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去除病的觀念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一日】前兩天,我經歷了這樣一件事,那天中午,我在客廳的沙發上睡了一小會午覺,就二十分鐘時間,因為天氣太熱,我光著上身躺在那兒,吹著電扇,吹了一會兒,突然冒出一個念頭:風吹在肚子上會著涼,就找了一個毯子搭在腹部,裹了裹。睡了一會起來的時候,肚子隱隱有些不舒服,我也沒多管,穿上衣服就上班去了。

後來回到家,肚子就越來越不舒服,最後就開始疼起來了,越來越疼。難受了好一會,我才回過神來,今天怎麼會肚子疼呢?問題出在哪兒呢?

我開始向內找,靜下來,就仔細的回憶起了,從今天中午到這陣,整個一個過程,腦子就反映出我從小就被告之的一個生理或醫學「常識」:肚子不蓋著睡覺,要著涼,要肚子疼的。這時我想:這個「常識」不就是一個觀念嗎?我是修煉人,怎麼會有「著涼」這一說呢?

我一下明白過來,就開始發正念清除和解體這個從小形成、幾十年來保留著的病的觀念,並解體肚子疼後面的邪惡。一下肚子就不疼了。那效果真是可以用「立竿見影」來形容。

後來,我把這件事講給同修聽,同修說:你肚子疼,那不是觀念求來的魔難嘛。在那天我非常感慨,雖然修煉二十年了,但不注意時,那些意識不到的常人病的觀念時時都還會給我們帶來麻煩和魔難。

仔細想想,這些類似的觀念在我們思想中不知有多少,在一生中,在各種狀態、環境中形成的經驗和方法。在常人中獲得的各種「科學」的、「醫學」的知識和常人的常識、常理就形成了一個個觀念,它們溶在我們的大腦中、思想中,為的是保護我們不受傷害、身體健康等等是那麼「自然」,很多時候我們都意識不到它是人的觀念了。

然而正是這些觀念很多卻是我們修煉中的障礙,左右著我們的言行,阻擋著我們精進,阻擋著我們向內找走出人來,給我們招來了各種各樣的魔難。

我回憶自己和周圍的同修,我們每個人都或多或少的「保存」著各種各樣大大小小病的觀念,比如不能著涼、甚麼時候不能吃甚麼,吃甚麼補哪兒,哪兒痛是甚麼病,甚麼指標是多少就會得甚麼病,血壓高了低了容易出現甚麼症狀,血糖是多少就會怎麼樣等等

我看到正是因為對這些一生中長期養成的病的觀念沒重視,遲遲沒去掉,使一些同修長期處於病業狀態中,有重有輕,我們了解到有些同修悄悄的住了幾次院了,有的老年同修長期悄悄的吃保健品,家裏藏滿藥。

當然,不是說,住了院了,吃了藥了就不能修了、就不行了。我們決不會對同修有甚麼不好的想法。修煉不容易,每個修煉人都有自己不好過的地方,比如表現出來,總體上小同修容易被電子遊戲誘惑,年輕的同修容易被名利干擾,色慾影響等等。

相對來說,在病的觀念的影響上,一些老年同修表現得突出一些。我覺的有必要在這方面交流一下,希望一起儘快分清和去除這方面的觀念,對同修走出病業魔難有所幫助。

首先,我們修煉人要看透表現在我們身上「病」的假相。

多年前,曾聽一位同修給一位處於病業狀態的老年同修說:不要承認它,那是假相(病痛狀態)。只聽這位老年同修說:假相?!這樣痛還是假相?!

我當時也覺的這個問題不好回答,那些症狀、疼痛的表現確實是「實實在在」的,我們怎麼說它是假相呢?

但前兩天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使我對這個問題有了清晰的認識:常人不蓋肚子睡覺,著了涼,那就會肚子疼,或相應的得各種病,他得去吃藥、打針、甚至住院。最後把這塊業還了,病好了,或過很長一段時間才好,常人得的那就是實實在在的病。

而我們是修煉人,出現了和常人一模一樣的症狀表現,甚至「誘因」都是一樣的。但決不偶然,那是因為我們有觀念需去轉變了,有人心需要去掉了,那種表現是用來提高心性的,即使是邪惡來干擾、搗亂,那還不是因為我們心性有漏,它才干擾得成嘛。只要我們把自己當修煉人,向內找,轉變觀念,去除人心,正念對待,那種症狀和表現馬上就消失了,往往就是前一秒後一秒的事情。這時候,有誰能把它說成是病呢?現代醫藥和科學能用病來解釋得了這個現象嗎?只不過它的表現狀態、感覺、感受和常人的病狀是一模一樣的。

明慧網上同修的文章中不是有大量這樣的實例嗎?比如有同修被迫害,被弄進黑窩之前例行體檢,同修求師父給演化病的假相,結果一量血壓,高得嚇死人,都要爆表了,這種情況的人在常人看來,隨時有生命危險,誰敢收呢?當然黑窩拒收,然而事實上同修根本沒高血壓。還有,有同修在黑窩裏被迫害,看上去得了絕症,馬上就要死了的樣子,呼氣都是腐屍的味道了,嚇得黑窩趕快放人,但同修回家後幾天就正常了,這些是病嗎?能用常人的理解釋得了嗎?

所以這時發生在修煉人身上的「病」的狀態不就是假相嗎?對在這方面有清醒認識的修煉人來說它是假相,但對此刻沒轉變病的觀念的修煉人來說,說那是假相,他就絕對接受不了,因為此刻那種難受、痛苦的感覺確實是很真切的。

如果修煉人不能把自己當修煉人,不能用師父的法來指導自己修煉(師父在《轉法輪》中在這方面的法講得很多),老在這個問題上把自己當常人,動輒認為那些狀態就是病(其實我們在長功時身體也會難受、痛、或不舒服的)。這時候,長期形成的病的觀念就會把那些症狀、疼痛通過醫學知識和甚麼病甚麼病「聯繫」起來,反映在你的大腦中,讓你覺的那就是甚麼病,因為常人得的這種病就是這種症狀、就是這種痛法。所以往往這種時候不僅身體上會痛,有反應,而且還會鬧心、心慌。一般不會讓你只是身體有疼痛或難受的感覺,只是勞其筋骨,那還容易過去了,師父說:「苦其心志才是真正提高層次的關鍵。」[1]

有些同修的醫學知識很豐富,他不是醫生,是因為他修煉前病多、病的時間長,「久病成醫」了。一有了身體不舒服,或哪兒疼痛,「自然而然」的就和甚麼病聯繫起來,這時很難從心性上找找原因,就忙著從常人的醫學知識上「對症下藥」去了。而病的觀念重,越怕病,邪惡越鑽空子,就越像病。心裏越不穩,干擾就越多,說不定馬上就有常人親人、家人,或單位就叫你去體檢,往往一體檢就真的有你想像和擔心的那種病了,這些醫院的檢查結果,診斷書,那些「實實在在」的指標、數據就更讓你確信自己得了病。

還有些同修一有哪兒痛了,難受了、不舒服了,就很輕易的、隨便的告訴不修煉的親人、家人。常人在這時會勸你好好學法,信師信法向內找,正念清除干擾嗎?不大可能吧!出於尊重、關心和擔心,他們只能站在他們的角度勸你吃藥,或進醫院甚麼的。但你又覺的不能這樣,是吧?那麼不就造成常人的不理解和家庭的矛盾了嗎?那不是憑空給自己造成了許多不必要的干擾和魔難了嘛。

其實話又說回來,在身體哪兒痛了,難受了、不舒服了的時候,你想不起從法上向內找,想不起師父。隨便把修煉中的狀態說給常人,那還不是反映了你的一顆心:還是把那些情況當成了病,把自己當成了需要常人安慰、關懷、幫助的病人了嗎?是不是呢?真的向內找一找,保證有的。只不過自己可能都沒意識到。其實,很多時候修煉人身體上出現難受的狀態,往往心性一提高就過去了。之所以會拖很久,或表現越來越嚴重,都是在這個問題上沒有修煉概念,老把自己當常人,老認為那些是病。

師父說:「煉功人你老認為它是病,實際上你就是求了,你求得病,那病就能壓進去。」[1]你在求病,病怎麼不來呢?

其實這時候若有修煉概念,一向內找,一正念對待,找到了心性原因,魔難馬上就會被清除,千變萬化的干擾那就是邪惡衝著大法弟子的人心執著而來。同樣的表現常人是病,而修煉人不是病,但修煉人病的觀念不去,在這個問題把自己當成了常人,那種狀態就會拖很久,真的和常人的病一模一樣,甚至就弄假成真了。

不是說同修修的不好,接觸了一些同修,從七二零以來一路風雨堅定的走到今天,其它很多方面都做的不錯,在眾神看來都很了不起了,但就在病的觀念上遲遲沒去除,和同修交流時也知道要否定它,但從內心中還是把那些假相老認為是病,所以每次自己遇到具體的病業表現就很難突破,老用常人的手段去「解決」,在這方面障礙有些大,我想,可能就是要徹底轉變長期在人生經歷中形成的病的觀念了。

另外有個建議:越在這方面障礙大一點的同修,越要正視它,平時發正念時,有針對性的對病的觀念和它後面的害怕心發正念,這些觀念實質上也是物質,真正把它和後面的各種邪惡清除解體後,你一定就會體會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知道一些同修長期處於魔難中,長期的魔難對人的信心打擊確實很大,人在這樣的狀態中真的不容易,別的同修能理解。

但是,同修,一定要堅定,一定要堅強啊,再難也得多給自己鼓鼓氣,振作起來,別把自己當成需要依靠常人的老人和病人,你是大法弟子,是無量眾生的王和主,你周圍與你有緣的常人很多都是你的眾生,他們指望被你救度,事實上也是這樣,他們被你救度後將成為你世界的眾生。他們是常人,在你指望他們安慰和關懷你的時候,你已把自己擺在了比他們還低的位置,你不知道他們明白的一面多失望,你所有的眾生都希望你堅強。

在巨大的魔難中,你還能向內找,信師信法勇敢的向前走,你不知道這是一件多麼了不起和偉大的事,將來,你的無量大穹中的無量眾生將永遠傳頌他們偉大的王或主當年在人世間的故事,因為他們看到了在最可怕、最敗壞、最複雜的末劫的人世間,迷在其中的他們的王一路走出來那是多麼的艱難。但是,因為你的勇敢、堅強和堅持使無數眾生避免了覆滅的命運,使他們有機會被大法救度從而永生於無比美好的新宇宙,他們將真的無限的景仰和感恩你。

一定要堅強,別把眼前的困難看大、看重。你並不孤單,你背後有與你有關的無量眾生,你肩負無數眾生的安危和未來,多想想他們,你就能增加戰勝魔難的勇氣和意志。其實更主要的是師父一直在你身邊。遇到困難第一念一定要想到師父,想到大法,大法威力無邊,無所不能。師父和大法才是你真正的依靠啊。

不承認舊勢力強加的那一切,用正念去除那千百年來在我們骨子裏形成難以放下的病的觀念,和各種人的理吧。真做到了你發的正念才強,就能否定了舊勢力的一切安排。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