歲時,媳婦鬧離婚,最終協議離婚,她不要房,不要孩子,只要十萬塊錢。本來說馬上就搬出去,一直沒走。我給她娘家說了,過幾個月又復婚了。我看了兩年孫女,每天給他們做飯,洗衣服,媳婦從來不正眼瞅我,讓我穿一雙舊拖鞋,還說把拖鞋刷刷,我說剛刷過,她說上邊,我說上邊刷不掉。下次去了,我找不到拖鞋,她說扔了,就又給我一雙她不穿的拖鞋,我一看,前臉已裂開五分之四,我用線縫了縫,一直穿到現在,其實她家有好幾雙新拖鞋。

開始時,我心裏過不去,就跟同修說,同修說:「多好的修煉環境啊!」我一下明白了,是師父借同修的嘴點化我呀。師父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1]師父還說:「大家想一想,你是個煉功人,是不是得用高標準要求你呀?不能用常人那個理來要求你了吧。你是個修煉人,你得到的不是高層次上的東西嗎?那就得用高層次的理來要求你。」[1]

六年的時間經歷了太多的事,比如:他們一吵架,媳婦就來找我,不開門就叫開鎖的人卸我的鎖,不管我給他們多少錢,不管我給他們幹多少活,他們家裏的東西扔了,都不會給我,這個環境真的很難得,去掉了我很多的心。以前我是個脾氣暴躁、自以為是、一人說了算、從不讓人說的人。經過幾年的魔練,不知從甚麼時候,我變了,變的寬容大度,能理解人,能聽不同意見,不管是對家人還是對同修,都能慈悲對待。

我很感謝那些給我製造麻煩的人,沒有他們,我不可能改變、不可能提高。我覺的媳婦很可憐,也許她也是很高層次來的,她迷在常人中太深了。本來結婚前就退黨了,婚後又不聽真相了,而且不讓我見她家人,這是我最遺憾的。但願最後能把他們都救了,不枉相識一場。

去年孫女四歲,媳婦又要離婚,我把心放下了,我想一切都是天定的,不動心。後來她又說本來是要離婚的,想想為了孩子有個爹,就算了。還說:「媽,我們以後也像我媽和我嫂子那樣和睦相處吧。」我說行。兒子結婚前,連襪子都沒洗過,現在學會做飯、洗衣、打掃衛生、給女兒梳頭,這都是媳婦的功勞,我得謝謝她。我用大法法理教育兒子,不煉功也得按真善忍做人。他全力支持我做大法的事。

我把他們放下了,再不把他們當兒子,我也不把自己當老人,只把他們當成眾生的一員,我對他們沒有任何要求,只是做好自己,所以,不管他們怎樣對我,我的心都很平靜。現在我每天都很忙,覺的時間越來越快,所以我誰也不想,他們叫我幫忙我就去,而且要做好,不讓我幫忙,我也不打電話,心很靜。其實我把心放下了,他們也不吵架了,即使吵,也不打擾我了,也很少麻煩我,使我有更多的時間做大法的事,有更多的時間去救人。

跳出人的情,其實是很快樂的事,心裏總是喜滋滋的。就連吃飯也發生了變化,我現在吃甚麼都行,甚麼時候吃都行,吃多也行,少也行,每天粗茶淡飯,填飽肚子就好,甚至忘了飯香,真是很奇妙。

我之所以有這樣的變化,是跟自己長期堅持學法、背法是分不開的,遇到事就會想到師父講過這方面的法。更重要的是師父的加持、點化和嚴格要求,過不去關,就無路可走,就得改變自己。

我只是在去掉親情方面有了一點提高,我還有很多執著心,比如安逸心等,面對面講真相救人還做的很差。今後我會繼續堅持學法、背法、同化法,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修好自己,多救人,完成歷史使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再一次謝謝師父!合十

層次有限,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