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件喜事臨我家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老弟子。那時因患腦癌醫治無效,病危時走進了大法修煉。修煉一段時間後,腦癌和其它疾病不翼而飛。身體淨化後,我頭清眼亮,精神十足。二十年來,我遵照恩師的教誨,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路上穩步前行。

我兄弟姐妹七人,只有我在外地,其他的都在老家。今年的六月二十四日,老妹雲給我打電話急切的說:大姐的二女兒明天九點手術,腹腔內長了一個十二公分瘤子,病例經遼寧省腫瘤醫院和當地市醫院說是百分之九十是惡性腫瘤。她要我趕快回來看看。我立馬買票往家趕。我在老家住了十一天,發生了四件超常的事情,可以說是喜事連連。

我大姐的女兒未修煉法輪功。當天晚上我趕到醫院時,告訴她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得到神佛的護佑,相信法輪大法得福報。大姐的女兒雖然不修煉,也了解大法真相,就照我說的做了。二十五號我們親屬都圍在手術室門前,手術結果使在場的親屬和手術醫生都大吃一驚,十二公分的瘤子變成了八公分,而且是膿腫,經過四十分鐘化驗結果是良性。手術過程沒有痛苦。真是太神奇了! 前一刻親屬們無奈的痛哭,後一刻破涕為笑。親友們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不但如此,還有更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手術過程中醫生還意外的發現她子宮內還有幾個瘤子。剛剛放下的心又懸起來了,醫生問家屬是否切除,家屬同意並簽了字,中途又找婦產科手術醫生進行二次手術。一切那麼有序,一切那麼順利。不長時間,婦產科手術醫生把切除的大約十五公分的子宮拿給我們看,真是很嚇人的。經過一週時間化驗結果為良性。大家都感到奇怪,主治醫生問我外甥女:你這個人真奇怪,十二公分的瘤子怎麼一夜之間變成八公分了?切開那麼長傷口就不疼?我們明白,這就是認同大法好,得到大法的恩澤啊。

這是一喜。

我大姐一生多磨難,今年七十六歲,也是大法弟子。我們兄弟姐妹七個,她老大,我們小的時候,她護著我們,因為家徒四壁,從來吃不飽。我們都盼望大姐來,帶好吃的,所以她對我們的情比較重。她修煉狀態比較懈怠,舊勢力不斷的加大密度迫害她,給她造成糖尿病的假相,幾天好,幾天壞,瘦了許多,一天喝許多水,經常小便。幾年來她都沒有突破,近一、二年來,眼睛也看不清楚了。

我大姐三個孩子,孩子們看到她這種狀態,就帶著她到醫院去檢查,結果右眼睛幾乎看不見,一片白,左眼睛戴300度的眼鏡才能看到,血糖高出24,醫生說先治糖,後治眼,住院吧。當天沒病床。

第二天早晨大姐跟我說:我不去住醫院了,這個法我放不下,我就信師信法,你陪我配個眼鏡吧。和孩子們一說,誰都不同意(二外甥女手術第三天)。到晚上大姐的大女兒魔性大發,大哭大鬧,跟我老妹無理智的胡說:眼睛瞎了怎麼辦。老妹哭得第二天手腳的骨縫都起了白泡,血糖14,血壓180(老妹有糖尿病)。大姐的大女兒半夜又給我大姐兒子打電話:說咱媽不治眼睛瞎了怎麼辦?兒子一聽,暴跳如雷:我回家把家平了,工作不幹了,回去給她治病!

大姐很激動,說:不用她們管,我上敬老院。晚上不知幾點,我給大姐發正念,清除迫害大姐眼睛的邪靈。這時我清清楚楚看到一個高大的男子,身穿防護服,背著藥壺,手裏拿著噴霧器,往一大片邪靈身上噴藥。我過去看看甚麼東西,都是些蝦爬子,墨鬥魚之類的。我回頭一看,大姐正在吃桃呢,往那邊一看,一堆桃子。

早晨起來我告訴大姐你的眼睛好了,因為你的一念符合了不同層次的法,所以,師父在另外空間把干擾你眼睛的邪靈都給清除了,你的層次也昇華了。大姐激動的無以言表,流著眼淚,默默的燃起一把香,給師父敬上。

白天我們連學兩講法,她也沒戴眼鏡,新配的眼鏡也沒用了,大姐說眼睛亮,腦袋清楚,精神好,幹活有勁了。一個修煉人的正念,關鍵時選擇了師父,選擇了大法,同化著大法。那她得到的是甚麼呢!一個近失明的眼睛瞬間恢復正常了。而且師父把大姐身體又重新淨化一遍。我和大姐都感受到了「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師父給我們的都是最好的。

這是二喜。

我小妹性格比較弱,也是曾修過大法的人。中共打壓之後,帶修不修的,大事小事都往心裏去,把身體弄得一團糟。她有一個兒子,從小也學過法。今年五月她的兒子結了婚。可是,結婚九天,兒子頭疼不斷,不能上班,到區醫院做CT檢查證明,腦袋裏有一個八公分的血管瘤。醫生說趕快到市醫院作核磁共振。奇怪這市醫院的醫生像被控制似的,也不看片子,就說沒事,做個腦電圖回家吧。可他還是疼,全家人都痛哭,老妹腦袋像有人告訴似的,瞬間想到找大仙看看。那大仙說:是她兒子前世有一個女孩,想和他結婚沒結成,這女孩跳河自殺了,這世找他來了。因為老妹家裏有大法書,師父法像。全家都認同大法,小妹現在雖不學了,但是心中有大法,低靈的東西進不來。

小妹告訴孩子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個字,當天晚上兒子就不疼了。是師父給善解了這段冤緣,全家都皆大歡喜。

這是三喜。

再說說我吧,我在得腦癌要死的時候幸得大法,幾天的時間身體所有的病全部淨化(以前寫過)就是說話捲舌有時說不清。

這次回家,我和大姐學法時她說我念的不清,我說我慢慢念。從老家回來後,同修姐說我發音正常了,我也感到自己講話字正腔圓了。這給我講真相創造了很好的條件。我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謝謝師父!

這是四喜。

發生在我家的這些事,真的很神奇。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2]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