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化險為夷後 丈夫的感恩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我丈夫快七十歲了,以前曾是邪黨黨員,軍隊轉業,因一生受邪黨無神論的灌輸,對神佛從不相信,對我們信仰法輪大法,被迫害的很重,雖然同情,也知道這些修煉人都很善良,但是認為「胳膊擰不過大腿」,政府不叫煉就不要煉了,幹嘛就轉不過彎來,因此不理解。

九九年迫害之初,他為了救我出看守所,曾寫過信給公安局,說我是受害者,煉傻了,要求公安局放我回家。三年後,我回家在師父的點化下,發現了信的底稿,我把底稿燒毀了,我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我找他談了,並要求他嚴正聲明,他雖然同意了,但認為自己是出於好意,並不認為自己犯了甚麼大錯,思想認識不清楚。這就是邪黨無神論毒害的結果。

我回家後,他不准我學法煉功,在我的堅持與說服下,他只好隨我去了,但他一直很害怕,怕我再次被抓,怕孩子受到牽連。後來他看了許多真相資料,並很早就退出了邪黨組織,但對神佛一直認為那是美好的嚮往,根本就不相信,對後來我們家庭的平安健康、孩子大學畢業後分配到人人都羨慕的好單位、自己事業的發達,也不知道感恩,認為那是自然而然的,對「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1]的說法不肯相信,對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難來時命能保,更不相信,認為那是我們自己抬高自己。但是他認可真、善、忍三個字,認為很好。

誰也不會想到接下來發生的三件差點釀成重大火災的事實驚醒了他,使他感受到了大法師父對他的呵護與救度,下面我把這三件事寫下來,見證師父的偉大與慈悲!

(一)燒不著的花布電線

二零零六年夏天的一天中午,在一座擁有九層樓的大廈中的四樓的一間教室中,擺滿了二十五台電子琴和桌椅,一看就知道這是一間上電子琴課的教室,上午的課上完了,因下午要接著上課,我丈夫在教室裏吃著我買來的盒飯,我在一旁用熱得快放入熱水瓶中燒開水,因我想下樓到門口米粉店吃一碗米粉,我讓他看好正燒的水,就下樓去了。

我快速吃完米粉,想上街去講真相,偏偏剛才還晴朗的天竟淅淅瀝瀝下起雨來,我轉身向電梯走去,剛到電梯門,電梯門就打開了,我一步跨進去,對早到來上課的祖孫二人說:別上街了,在下雨呢!

電梯到四樓,我們一出電梯門,看見我丈夫在大廳看報紙,我不停步的大步向最裏面的電子琴教室走去,一到教室門口,我一驚!只見一團明火從放總插頭電線的抽屜裏竄出一~二尺高,我跑過去,拔出地上的熱得快插頭,從抽屜裏拿出那團起火的東西,火苗往我手上躥,我把火扔到教室門口,猛踩了幾腳,一股濃煙嗆了我幾口。我對已經嚇呆了的一老一小說:快去叫老師來!這時我才看清了已經燒變了形的熱得快,整個放它的厚厚的長形硬紙盒已經燒沒了。

原來我丈夫看水開了後,抽出熱得快往抽屜裏一塞,沒有拔下插頭,引發了這團火,我看著緊挨著熱得快的一大團花布電線紋絲不動,顏色都沒變,這可是二十五台電子琴的總插頭線啊!燃著一點,那就是電發火啊!整個大樓會怎樣?我感到了後怕!

我丈夫趕來,看到眼前的一切驚呆了,第一次從他口中說出了:謝謝師父!謝謝師父!

接下來一切正常,在悠揚悅耳的電子琴聲中,誰會想到剛剛還瀰漫著煙火的教室,在偉大慈悲的大法師父的呵護下,煙消霧散,這次差點釀成一場重大火災的巨難就這樣在大法師父的無量慈悲下,得已化解,我們全家感恩師父!

(二)小蟋蟀引路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晚上,大概十點多鐘,我走出洗漱間正要回自己的房間,看見一隻小蟋蟀在門口,我怕踩到它,更怕丈夫(因他屬於大大咧咧的那種人)踩到它,就趕它往廳堂那邊去,誰知趕來趕去它竟往丈夫房間蹦去,一蹦又一蹦的,我就走進了他的房間。

他正在靠左邊床頭櫃上的檯燈下看書,這時我看見右邊床頭櫃上放了一個新檯燈也亮著,光線很弱,丈夫見我看著燈,就說:這是舅舅送給我們新房子的禮物,我今晚拿出來用,以後就當照明燈用,晚上起來方便。

這是一個兩隻仙鶴上下組圖的瓷器燈,高一尺多,很美,我用手去摸仙鶴,「怎麼這麼熱?」我猛然縮回手。「燈不都是熱的嗎?」他說。我覺的不對勁,趕緊到洗漱間拿來一條大毛巾包著燈,抬起來一看,真危險!這是我的第一念,「快過來!」我叫道,他過來一看,也呆了!

原來這燈的燈泡就在底座口,瓷器很厚,所以看起來燈光很弱,其實裏面的溫度還是很高的,晚上就這麼不長的時間,就把硬木的床頭櫃燒出了一個四釐米見圓的焦黑麵,中間凹陷下去,好像都要燒通了。如果一晚上點下去,後果不堪設想!床頭櫃就挨著床,抽屜裏面都是易燃品,如果燒出了明火,大家又睡著了,那多麼的危險!

我想起了那只引我過來的小蟋蟀,瞬間眼淚湧入了我的眼眶,我明白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們,這第二次差點釀成的火災,又一次在大法師父的無量慈悲下化解了,我們全家在此再次感恩!謝謝師父!

(三)家鄉來的電話

近幾年來,我們一直定居在離家鄉千里之外的女兒家,每年回家鄉兩、三次,這次從家鄉回來不到兩個月。一天,家鄉的姐姐打來電話,問我們誰在家鄉的房子裏住,怎麼空調一直開著,滿屋子熱烘烘的,陽台上一地的水?

我把一切了解清楚後,才知道:原來我丈夫從家鄉回來時,雖然關了家裏的電總閘,但沒把空調的插頭拔下來,而空調是直接接到我家的電表線上的。就這樣,如果大停電後,又突然來電,就會把空調啟動起來,所以就發生了上述事件。

我姐姐也修煉法輪大法,一般也不去我家,她告訴我,這次她就想去我家看看,這次電費用了一百多元,估計空調開了十多天了。如果姐姐沒去我家,我們在女兒這還要住上幾個月,空調一直開著,會發生甚麼事?想想都有點後怕!我們全家人心裏都明白,師父又一次呵護了我們,我丈夫心裏更是感激師父,因為這三次差點釀成的火災都是因他粗心大意造成的。

現在丈夫隨身皮包裏放著大法真相護身符,經常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女兒生孩子的那天,我們等待的時候,他一直在不停的默念,一個八斤多的孩子順產下來,而且生的很快,母女平安。

現在小外孫女五歲了,在跟他學鋼琴,跟爺爺學書法,在外面還學了舞蹈,每當丈夫看到這個小弟子對著師父磕頭或打坐或背經文的時候,他笑得開心極了,小外孫女的善良、聰慧,令他欣喜。

現在他從心底深處尊敬師父、尊敬大法、尊敬大法弟子。很多大法弟子見到他,都說他像我們煉功人,慈眉善目,還挺年輕,不像七十歲的人。因他教了很多學生,挺忙的,但他告訴過我:他在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師父也在管他。

丈夫的轉變,讓我想起了師尊的兩句歌詞:「只要讓良知衝破偏見 你也會擁有美好的明天」[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別讓我為你遺憾〉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