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字當頭魔難重重 轉變觀念救人急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六歲,將自己近期的修煉過程向師父彙報,與同修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一、「我」字當頭 魔難重重

兒子和兒媳婦在外地上班,去年生下一個小男孩,親朋好友都為我高興,說我得了個大孫子。可是我的內心並非如此,孩子還沒生下來我就壓力沉重,甚至剛聽說兒媳婦懷孕了,我從內心就排斥,覺的照看孫子佔用我的時間和精力。所以孩子生下來,親朋好友都來賀喜,我高興不起來。這種狀態,學法煉功靜不下來,基點全是在「我」上還不悟。

隨之而來矛盾出現了,我和兒子經常發生爭執,而且兒子對我的態度非常蠻橫,不管有沒有外人,只要事情出現不理解或是誤解了,兒子就對我高聲大喊,讓我下不來台。我心裏怨兒子不孝,心裏過不去,總和他想爭個理,講講誰對誰錯,又不能公開面對,常常以淚洗面。

自己也知道是我修煉有問題,必須向內找,想修就得無條件的向內找。雖然明白理,可心裏還是委屈,認為出乎我的意料。當時我也沒做到從法理上悟,心中不平,越不平麻煩越多。一關過不去,下一關隨之而來。家裏的月嫂以主人的身份訓斥我,隨口挑出我的不是,當著兒子和兒媳婦面就說我抱孩子姿勢不對,沖奶粉瓶子攪的不勻,上衛生間放水聲音大,影響其他人休息等等,這樣促使兒子對我更加不滿。

面對的一件件事情,我心寒而又難以理解對方, 我多次問自己:我對他們「這麼好」,他們為甚麼對我這樣?

二、師父點悟

那些天師父看我困在人中難以自拔,經常在夢中點化我,有幾次從高處平台向下走,找不到去向,站不住腳,有時走到很髒亂的環境中。醒來後自己落淚了,是我錯了,我修煉出問題了,這哪是修煉人的境界呀,這不被舊勢力牽著走嗎?

同修也找我交流,說我狀態不對,我和同修把幾天來發生的情況曝光出來,同修在法上與我交流,說:「這就是退人的殼,快放人心吧!」我打開電腦看同修的交流文章,師父有段法更點醒了我。

師父說:「特別是在迫害以後這些年,你們所做的這些證實法的事中,無論碰到了甚麼樣的具體事情,我告訴過你們,那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無論你認為再大的魔難,再大的痛苦,都是好事,因為你修煉了才出現的。魔難中能消去業力,魔難中能去掉人心,魔難中能夠使你提高上來。」[1]

師父說:「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還有一個問題,在矛盾當中,牽扯一個業力轉化的問題,所以我們在具體對待的時候,應該高姿態,不能像常人一樣。」[2]

師父還說世上的人都是為法來的,都是師父的親人。

三、明法理 向內找

我必須從法上歸正自己,大量的學法、背法、發正念,認認真真的向內找自己。當你真在法上向內找的時候,找出的心太多了:面子心、求回報心、深層隱藏的恨心、妒嫉心、逃避心、恐懼心、急躁心、私心、不讓人說的心、安逸心等等,要修的心太多了。

其實,不好的狀態就是自己對法理不清,我把看小孩看成是干擾和魔難,基點是私,保護自己。常人組織家庭、結婚、生小孩這是天經地義的;是我自己的想法不正常了。常人中的事情,不光是看小孩,家務多了,其它的事情也是一樣,做飯、洗衣服、搞衛生,還有社會上的工作等等。我們就是在常人中修煉。

但是,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認識到要想走正路,就得把大法擺在首位,我首先要和家人講真相。我家兒子和兒媳婦他們也知道大法好,非常同意我修大法,但只是在祛病健身這個層次上的了解,對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救人、講三退還不太理解。(因為他們常年在外地上班,只是過年回來呆幾天)

去掉以往那種愛面子的心、怕說出來他們不理解的私心,我善意的對兒子兒媳說:「咱們這個小家庭組合在一起,也都是緣份,我們近十幾年來,生活在一起的時間很少,現在有了小孩子,你們需要我幫助照顧一把,這也很正常,但是,這裏有個正理我必需和你們說清。你們都知道我和你父親都是修大法的,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大法遭誣陷,弟子被迫害,你父親堅定正信,被幾次非法拘留,最後非法判刑五年,迫害致死。我在這種打擊壓力下,沒有放棄修煉,這個法我是一修到底,無論在任何環境下,都不能懈怠,只能再精進,所以就需要一塊時間,抓緊時間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就是救人。師父是來救度眾生,我們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世人被謊言迷惑,對大法持有異議,甚至還有公開對立的,大法是佛法修煉,是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反對佛法將來魔難來了都面臨淘汰,這樣的人,大法弟子不給他們講真相,天滅中共時,這些生命就當了陪葬品,你說多可憐呀?如果本來應該能聽我講真相得救的世人,沒聽到真相失去了選擇留與存的機會,那麼這責任有多大,誰都承擔不起吧。反之,我多講真相多救人,會功德無量,也會為身邊的人帶來福份。所以這就需要你們的支持和配合 ……」(這些話不是一次講的)

兒子說:「媽, 其實你每天能幫搭把手,我們都是偏得。按著你的時間安排,你該做啥就做啥吧。」兒媳婦說:「老人到晚年有了孫子,應該享受天倫之樂,不是看孫子,而是喜歡孫子的時候,你暫時幫我帶一段時間,不能讓你累著,也不能佔用你的時間,適應一下環境 ,然後我就準備雇人幫看。」我心裏想要說的話,他倆給說出來了。

和家人生活在一起,會有矛盾發生,這是正常的,抓住問題修自己,一思一念不放過,當我真正的在法上修自己,善待他人,慈悲心油然而生,身邊的人也都自然而然的順應大法。兒媳婦經常提醒我發正念,有點時間就催促我「快辦你的正事去吧」。

四、轉變觀念 救人急

現在小孫子都二十個月了,我已經來到了兒子家,剛一到此處,第一感覺就是表面環境很封閉。用常人的思維方式看就是管理比較正規,小區三面有出入的大門,門衛有保安站崗,出入大門用磁卡開門,陌生人登記核實後入內,所以人員流動少,都是熟面孔。每個樓門都有監控,小區內外每個角落都有監控,出入一目了然。

這裏了解真相的人少, 看不到真相小冊子,看不到不乾膠,我接觸不上當地的大法弟子,當時就返出人心了:「剛到一個新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先了解一下當地的情況,最好是能和當地的同修接觸上,摸摸底,多學點法,調整調整自己的狀態,然後再去做講真相的事。」這種想法剛一出,瞬間師父的講法打入腦中,現在救人時間緊迫,眾生在盼著得救,大法弟子以一當十的在助師正法做救人的事,我立馬底氣十足,帶著手機領著小孫子就走出去講真相。

來到這裏,這裏一定有我要救的眾生。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那種表面封閉的環境也沒感覺了,就是人心封閉了自己的正念,思維清晰了,視野自然就開闊了。從本小區出去,還有另外一個小區,還有另外一小區,還有,還有……小區非常多,推小孩出入大門非常隨便,保安不管。

附近還有幾個超市,路旁還有站牌,等車的人不斷,一眼望去到處都是講真相的好環境。但是,不樂觀的是我不能堂堂正正的去講,挑選環境,看人的面目,看人多人少,總之吧還是怕心。通過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我體會到:怕心為甚麼會存在,因為信師、信法成度不夠,不能達到百分之百信師信法。

雖然每天都能出去講真相,但是力度和廣度不夠,這也是我當前的修煉狀態吧。

現在我真正悟到師父說的 「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3]的法理。大家想想,如果家裏不修煉的常人都圍繞我們轉,圍繞大法轉,儘管他們不修煉,但他們與大法的關係擺正了,是不是他們為自己的生命奠定了很好的基礎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八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