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 溶入整體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一日】修煉前我是一個個性很強的人,修煉後,這種多年形成的個性雖有改變,但還是很強烈。如最初得法時,心情特別激動,每天都很快樂,但孤傲的個性卻不願意主動的與人分享。師父一再告訴弟子要參加集體學法煉功,珍惜修煉的環境,可我仍然不願參加,獨來獨往,更別說參加戶外的洪法活動。

隨著進一步的修煉,我知道要想得到師父新的講法和大法資訊,我必須去煉功點。偶爾也參加集體學法,卻感覺很浪費時間。那時的狀態並沒有真正的溶在大法修煉的環境中。由於那時固守著自我不放,所以不珍惜師父為我們開創的修煉環境。這固守的自我形成的物質越來越厚,以至於隨著正法修煉的深入,我並沒有意識到這厚厚的物質已經給我的修煉帶來了很大的障礙。因為做資料涉及安全,我便以此為藉口極少與同修聯繫,只與取資料的同修單線聯繫,而且我似乎也有了一個不與同修聯繫的很好的藉口。

其實那個時候,周圍的同修都在相互配合做證實法的項目,並且在一起學法。同修也勸我找個學法點。而我仍然不想也不願參加集體學法,以工作忙為藉口拒絕。其實還是私心,還是嫌麻煩,不能以法為大,不去圓容師父所要的。直到病業關過不去時,同修們想幫我已來不及了。這時我才意識到自修煉以來,自己固守的自我,不願與同修接觸,不願溶入整體是修煉中多麼大的漏。

後來我去了學法點,與三位沒讀過幾天書的同修一起學法,開始重視自己的實修,注重心性的修煉,遇事知道向內找了。雖然她們最初讀法不是很流暢,我想離開她們的想法不斷的往上湧,我知道這是舊勢力要我脫離整體,我堅信這個學法小組是師父為我安排的,我就走師父安排的路。這堅定的一念使我靜下心來和同修們一起學法修煉了五年,直到同修家搬走了,我們各自又找到了新的學法小組。

修煉中遇到心性的考驗,很多小的事情過的拖泥帶水。記得和我在一起學法的同修在修煉中遇到了魔難,我很想幫他,想在法理上和他切磋,可是他卻不耐煩的拒絕了我。我被激怒了,摔門而去,第一念是離開他,不管他了,還跑到他媽媽(也是同修)那裏哭訴。

師父講:「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1]

我當時沒守住心性,可見修煉的不紮實。師父一直告誡我們遇事向內找,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冷靜下來後,對照法我開始向內找:為甚麼我想幫他他還給我臉色看?是我的慈悲心不夠,沒能站在對方角度去考慮問題,總想「幫」他修,總能指出或看到他的不足,總是用師父的法衡量同修,而不是對照法修自己。我找到了我有高高在上的心。同修就是自己的一面鏡子,沒想想為甚麼能讓自己看到?另外「總想幫」不也是執著心嗎?也是自己要修去的。其實修煉就是修自己。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