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為私的自我 生命境界昇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三日】一直以來,我都在思考,人到底怕甚麼?修煉以後,我也經常問自己,人為甚麼會怕?怕的是甚麼?這怕又是從何而來?

怕失去已經得到的財富、名聲、榮譽、別人的肯定、讚許……這是表面的,實際上就是怕失去自己的利益,方方面面的利益受損害。我明白了,人因為有私心,才會怕,因為所有怕失去的東西,都是可以滿足自己在人中的種種虛榮心的。

我修煉起步時間晚,所以剛開始總有一顆心,覺的自己是屬於悟性差、根基淺的那種人,不然早就應該走進大法修煉了。這顆心表現出來的是,每隔一陣,我就陷入一種悲傷消沉的狀態中,懊惱、後悔的情緒要持續好幾天。但我知道這是不對的,追究問題的根源,我想到了「朝聞道,夕可死」[1],既然都得法了,還要懊悔時間先後嗎?比起那更多還沒有得到大法的生命,我不知道已經多幸運了!

我知道了,懊悔自己得法晚,也是出於私心啊!師父都說了:「進門不分先後都是弟子。」[2]我為自己得法遲而懊惱悲傷,是不能正確認識大法,不能無執自我的相信師父說的話,實際上,是那求道的心中還包藏著私心。明白了這一點,我不再為自己遲遲得法而憂傷。

不執著自我,突破講真相

人因為怕的事物很多,往往成為做和不做甚麼事情的理由,在人中習以為常了,修煉以後就要轉變這種觀念。

我因為覺察到,在現實社會環境中,人性自私已經到了不可理喻的程度,所以平時不愛和人接觸,至少,我不想傷害別人,也不希望被人傷害。這成了我講真相遇到的一個大難關。

我並不是一個膽小訥言的人,可是,一旦面臨講真相,就成了張不開口的狀態,每次出去講真相,就如臨上陣,有時急的如芒在背,還是講不好,甚至是完全不知從何講起。

回來後,找自己,最後發現,還是因為私心。我問自己,你是怕死嗎?怕被抓進黑窩裏迫害?當我認真的、設身處地的思考過之後,想到的是師父在法中講的:「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3]。我已經得法了,今生得法已是不易,更何況那麼多次輪迴轉生中,為了這一天,我也不知道豁出去多少回了。那為甚麼面對世人,竟然不能坦然的告訴他們真相?我發現了,這是虛榮心和愛面子心在阻撓我,怕的是被人不理解,說我年紀輕輕就如何如何,好像遠離世俗,沒有追求,沒有人的上進心了。這是站在常人的立場來看待修煉的事,怕的還是在人中的名聲失去,實質上還是私心作怪。當我轉變觀念以後,講真相也發生了變化。

有一次出去講真相,當時也沒想那麼多,哪知道,出了門,才覺的想給一個人講,真是口難開。我一邊發正念,間歇時候背背法,還是面對川流過往的世人無從開口,著急的眼淚都要下來了。就在這時,神奇的事情發生了,一位剛買完菜的老太太,從商場裏走出來,我迎著她的目光,心想這就是師父安排的有緣人。果然,老太太真的走到我跟前的長椅上坐下來,一邊和我打著招呼,看起來就像是和我約好的在此見面一樣。

我熱情的和她聊起天來,話題隨意又自然,並且很快就講到了法輪功的事情,老太太說自己收到過資料,藏在家裏不敢看,我笑了,說:「在自己家裏還不敢看嗎?不就是幾本書嘛,那可是珍貴的資料,裏面講的都是在大陸被封鎖的真實消息,都是咱們身邊的事。」老太太聽了,也樂了:「是呀,在自己家裏還不敢看,回去我可看看去。」

說到中共邪黨貪腐治國,歷次運動害死八千萬無辜同胞,老太太的表情為之一震,可能覺的超出她的想像了。後來,老太太還和我聊起了她的煩心事,我真心的開導她,並沒有帶著藉機勸退的心和她聊天,最終,不僅她本人同意「三退」(退出中共邪黨、團、隊組織),還希望幫助老伴和女兒退出。我告訴她,這件事不能包辦,必須得本人明白了為甚麼要退,自己做出選擇才行,並告訴她,她收到的雜誌上有「三退」辦法,如果家人本人也同意退,可以按照雜誌上列舉的方法辦理,最後叮囑她回去和家人好好看看那些資料,早點看明白了,早點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整個聊天過程,沒有冷場,輪到我說話的時候,我的話語似乎都是涓涓而來,不用思考,並且句句說到老太太的心坎上,以至於她願意和我說平時難得一說的話題。老太太最後和我話別時,發自內心的表示感謝,表情莊重而肅穆,我感受到,那是得救的生命背後無量眾生的感恩。是師父看我有救人的真心和願望,不斷的給我智慧,才有這樣的結果。

回去以後,我總結了這次經歷,之所以能順暢的講清真相,是因為我當時沒有任何執著自我的心,沒有想過一定要如何如何,只是憑心去做而已。

我想,慈悲心出不來,是因為過於執著自我,也就是私心重所致。當我修去一些私心,自身的容量就大了起來,慈悲心就自然昇華起來一點,當我面對眾生的時候,我真的感到他們泡在苦海中,沒有未來,對生命的那種悲憫,不必刻意為之,也就知道了對眾生講真相的意義。

「黨文化」的根本是私心

以前,我有「潔癖」,修煉後也知道過份講究是執著,但很難去掉,在外面還好點,在家裏可不得了。先生要是做甚麼事情,沒有達到我的「衛生標準」,馬上就不行,不是對他提出批評,就是埋怨他做事不徹底,為此沒少生氣。

後來,我意識到自己不對,認為這是「黨文化」在我身上的表現,注重清理這方面。隨著清理和查找自己,我發現,還是私心在起作用。因為我把自己的標準凌駕於他人之上,用自己的標準去衡量別人,要求別人,不僅僅是容量小的表現,更是出於一顆私心啊!這怎麼能是個修大法的人呢?

剛開始我每次說先生的時候,他會和我針鋒相對,隨著我改變自己的內心,他也變的保持沉默。最後,我偶爾沒控制住又冒出幾句,但立即明白過來,打住時,他和我會心一笑,知道我又在過關了。我真正體會到一點甚麼是 「修內而安外」[4],不求諸外物,不求諸他人,而無條件的修自己,外在的一切都在改變。有時候,走在街上,看著世人,我有一種「會當凌絕頂 一覽眾山小」的感慨,覺的人世間的紛爭得失,真的微不足道。

去掉為私的觀念,容量在擴大

當我不斷的去掉那些舊的、為私的人心時,我的思想境界在發生著巨大的變化,以前不喜歡的人或事,後來就能夠坦然的面對和相處。

記的有一次,一位拄著拐杖、步履蹣跚的老爺爺,遠遠從路的另一頭走過來,我在路邊等車,就望著那位爺爺,心想,這是來聽我講真相的吧。結果,老爺爺真的望著我慢慢走過來,我微笑著衝他點點頭,但他隨後轉身去了離我不遠的一個垃圾箱裏翻找。要在以前,我可能就放棄和他說話的想法了。但那次,我看著這位爺爺,年紀很大了,行動也不很靈活,還翻身在垃圾箱裏找東西,身上都弄的髒兮兮的,兒女也不知道管不管他,想到這裏,我竟然淚水盈滿了眼眶,覺的要不和他講真相,他這輩子都白等了。當時,旁邊有幾位大概經常見到他的人,遠遠的站著,開玩笑譏諷他,他也不在意。我走過去和他聊起來,那幾位遠遠站著的人可能都詫異,讓我別和他說話,說也白說,他聽不見。

果然,和老爺爺沒聊幾句,他就說他聽不見,說自己九十多歲了,兒女都住在一棟樓,把他安排在最高一層住,他們住樓下。還說,人活太久了不好,不如早點走了好。我和善的對他說:「您別這麼想,您活到今天都是有意義的。」然後,告訴他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但老爺爺說自己耳背聽不見,我就大聲的告訴他怎麼念,我每念一次,老爺爺就說一句:「真好聽,真是好聽!」「這話真好聽!」就這樣反覆念了好幾遍。過了一會,先生也過來了,也大聲的給他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後,旁邊取笑他的人都走了,我們還和老爺爺說著話,但他除了能聽到「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以外,真的甚麼都聽不到,我感嘆一個生命為了得救多不容易!

事後,我想到,自己是在修煉過程中,去掉了那些不好的心,尤其是為私的那些人心,才沒有了以前的觀念,才能真正理解到一點生命是平等的意義。

結語

修煉幾年了,我從最初的想要解決自己在人中的煩惱而走入修煉,到現在越來越體會到修煉的使命感;從最初為了講真相而講真相,到後來看到生命的悲苦而發自內心想幫助他們,告訴他們還有一條希望的路可以走;從怕被人傷害而遠離人群,到不再考慮自己的得失,坦然的面對人們的言行,體諒他人的難處,給予關懷和幫助……,這過程真的是點點滴滴的積累,有時候自己都覺的自己很差勁了,可是師父從沒有放棄過我,並不斷的鼓勵我。

我看到,在修煉過程中,各種人心的表現,都是因為「私」,這個舊宇宙體系中貫穿下來的物質。在每個層次中,當我不斷去掉各種人心的時候,最終看到的都是私心,所有不好的心所依附的根本,都是私心。當我在每個層次中去掉一點私心,就體會到自身容量的擴大和境界的昇華,再次證實了師父在《轉法輪》中講的:「物質和精神是一性的。」[2]擴大容量以後的我,看待世間人和事的心態完全不同於以往,我知道,我會一直在大法修煉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溶於法中〉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內而安外〉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