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不到根本執著很危險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十五日】今天學法中我悟到:把自己的以前全部放下,從新開始,從零開始,做甚麼事情都按真善忍要求自己,純純淨淨的,其它不符合大法的全部清除。

師父說:「再造乾坤正大穹 衝破阻力一重重 正法不是洗舊塵 同化更新入大洪」[1]。

我想,自己以前認為自身的再好,也不要保留,因為舊宇宙的基點都是為私的,都要被法歸正,同化大法。一切都從新開始,不是重複,恢復。

師父說:「舉個例子說,一個瓶子裏裝滿了髒東西,把它的蓋擰的很緊,扔到水裏,它也要一沉到底。你把裏面的髒東西倒出去,倒的越多,它會浮起來越高;完全倒出去,它就完全浮上來了。」[2]

如果我認為自以為是、自己好或哪方面和別人比已經很好了,那不就是要把那個蓋子擰的很緊,不想把髒東西倒出去嗎?慚愧的是,我得法已經二十多年了,法學了不少,卻沒有真正的用法來指導和衡量自己的一言一行、一思一念,真正的改變自己。這不就是在走表面的形式而沒有真修實修嗎?可悲的是自己竟然沒有意識到!反而以為自己修的很好,一直在潛意識當中給別人當榜樣,證實自己,指導別人。此時,覺的很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師父以巨大的承受還在為我們、為眾生延續時間,師父給予弟子的太多太多,可我卻這麼不爭氣,帶著人心在大法中混事。

今年我來到了另一個城市,最近,每週和我聯繫的同修被抓,覺的自己的問題很嚴重,只顧自己做的事情,貪多貪大,沒有設身處地的考慮別人是怎麼樣的狀態,以做事為主,忽略了「學法實修才是做好大法工作的前提」,教訓是深刻的。

一段時間,我一直在找自己的根本執著,也在不斷的發現自身的問題,及時歸正。表面上看也挺精進的,學法、發正念、煉功主意識很清醒的,睡覺時間很少,幾乎不迷糊,思想也有不靜的時候,如有干擾也能很快的擺脫出來。做大法救人的一些項目也很順利的完成。但是,最近這幾年學法,覺的也很入心,卻一直不如從前那樣看到法理,與師父和大法好像有甚麼隔著的東西。煉功打坐不如以前靜、腿不如以前軟了;最近耳鳴的很厲害;左胳膊和左小腿處皮膚有小疙瘩,有時奇癢無比,已經持續一段時間了。開始的時候是在監獄吃的菜被獄警放了藥,那時脖子、兩個胳膊等皮膚起紅疙瘩,用手撓後一片一片的擴大,發紅發癢,被太陽曬後露在外面的皮膚就更嚴重。四年多了症狀沒有完全消失。

特別是,現在發現自己明明意識到了自己的問題,如:給同修指出問題,都很尖銳,看到了就想說。這個問題,自己也在抑制,有時不去說。可是,為甚麼和同修在一起就又控制不住非要提出別人的問題,摻雜著顯示心,而且很嚴肅的對待同修?如:我和同修甲、乙,都是外地來的,對她們學法、煉功、發正念都迷糊、睡覺、倒掌,覺的很嚴重,就問這個狀態持續多長時間了?說已經好幾年了,結果我就覺的她們這樣的狀態還在不以為然、習以為常,不找心性上的問題,太可怕了,以為是時候「棒喝」一下了。

像這樣的事情,同修剛剛開始的時候還能接受,時間長了之後,就慢慢的遠離了我,隱隱感到我們之間在內心深處有了間隔。我很苦惱,不明白了,我這是真心的為她好啊?她應該感謝我才對呀?那才是真修的呢,怎麼還遠離了我呢(其實並不是的)?然後我的思想中有一念閃過:離開了我那是她們的損失。但是,我馬上就警覺了:這個念頭對嗎?我想起來了,這個念頭在不同的時間當中已經出現過多次了,一直沒在意。我忽然認識到:這個念頭不對!它很危險、很嚴重。深挖下去,嚇了我一大跳:

我把「自我」看得太重了,有意無意的把自我放在了師父和大法之上了,更談不上對師父對大法的謙卑和恭敬之心了,這是對師父對大法的大不敬是何等的危險啊,還不自知,自己以為在法上。因為我一直沒有分清這個思想的來源,被其帶動著的時候,主意識已經就沒有主宰自己了。和同修在一起的時候,抬高自己,把自己當成榜樣,修理別人、指導別人,總要讓別人認可自己,不管其對法認識的如何,如果對我不認可的話,潛意識中就對同修有看法,向外找,埋怨、看不起同修,甚至是有報復的心理,抓住別人的問題不放,耿耿於懷;有時表面放下了,內心裏卻執著著。長時間處於這種狀態,那不就是自心生魔嗎?

師父說:「不管出現甚麼情況,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確的。你的功能也好,你的開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煉中得到的。如果你把大法擺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擺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開了悟的人認為你自己的這個認識那個認識是對的,甚至於把你自己認為了不起了,超過大法了,我說你已經就開始往下掉了,就危險了,就越來越不行了。那個時候你可就真是麻煩事了,白修,弄不好就掉下去,白修了。」[2]

有個問題一直困擾我:就是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很精進的,一和同修接觸就受到干擾,甚至是,同修愛睡覺,我就發睏,同修早晨不愛煉功,我就起不來晨煉等。現在我有所認識:就是自己一在同修當中,就自以為是的指導別人,爭強好勝,突出自己修的好,顯示自己,證實自己,才被魔鑽空子干擾。

有個同修說我膨脹。過後想想,她為甚麼說我這話?是不是我真的膨脹?查找一下,沒有找出來,也沒重視。

師尊正法已近尾聲,無數的眾生在等救度,只有學好法、修好自己,多救人,那才是眾生的希望,師父的期盼啊。現在我要分清它,清除它,歸正自己,真正的自己主宰自己,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師父慈悲,洪恩浩蕩,再次給弟子機會找回自己。我把自己近期的認識和教訓寫出來,層次有限,希望對至今沒有找到根本執著的同修以點點借鑑,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乾坤再造〉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