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念轉 環境變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九日】我是大法新學員,修煉三年多了。修來修去發現自己還是一個為私的生命。我是怎麼發現我自己的這個問題的呢?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我家的樓下是一個菜市場。原來沒覺的有甚麼不好,相反覺的買個菜甚麼的挺方便,還有熱鬧看。自打修煉了法輪大法,也不知道啥時候開始就覺的這個環境變了。

我家住在四樓,屬於南北通透的戶型。北屋對面開了一家爆烤鴨店,南屋對面開了一家餅店,東面有一家豬肉店、包子鋪,馬路上還有賣菜的、賣水果的。一天,我家周圍的這些商家為了拉生意,一下子都用上了高音喇叭,一個賽一個的喊上了。噪音吵得人一刻不得安寧。

南屋還好說,我起來煉功時間早,噪音喇叭還沒有啟動,對我沒有造成干擾。我學法、上網看交流文章在北屋,這是我修煉的空間。那個烤鴨店早上六點十五分大喇叭就開始喊上了,一直喊到半夜才打烊!冬天還好說,這大夏天的開著窗戶,是真讓人受不了,滿耳朵都是爆烤鴨特價的叫喊聲,心裏越煩它的聲音越大,好像故意和你做對似的。

學不了法,咋辦?下樓找店主講一講吧,能不能把喇叭聲音放小點?說了也就能好個兩天就又恢復原樣了。於是我就給城管打電話反映噪音擾民,唉,也就消停兩天又恢復原樣!我只好再給城管打電話,就這樣來回幾次,城管負責接電話的工作人員大概一看又是我的電話號,索性不接我的電話了,直接轉給城管的領導接。就這樣也只是好個幾天。

我是新學員,當時也不會向內找,心想這不是魔在控制常人干擾我修煉,不讓我學法嘛!實在不知該怎麼辦了,鬧心死了!這時看到老伴就有氣:「你作為一個大男人,你老婆被人家欺負成這樣了,自己家都待不了了,都被逼得要離家出走了,你都不為我出頭去解決解決?」對他由氣而生恨,恨得不行。「我修煉了,不能罵人,不能跟人家去打仗,你為啥不為我去說句公道話呢?」甚至想:「我若不是修煉法輪大法,肯定饒不了他們,把喇叭給他砸了!」

能想的招我都想遍了也解決不了我靜心學法的問題,整個人都變的煩躁不安。這時我想到了最後一招:賣房!惹不起還躲不起嗎?找個清淨的地方住,不行的話到山上買個房住,那裏再也沒有噪音的干擾,可以安靜的學法煉功了。

於是在心裏求師父,說:「師父,您覺的我這個新弟子賣樓對的話,就請幫我讓這樓快點賣掉,我想的若不對,那就不賣了。」

結果折騰了一年多也沒賣出去。我知道是自己不對了,但是錯在哪裏呢?不知道!

咋辦呢?就強迫自己安下心來學法吧,大量的學法,從《轉法輪》開始學,用了三個月時間把師父所有的講法全部學了一遍。

師父講:「但是我們確實看到有魔在干擾,不讓你煉功,這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不是無緣無故的,無緣無故的也不允許它這樣。」「最普遍的一種煉功招魔的形式,就是你沒煉功的時候,周圍的環境還比較靜。因為學了功,總喜歡煉,可是往那兒一打坐的時候,突然間就感到外邊不靜了。」[1]學到師父這段講法的時候我心想:我修煉幾年來,煉功招魔的干擾形式也該過去了,可這個干擾還這麼厲害,肯定是有原因的,這麼長時間了還是過不去,說明自己悟性太差!學法吧!

師父講:「這是一種最簡單的干擾形式,達到了不讓你煉的目地。你煉功,你得道,而你欠下那麼多東西你不還?它可不幹,它不會讓你煉的。」[1]這個法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就沒真的入心過,看完就忘。這次決心認真學法,真的明白了自己一直都不會修,也不是修,時刻都沒有離開「我」,一直都在向外找,向外求,從沒想過向內找自己,也不懂怎麼找自己,一切想法、做法都是為私的。

師父講過:「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師父把大法開在常人社會,就是讓弟子在這複雜環境中修煉。我為甚麼不能以平常心對待身邊的人和事以及周圍的環境呢?怕甚麼?怕影響自己修煉,把自己當成深山老林裏修煉的小道,總想避開矛盾,避開提高心性的機會,那我還是法輪大法的修煉者嗎?還配是師父的弟子嗎?說到底就是「私」。想到這我一下釋懷了,我就正常的修煉,別的甚麼想法也沒有了,該做甚麼就做甚麼。

通過大量的學法,去掉了我兩年多來過不去的心結,感覺真是很輕鬆。現在的我很平靜,學法能入心了,任何環境都干擾不了我學法修煉了。高音的噪音喇叭依然在,但我幾乎聽不到了,它對我已經沒有任何干擾了。中午發完正念我還能在喇叭聲中小睡一會兒,這在以前是絕對不可能的。

感恩師父!感恩大法!謝謝師父對弟子的慈悲呵護!弟子一定不負師恩!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