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內找 與同修共同提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二日】我是一九九五年走進大法修煉的老弟子,以往提起筆每每寫到這句話,覺的自己得法較早,是一種榮耀。如今,我真的發自肺腑的自愧,在大法中我修煉了二十二年真覺的好像才邁進大法的門,浪費了那麼多的時間,讓師父為弟子操了那麼多的心,真覺的汗顏。一直以來自己把做大法事當成了修煉。其實,做大法事必須是在學好法、發好正念的基礎上進行。帶著人的觀念做事,這不是修煉。

通過修煉,我體會到了向內找的無邊法力:只有向內找我們才能在法中提高,才能走過修煉中的關、難。師父讓我們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我們每一天遇到的每一件事都是修煉的因素,有甚麼高興與氣恨?高興與氣恨都從自己的心性上找一找,是甚麼心使自己如此,去掉那顆不好的人心,就是一個提高。

由於自己在常人中是單位領導,邪黨文化的東西時常對自己修煉形成干擾,尤其是常常在修煉中去修理別人:誰哪句話不在法上,誰誰怎麼做不在法上,用鏡子光照別人,不照自己。再如,哪個同修過病業關,就有協調同修讓我去和他們一起學法,意思是幫助幫助同修。我自己也有種幫助同修的想法,認為都是師父的弟子,她的事就是我的事,除了和同修一起學法,就是幫助同修找心性方面的問題。幫助同修當然是應該的,但如果夸夸其談,不在法上,那就會起反作用。

這一年多以來,自己對照法向內找,找到了一些人心,加大了學法力度,從學《轉法輪》到師父的各地講法再到新經文,使我從感性上認識法,有了在理性上的昇華。

一次一老年同修身體出現病業狀態,當我有事到他家後,夫妻同修都特別高興,說:你來了,太好了。之後妻子同修就講了丈夫同修如何狀態,讓我幫助發正念,又要我與他們交流。我們一起發正念後,這次交流我沒有去找同修的心性問題,而是找自己,同修也在向內找,我們都對照法修自己。臨走時同修告訴我,抽時間再來啊,我答應了。回家後找自己,我真是在這個同修身上看到了我們似乎有共同的心性問題,真的是應該修自己呀,於是我抱著修自己的一顆坦誠的心又來到同修家,我們又一起發了正念,又進一步各自向內找,同修告訴我說:好了,前天自己站著煉功都不行,得靠著床煉,但也困難,現在可以獨立煉功了。是呀,師父說:「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修煉人遇到的事不是要幫他,而應該是修自己呀。

再如,一次我去同修家了解甲被綁架的事,同修看到我就拉著我的手說:來,我姐姐從外地來,修煉遇到關了過不去,我們一起交流交流。然後她就講了姐姐如何從遙遠的地方來,家庭魔難大,近八十歲的人架著雙拐、兩個人護送乘火車來她家,她這一來不想走了,要在這買房子,拉一個孩子過來伺候她。妹子與姐在法上交流,總是一針見血的指出姐的錯誤,姐總是抱怨全家人四個孩子還有丈夫都對不住自己,她恨丈夫。我聽後就把我自己以前怎樣沒做好,不修自己,丈夫不買賬的事講給她聽,現在自己怎麼遇事想著家人的感受,丈夫發生了變化,支持我學法修煉。我們還交流了有的同修在修煉過程中,轉變自己,家庭發生變化的例子。看出來她心沒有動,情緒還是不高。回到家後,我還再向內找,找到了根子在於自私,這顆心也在干擾我呀,於是我深挖其根,自己又學了師父在《休斯頓法會講法》,感受頗深。第二天,我帶著師父的這本法,來到同修家,後又來了三位同修(不約而同)與其一起學法,我們一字一句的學師父的講法:「我經常講,別人欺負你的時候、給你製造麻煩的時候,或你遭受甚麼痛苦的時候,你不要去記恨別人,因為你是在修煉。」[2]學完法後,我們只做了簡短的交流,主要是說我們遇事要把自己當作一個大法弟子;要聽師父話;向內找自己。我們走後,大姐的孩子對她姨說:今天我媽心情挺好,還主動吃香蕉了。過後妹子同她交流,她說:人家同修拿來師父的法一句一字的給咱念,對照師父的法還真是我錯了,我總說老頭打我,其實,開始老頭沒打我,我真的先給老頭一個大嘴巴子。咱沒修自己呀。

是啊,修煉人總要改變別人,不改變自己,這是沒修啊!我們作為一個修煉人,一件事沒修,在這一件事上我們不是修煉人;天天不修自己,那就是常人。我們要聽師父的話呀,師父告訴我們:「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1],我們在遇到關難的時候要用啊,這是一把萬能的鑰匙,即可過關,又可除妖。大姐笑著說:是啊!我不在這修煉了,我老妹子過兩天過生日,過完生日我就回家好好修自己。我現在不恨老頭了,也不怪孩子們了,我兒子總打電話要我回家,說在網上給我買票呢。小女兒說:媽,你讓兒子和兒媳來接,要不你回家多沒面子。同修大姐說:別讓他們來,兒子一天不上班要扣三百多元錢呢,我不要面子,要修煉。同修轉變了觀念。我再去時發現她不用拄雙拐了,我問大姐,她說不用雙拐現在改用一個塑料凳當拐杖。我說大姐你若不用塑料凳怎樣?她說:在家邁不動步。我說:你扔掉塑料凳看看。她走起來挺輕鬆,在屋裏走了好幾圈。同修轉變的過程,其實就是我們修煉的過程。

近一年以來,邪黨用敲門行動來騷擾大法弟子,本地大法弟子因訴江被綁架、拘留、判刑的都有。我有些害怕。一次,有兩個人到我家敲門,我從門鏡看不是同修,沒給開門,心中有些怕。但我馬上對丈夫說發正念清除干擾,敲門就是騷擾。於是,我立掌清除邪惡。後開始學法,師父的法清晰的打入我的腦海中:「已經得法了,我連生死都不怕,命都可以不要了,那麼甚麼事情還能執著呢?」[3]

是啊,自己天天說是大法弟子,你做到放下生死了嗎?你是真正的大法弟子嗎?你向內找了嗎?對呀,在生與死的考驗面前,我怕過,這件事上沒修出來,這不正好是我提高的機會嗎?今天,我把怕心去掉,我是大法弟子,我怕甚麼,一切都師父說了算,我不要它,我放下生死。真的瞬間,怕心無影無蹤,是師父把怕的物質幫弟子拿掉了。我再發正念,我的整個空間場通紅一片,是師父在點悟弟子觀念轉變了,心性提高了。我告訴丈夫,他們再不能來了。的確如此。謝謝師父!

發現自己在修煉上的問題,馬上歸正自己,心性得到昇華,這才是修啊。修煉是嚴肅的;修心是必須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休斯頓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法會講法》〈紐約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