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相信大法好 四代得福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我今年八十八歲,得法修煉二十年,助師正法十八個年。一路上在師尊的保護、引領下,使我在同化大法中重生。煉法輪功兩個月,師父多次給我清理身體。隨著我不斷煉功、學法,按照大法要求做好三件事,感覺自己身體就像《轉法輪》書上講的一樣,在向年輕方向退。左鄰右舍說我沒上八十歲,我自己也覺的我不像快九十歲的人,身體輕盈,走路生風,再加上面慈心善,白白淨淨,看起來,最多六、七十歲吧。千言萬語只一句話,謝謝恩師救我,使我有了一個嶄新的生命。

我的家人從我的身心變化看到了法輪大法的美好,支持我修煉。在邪惡迫害法輪功最嚴峻的時候,他們默默的陪著我走過那段風雨交加的歲月。雖然他們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沒有走進大法中修煉,但是他們支持大法,敬重師尊。他們也因此在大法洪傳時期,沐浴在佛恩浩蕩中,連連得福報。

孫子在大法中受益

師尊講過「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的法。我信,我的兒孫們也信,發生在他們身上的那些受益的事兒,是他們自己的親身經歷。

三個月前,我大兒子打電話過來給我報喜,讓我馬上先替他給師尊敬香,因為他的第二個男孫剛剛平安降臨人間。大兒子很興奮,因為他夢寐以求的就是要兩個男孫。我也替他高興。

我的大孫子大學畢業後,與小敏要好。小敏是個乖甜懂事的女孩,我們大家都喜歡她。因為我老伴是醫生,同事、朋友圈中醫生、護士很多。無意中我們得知小敏不僅患有乙肝病,而且還是「大三陽」。我大兒子堅決不同意這樁婚事,不接納小敏。為這事,孫子搬離父母家,與他父親抗爭。

為了關心孫子的婚事,我去諮詢老伴的兩位好友,他倆都是我省有名的肝病專家。他們告訴我,乙肝是醫治不好的病,乙肝大三陽,不宜結婚,確實涉及到傳宗接代的問題。我無法改變大兒子的決定,他們父子那樣僵持著也不是個辦法。我決定改變一下晚輩的狀況。

機會來了。一次家人聚會,孫子帶小敏來了。我對小敏說:「小敏,我有一件事想找你談談,這事情不談我心裏放不下,過不去,談了又怕傷著你。你知道我們是醫生家庭,我問過同住在一起的兩位鄰居肝病專家,都說你這個病是醫治不好的。我想告訴你的是,你這個病還是能治的,誰能治?神能救你,就是大法能救你。」她很認真的聽我講了大法真相。接著我叫孫子把《轉法輪》這本書拿給小敏,讓她回家看,拿真相光碟叫他們倆看。

2011年我的侄孫畢業工作了,在家請客。孫子和小敏都來了。小敏看見我就說:「奶奶,有一天我去理髮,看到有一張光碟扔在一個亂七八糟的地方。我理完在回家的路上,想起扔的那張光碟,不就是和奶奶給我看的光碟一樣的嗎?怎麼能扔在那裏?我乾脆回去把他拿來,如不行,我就拿錢買回來。想著這事兒,我就回理髮店問他們,你們為甚麼把這光碟扔在那裏。他們說不知道是誰扔掉的,你要你就拿走。我就把光碟拿回來了。」聽到這兒,我真高興啊,我說:小敏,你做的好,你保護了大法的東西,你會得福報的。後來孫子協助我給小敏辦了「三退」。

這事情過了不久,大兒子突然向全家宣布:同意孫子和小敏結婚。大家都很吃驚。怎麼轉變的呢?我相信他的決定是對的。因為小敏保護了真相光碟,又作了「三退」,我隱隱覺的是師尊安排小敏到我們家來得救的。大兒子接納小敏,是順天意,我便在心裏默默為孫子和小敏祝福。大家都高興的為他們的婚事作準備。

他倆結婚後奇蹟出現了:結婚四年,小敏沒有生過病,而且還先後生了兩個胖胖的聰明可愛的男孩。兩位肝病專家都覺的不可思議。這是在我家發生的一個真實的神話故事啊!

孫子從小跟著我在師尊的關注中長大。邪惡殘酷迫害的時候,我常常拿真相資料給他看,他不但自己認真看,還拿給他的同學看。我給他講真相,叫他「三退」,他很痛快的答應了。

孫子雖然沒有走進大法中修煉,但從他的一些言行中,可以看到他是認同大法的,尊敬大法師父的,所以他受益很多。

重孫女在全家誠念「法輪大法好」中平安降生

那年10月25日,早上六點鐘,天未大亮,我突然想起:今天是孫女菁菁剖腹產的日子。我立即給二兒子打電話,叫他告訴孫女,在產程中,要念「法輪大法好」。二兒子就立即把「法輪大法好」這句話用電話通知孫女。但這時箐箐已經進了手術室。他又打電話給孫女婿,讓他一定把這句話傳進手術室裏。孫女婿接到岳父的電話通知後,就想盡辦法進入手術室,讓妻子快念「法輪大法好」(那時醫生還未到手術室)菁菁就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結果手術十分順利,母女都平安。

孫女懷孕後,得了甲亢病,一家人商定,為了懷中孩子,儘量少吃藥,接受醫生的建議不做順產做剖腹產。

那時我的兩個兒子都沒有退休,包括媳婦在內,他們都是省政府部門的處級幹部,那裏邪黨控制的很厲害,是被高壓封閉的地方。我打電話告訴二兒子,當時並不抱太大希望,只是覺的要告訴他這句話心裏才踏實。沒想到,他在女兒生產是否安全的問題上,堅定的選擇了相信「法輪大法好」會帶來好運。在惡黨殘酷迫害法輪功時期,四處都安有竊聽器的情況下,他敢於把「法輪大法好」這句話用電話傳到醫院去、傳到手術室去,他不是在敷衍我,而是認真努力的在傳遞「法輪大法好」這句話。這是一般的問題嗎?不是!是他選擇了大法。結果他受益了,得到一個聰明活潑的孫女。

四歲重孫女作書法表演

重孫女四歲時,被選拔參加新年聯歡晚會的書法表演。據說當時導演奉命到幾個幼兒園挑選參加書法表演的幼兒,沒有選到合適的。於是找到他認識的一個幼兒園園長,請她幫助物色。園長想來想去,覺的公主(我的重孫女,大家都這麼叫她)可能適合,就推薦說:這個孩子你們看看行不行。

導演把重孫女帶到試播廳,拿出一個「福」字給她看,並叫她照著寫。她就按著要求把「福」字寫下來了。字寫得端正,筆順還都對,導演滿心歡喜。緊接著就培訓她如何出台,以及出場表演時的各項要求等等。演出那天,我從電視上看到重孫女用一支比她自己還高出一個頭的大毛筆,兩手抱著筆桿,寫出一個大大的「福」字。當時她可是一字不識的幼兒呀,會寫出一個方方正正的「福」字,筆畫、筆順還都正確,真讓人驚奇、激動。難以想像四歲的幼兒能有那麼大的本事!別忘了,她是在姥爺、姥姥、爸爸、媽媽一齊念想著「法輪大法好」時來到人世間的,是神佛接送到我家來的孩子,當然不一般。

我相信是師尊在幫助,是師尊的安排才能做到這一切的。後來聽說重孫女的父母用六百元錢買下了這支大筆作為紀念。

全家人支持大法

我家是醫生家庭,但家庭聚會時,很少談論關於病的話題,兒女們、孫子晚輩中很少有生病的,更沒有大病住院的。我兒子六十多歲退休幾年了,每年單位搞體檢,體檢表顯示都是合格,沒有任何病,也沒有「醫生建議」,他們的醫保卡都很少用。女兒也是,快六十的人,看起來不到五十歲。我家四代十九人,個個身體健康無病災,這種情況在當今中國不能說沒有,但絕不是普遍現象。

師尊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講:「如果在這場迫害期間誰敢說「法輪大法好」,不用多了,就這一句發自內心的話,這個人一定歸位!(鼓掌)甚麼意思?在這個時候、在邪惡的環境中,他敢於證實法,他一定是神了。在這個迫害期間,誰為大法弟子做了點善事,做了好事,這個人也一定會成神!」

二零零二年六月的一天早上,我因為發送真相資料被不明真相的小青年舉報,警察將我綁架、抄家後關在戒毒所。大兒子當時雖然嚇得兩腿發軟,但他很冷靜,沒有顧及他當時的身份、狀況,想盡一切辦法,在我被關押的第三天,就把我從關押地接回家,沒有一句怨言,還安慰我,叫我以後多多注意安全。二兒子也趕來安慰我,也沒有一句怨言。當時我對他們說了一句話:「我今天被關押的這件事,將來你們絕不會以此為恥,必定會以此為榮的。」他們都相信。

兒子把我從關押地接回家的當天,女兒安排我到浴室洗澡,並為我準備了一身換洗的衣物鞋襪等,安慰我,要我以後一定注意安全。

女兒是最支持我做三件事的。2005年開始勸「三退」時,她聽我一講,就同意退出少先隊。當時我勸兩個兒子「三退」,他們不敢退。我知道他們當時所處的位置還讓他們下不了「三退」決心。我把這個心事說給女兒聽,讓她協助我勸他的兩個哥哥「三退」。女兒就一次次把她兩哥哥單獨找到她家去,把我給她的真相資料拿給他們看,最後為他倆取了化名「三退」。

她有時也給同學送護身符和真相資料,還勸同學、朋友「三退」,把勸退的名單交給我。她還對她的朋友說:「法輪功就是好,我媽就是煉法輪功的。」每次買水果回家都叫我先供師尊。平時支持我做好三件事,時時提醒我發正念時間到了,有時對我說:「你去學法,其它事情你不要管了。」對來到我家的同修也很尊重和熱情,同修們也都喜歡她。

我在講真相勸三退時,我的兒女、孫子們經常會拿我身體好作引導,打開講真相的話題。二媳婦娘家人「三退」,雖然是我去講了真相後他們都退出的,但二媳婦經常用驕傲的語氣對她的親友們說:「我媽煉法輪功,身體好得很,快九十歲的人,自己獨立生活,越老了還越不生病。那麼多年了沒住過醫院,我們真是省心省力啊。不像你們家老人,今天高血壓、心臟病醫院搶救,明天又是摔倒了骨折,三天兩頭跑醫院,忙死你們了。快勸勸你家老人,也煉煉法輪功,身體一定好。你們也不招累,不就解脫了。家裏老人身體好,才是我們真正的福。」有了這些話作鋪墊,我去講真相勸三退,那真是水到渠成的事啊。

外孫女學習、工作一路順風

外孫女考大學、就業等人生大事都得到了師尊的眷顧。

二零零六年我聽說外孫女考大學填報的某某重點大學的哲學系,心想那不就是去接受惡黨邪靈灌輸的東西嗎?怎麼能學這個呢?心緒不寧又惆悵,也無力勸阻,沒有發言權,只是淡淡的在外孫女面前表露過毛魔的哲學不好,邪黨的哲學就是給人洗腦,灌輸的是鬥爭哲學。修煉人的孫兒怎能去學那東西。這事兒一直憋悶在心裏,很不爽。

直到外孫女考取某某大學前幾天,她告訴我:「姥姥,我爸和大舅找到相關的人,把哲學系改成英語系了。」我一下如釋重負,高興了起來,這絕不是偶然的事,是偉大的師尊的安排。我暗暗為外孫女祝賀。

接著喜事不斷出現。四年後外孫女大學畢業,又考取了出國繼續深造。回國後聽說分在報社工作,我立即想到師尊這篇經文:「跳腳狂 喉舌謊言嚎如狼 人惡似鬼助瘋浪 不見善念喪天良 秋風起紅變黃 張狂不見日慌慌 現世報應無漏網 人做惡都得償 不信你再狂」[2]。報社就是惡黨的喉舌,不好,不能在那裏工作,很著急又無能力給外孫女找到合適的工作,又一次陷入鬱悶無奈中。

不久,外孫女突然說她辭去了報社工作了。後來女兒女婿也知道了這事兒,問其緣故,沒有責備。外孫女說:那裏(報社)不好,太複雜、骯髒,一點自由都沒有。許多制度、規定、要求會把人框死,會把人變成一條狗,守在黨的大門口,叫我咬誰就咬誰,叫咬幾口咬幾口。我不想成為那樣的人。所以我必須離開那裏。

沒過多久,外孫女找到了能發揮她自己特長的工作,去教學生英語。收入很不錯。

外孫女也是從小跟著我在師尊的關注中長大的。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法輪功被迫害時,我給她看真相資料,告訴她法輪功是被迫害的,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救人的大法,她都聽、都信,而且是第一批「三退」的眾生。她每當有喜事時,如考取中學、大學、出國深造,都要來給師尊敬香,工作後買水果回來,親自向師尊敬水果。感謝師尊讓她學業、工作、婚姻事事如願。

結語

女婿有一次對我說:等我媽搬來,我就叫她跟著您老一起煉法輪功。孫女婿來我們家時間不長,受全家人影響,也很支持大法,我給他講真相他都認真聽,勸他做「三退」,很爽快,立即同意。

如今,「法輪大法好」已經根植於我全家人的心裏。當重孫女牙牙學語時,二媳婦首先教她說的一句話就是:「法輪大法好」。我們一家四代和睦相處,長者平和厚愛,晚輩事業有成,家庭氣氛和樂融融。

今年除夕守夜時,我對兒孫們說:二十年來,法輪功給予我們全家人的恩惠說不完,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希望大家珍惜師尊給予你們各家的善報、福壽,感謝恩師的慈悲救度。你們要永遠敬師敬法,信師信法。把你們各家出現的神跡和神話故事,還有那些不是偶然的事,師尊為你們個人安排的好事,牢牢記住,世世代代傳下去!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 四》〈你再狂〉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