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純淨的修煉人 家人明真相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九日】我把自己在修煉中修去對情的執著,以及家人明真相、保護大法弟子得福報的幾件事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放棄對親情的執著

我是一個親情、兒女情比較重的人,所以,在修煉中這方面就有要過的關和要去掉的執著。

我的姪子大學畢業後,應聘在外地工作,這樣全家都搬遷到外地。二零一五年九月,姪子要辦婚事,我這個當姑姑的按常理自然要到場祝賀,我早早的就買好了去姪兒那兒的火車票。

要走的前幾天的一個凌晨,我做了一個夢:在單位裏,所有的人一大早都起床走了,都去做同一件事了,就剩下我一個人還沒去呢,我正起床穿衣服準備去,就見單位領導從外面走進我的房間。我當時心想,別人都走了,我才起來,一定得挨說。只見領導對我說了一句:「你別去了,在家寫報導吧!」說完轉身就出去了。

我從夢中一下醒來,心想,我已經退休了,不歸單位管了,我是修煉人,只歸師父管,我的領導就應該是師父,別人都去了,就不讓我去,莫非是不讓我去參加姪兒的婚禮?為甚麼?我想不明白。一同修來我家,我把這個夢跟同修說了,同修和我悟的一樣。當時我只悟到師父在幫我去掉情,過親情關。於是退了火車票,禮金讓親屬捎去了。因為我的女兒十月份也是在外地結婚,我就非常婉轉的和弟弟、弟媳解釋了一下臨時退票不能去的原因,取得了他們的諒解。約好和我同去的親屬(同修)覺的我不可思議,有點想多了。

因為沒去參加姪兒的婚禮,我就有了更充足的時間去女兒那兒了。我和丈夫提前幾天去了女兒那兒。就在我從家走的當天,因我「訴江」一事,社區主任受區六一零的指使到我家騷擾,撲了個空。在我從女兒那回來後的很長一段時間裏,社區主任、片警多次對我的家人騷擾,企圖找到我,讓我寫所謂的「保證書」。丈夫說,我在外地沒回來,其實我就在家裏,沒去外地。我對丈夫說,我不會寫的,你也不要替我寫,所以社區主任讓丈夫替我寫,丈夫說沒上幾天學,不會寫;片警問我手機號,他說不知道。丈夫是個粗人,但在這件事情上,他卻知道保護我。善待和保護大法弟子是會得福報的,同時,也是在給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現在我明白了師父為甚麼不讓我去參加姪兒的婚禮。一方面是去我對親情的執著;另一方面是師父看到了邪惡的干擾,因而讓我提前去了女兒那兒,避開了邪惡的騷擾,是師父在保護弟子。如果我不相信師父的點化,不聽師父的安排,放不下對姪兒的情非要去,後果不可想像。所以走師父安排的路是最安全的,師父就在我們的身邊,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我們。

誠念「法輪大法好」,姑爺強直性脊椎炎痊癒

去年女兒懷孕了,婆家皆大歡喜。就在女兒懷孕四個多月時,姑爺感到膝蓋和腰部疼痛,嚴重時躺在床上起不來。到醫院檢查,確診為強直性脊椎炎。如果疼痛上升到背部時,人的腰部就再也直不起來了,對於這種病,目前世界上還沒有治癒的方法,只能是硬挺著遭罪。得了這種病,姑爺的思想負擔很重,擔心女兒以後離棄他,半個多月的時間裏,人消瘦了十多斤,他父母的臉上也布滿了陰雲。

女兒告訴他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大法的神奇就會在他身上展現,他的病就會好,並給他講了我家一個親屬,肝硬化已到了晚期,生命垂危,醫院通知家屬準備後事。由於患病的親屬相信了大法弟子講的真相,為自己的人生做出了正確的選擇,退出了入過的少先隊,在心裏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生命轉危為安,不久疾病痊癒,再去醫院檢查,一切指標正常。

姑爺在和女兒結婚前就做了三退,退出了少先隊。於是他在心裏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我在女兒家住了兩天,姑爺說:身體明顯見好,覺也睡的很香,等我好了,我讓我爸媽也念「法輪大法好」。

親家擔心兒子的病,催促兒子去全國最好的醫院看看。為了消除他們的顧慮,女兒陪著姑爺去了全國最著名的醫院。臨走前,我對姑爺說,別忘了在心裏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等你到了那兒再檢查,一定和現在確診的不一樣。

過了幾天,到了著名的醫院請專家檢查後,專家說他沒有甚麼病。姑爺心裏當時說不出有多高興,更相信了法輪大法的神奇和偉大。他的父母得知後,臉上又露出了喜悅,父親更是樂的合不攏嘴。為了感恩師父、感謝大法,姑爺回來後,在一個牆壁上刻上了「法輪大法好」的字樣。

在這之後不久的一天夜裏,姑爺開的店鋪周圍的很大一片範圍內的牆壁上多處都被法輪功學員用紅油漆寫上了「法輪大法好」等真相標語,驚動了那些不明真相的警察到處調監控。姑爺的店鋪外也安裝著攝象頭。警察來到姑爺開的店鋪裏要調監控,姑爺親身見證了大法的神奇,知道師父偉大、法偉大,法輪功學員做的事都是好事,是善事,是在救人,就以攝象頭不好使為由拒絕了警察的要求。姑爺的善舉既給自己積了功德,也給自己和家人帶來了福報。

默念「法輪大法好」,女兒順利分娩

女兒的預產期在二零一七年的夏季,妊娠期間我沒能去照顧,就想在女兒分娩時,我一定要陪伴在女兒身邊。當時我沒有悟到這是一顆很強的、要修去的執著心──兒女情。我提前二十天就買好了去女兒那兒的火車票,按我從家走的時間算到女兒的預產期還有十多天的時間呢。

就在買完票後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我在郊外走著,看見離我不遠的一個小土坡上,一個白淨而又清秀的小孩站在一片修剪的齊刷刷矮小的還沒發芽的小樹後面望著我,我看了小孩一眼,也沒往心裏去。就在我要動身走的頭一天,才知道女兒已經住院兩天了,要分娩了。醫生說女兒骨盆狹窄、宮頸長、孩子橫著沒入盆,屬於難產。我雖然也在心裏盼望著女兒能順利分娩,一夜沒有入睡,但已沒有了做常人時的那種焦慮、忐忑不安的心了。我瞬間悟到,我對女兒的情太重了,是我該放下兒女情的這個執著心的時候了,既然我人在家裏沒能趕上,那我就在家裏幫女兒念「法輪大法好」吧,並請師父呵護她們母子平安。

已到三十歲的女兒堅持要順產,從住院一直到小生命的順利降生,在這長達三十多個小時的苦熬裏,女兒在心裏不停的默念著「法輪大法好!」大法的神奇又再一次在女兒身上展現,順利分娩,母子平安。小生命在我動身之前就降生了,這時間真是太巧合了。經過這件事使我對師父講的修煉路上沒有偶然的事情發生的法理又有了更深一層的領悟。在師父的安排下,我又放下了對女兒情的執著。

女兒在醫院小住幾天,我和親家母在醫院陪伴。女兒住的是單間,房間裏有兩張大床,女兒自己睡一張,另一張我讓給了親家母,我睡在租來的一張摺疊的小床上,白天收起來,晚上小床打開,放在門後面大衣櫃側面。

夏季炎熱又趕上高溫,雖然房間裏有空調也不能長時間打開,晚上再關上門睡覺,就更悶熱了。於是,我把門開了個小縫,在門的裏面用椅子和裝了水的盆子把門擋住,防止有人進來。有一天早晨五點,我突然醒來,便起身坐起來,看見房間的門已經大半開了,椅子和裝了水的盆子已經收拾起來了。可能是親家母嫌房間裏太熱了,早早的就把房門打開了,然後又去睡覺去了。就在我坐起來不到五分鐘的時間裏,只見一個三十來歲身穿灰綠色的套裙、長裙拖到腳面、背個兜子的高個女人急匆匆的走進我們的房間。因為房間的門沒全開,大衣櫃正好又擋著我,所以她沒看見我,但我卻能看見她,當她發現我正在看著她時,她急速的轉身出去了,可見她不是個善良之輩。我知道是師父把我及時喚醒,避免了這場將要發生的損失。想想在女兒家發生的這些好事,平安事,都是因為女兒、姑爺相信大法好得來的福報,是姑爺的善念善行結下的善果,是師父給予他們的回報,再一次證明師父偉大,法偉大!師恩難報。

在外孫快滿月的前幾天,女兒知道滿月後,我就要回家了,哭了一場又一場,這時,我的心不再被情打動,我想外孫滿月後,再呆幾天讓女兒出去散散心,我就回家。晚上我又做了一個夢:我拿著一個裝滿油的大白塑料桶往一個小土坡上拎,桶很沉,從手中滑到地上,磨出兩個小洞,桶裏的油都漏沒了,大白塑料桶變成如手大小的完好小塑料桶,還在手裏拿著。我悟到:桶裏有油,是有情,油是黏糊糊的東西,情就是那種難以割捨的東西;漏油是有漏,油漏沒了,是對情的執著沒了,是我放下了對女兒的情。手裏還拿著變小的塑料桶,是師父點悟我,對剛來到這個世上的小生命也不要產生情。在回家的頭一天,在和女兒的交談中,女兒也很理解我,只是在我走的那一天,她又抹了一把眼淚,但我的心卻很平靜。

師父在法中講到:「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

修煉就是難,難在放下常人中的名、利、情,誰能割捨,誰能看淡,誰就能超脫常人,走向神。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