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捧」起的歡喜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我想把我最近找到歡喜心的過程及它的形成和根源寫出來,供大家借鑑。

事情是從同修指出我說話語氣不善開始的,我那時便發現了當有人和我意見不同時,我說的話中就帶有諷刺、嘲笑、挖苦,從中透出高高在上和瞧不起同修的心,所以往往都是不歡而散,不僅不向內找,甚至還生出埋怨和隔閡。

我開始試圖找到其中的執著:爭鬥心、顯示心、妒嫉心、求名心、高高在上的心和不讓人說的心,並嘗試抵制和滅掉這些執著,結果都不盡如人意。過一段時間鬆懈了,又故態復萌。其實當我意識到我對同修說出那些諷刺挖苦的話後,我也很痛苦,就這樣一年多過去了,總覺的沒有觸及到問題的根本執著,所以這個行為克制的被動又消極。

前幾天走在路上,腦海中突然返出師父講的:「過去有一個人費了好大勁修成羅漢了。那人要得正果了,修成羅漢了他能不高興嗎?跳出三界了!這一高興那就是執著心,歡喜心。羅漢應該是無為、心不動的,可他掉下去了,白修。」[1]我當時一下愣在了路上,心想:原來歡喜心這麼危險,可以讓修煉人圓滿不了!

我開始重視自身存在的歡喜心,原先一直把它忽略了,繼而發現我對同修的不善是基於認為自己修的好的基礎上。並且是這顆歡喜心讓我心中默認了自己修的好,這是一個多麼讓人心驚的觀念?!我審視著我這幾年的修煉過程,發現這顆歡喜心的形成主要在於執著自我的私心將自己「捧」起來了。

首先是自我的「捧」。當我寫的文章在明慧網發表時,或出一些功能、看到一些景象時,或自認為做的比別人好時,心中總有個聲音在搖旗吶喊:你修的真不錯!隨即一陣欣喜湧上心頭,飄飄然的感覺。人們對痛苦時常感受頗深,可是對高興卻會放鬆警惕。我自認為把握的住,可是這種膚淺的認識又怎麼會抵抗住歡喜心的誘惑。漸漸的我將自己的位置擺偏了卻不自知,表現出來的行為就是認為自己的認識才是對的,同修和自己意見不一樣時,便開始抵觸,然後就發展成為諷刺、挖苦等言行,離善的標準漸行漸遠。

其次是同修的「捧」。我回想起當我在學法點上給同修夸夸其談自己在另外空間所見時,周圍同修一般都是很感興趣的聆聽。這種被關注的感覺將我「捧」了起來,並開始指手畫腳的給同修一些行為強加自己的思想,當同修覺的我說的有道理時,我更是不知對錯的認為自己幫助了同修,從而更加認為自己的認識是對的,並興奮的想要更多的幫助那些法理不清的同修。此時的我已被歡喜心引誘的將自己擺在了同修之上,而在修煉中其實已經掉了下去。

師父講:「你們都是一個粒子,在我的眼裏,誰都不比誰強,因為你們都是我同時撈起來的。(鼓掌)有的在這方面能力強一些,有的在那方面能力強一些,你可不要因此而想入非非,你說我有這麼大本事啊,怎麼怎麼樣,那是法賦予你的啊!你達不到還不行呢。正法需要使你的智慧達到那一步,所以你可不要覺的你自己怎麼本事。」[2]

原來師尊早已講過這個法,可是我卻在歡喜心中迷失了。我只是大法中的小小的一個粒子,都是師尊從地獄裏撈起來的,我生命裏的一切都是大法賦予的,我怎麼能將其歸功於自己呢?這樣自私齷鹺的心,怎能同化新宇宙,達到為他的境界呢?

執著於自我便會放大自我,看低他人,並且看不到別人的好。我終於知道自己對同修不善的根源。現在在去掉歡喜心後,我清醒了過來,心中出現的都是每個同修的優點,而自己卻是多有不及的。同時我更加清晰的知道了自己以後精進的方向。一種前所未有的平和通透全身,我想那就是善的暖流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