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前後兩重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我和丈夫都於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那時女兒也跟我們去煉功點學法。

以前,我有多種疾病,如胃炎、胃潰瘍、慢性支氣管炎、咳血、失眠、神經衰弱等等,經常手指尖、腳趾尖發麻,面黃肌瘦,整天煩躁不安,動不動就發脾氣,別人無意中的一句話就能氣得我發瘋,看誰都不順眼,特別是婆婆不讓丈夫拿錢給我看病,我就特別記恨她。再加上修煉前丈夫性格孤僻、心胸狹窄、視錢如命,好鑽牛角尖,我給孩子買雙鞋,他都會跟我吵架。我感覺似乎沒有活路了,精神都要崩潰了,甚至產生了輕生的念頭,可是看看孩子又不忍心。就這樣生活在痛苦的煎熬之中。

每次回娘家,或是媽或是姐,就會領我看病抓藥,錢沒少花,苦藥水也沒少喝,打針吃藥,這些病就是不去根,這些病就像在我兜裏揣著一樣,說犯就犯。當時三十歲不到的我面容憔悴,頭髮枯黃,人家都說我像老太太。

修煉後丈夫的變化非常大,性格開朗了,心胸開闊了,遇事也不那麼犟了,對錢也不那麼看重了。腿疼的毛病也好了。

我的變化更大,我久治不癒的各種頑症消失了,人也精神起來了,真是無病一身輕,總感覺有使不完的勁。我的家庭也和睦了。

一、女兒落水生還

那是一九九九年,學生剛放暑假的一個夏天,吃過早飯,我和丈夫準備到離我家較遠的山上幹活,中午帶飯不回家,於是就叮囑女兒:「你在家好好寫作業,別去河邊玩兒了,這幾天連續下雨大河的水漲了。」說完我們就上班了。

可是,我們下班一進大門就發現女兒的衣服都在衣服桿上晾著,女兒卻沒在家,我就趕緊去大河邊找女兒。到河邊見到女兒我就訓斥開了:「我不是叫你別到河邊來玩兒嗎?你咋又來了?」其中一個大一點的孩子說:「姨,別生氣了,小偉(指我女兒)的涼鞋都被水沖走了。」我一聽,更火了,說女兒:「新買的涼鞋沖走了!沒把你沖走啊!」小靜說:「小偉真被水沖走了,我拽她沒拽住,我也被水沖走了。」聽她這麼一說,我嚇得愣住了。就問:「這麼大的水,你們倆咋上來的?」她們就講了事情的經過。

我們上班走後,女兒在家寫作業,有幾個小朋友來找她去河邊玩兒,原來也經常淌河玩兒。這次她們到大河邊一看,覺的河水也沒漲多少,就商定還是淌河玩兒吧。於是,她們五、六個小孩就手拉著手淌到了河的對岸,往回淌時,走到河中間正是水深的地方(水到胸部深),女兒的涼鞋被水沖掉了,女兒哈腰撈鞋時,就被水漂起來沖走了,小靜拽她也沒拽住,小靜被水沖進了一個小河汊子,水越來越淺,她就上岸了。

女兒說:「我在水裏,一會兒浮上來,一會兒沉下去,一會兒又浮上來,一會兒又沉下去。神奇的是我在水裏能睜開眼睛看到小魚,還看到水底的石頭,還看到水裏的氣泡。就這樣被衝出一百多米遠,沒喝一口水,也沒嗆著。我被沖到橋下時,看到橋墩旁有許多樹枝之類的東西,我就抓到了一根樹枝,但是我不知道是怎麼站到橋墩旁的垃圾上的,這時我才知道害怕,就哭了起來。那個大一點的男孩喊:「小偉,別害怕,我去救你。」可是,他剛下河走不遠,河水就到齊腰深了。他說:「水太深了,我過不去了。」他就回岸上去了。接著就聽小靜喊:「小偉掉河了,快救命啊!」路過這裏的好心鄰居,聽到喊聲,沒來得及脫掉鞋和衣服就下河把我抱回來了。」

女兒落水能生還,這真是師父救了我女兒呀!

二、抗凍抗旱的黃豆玉米苗

二零零零年的四月十八日,丈夫上北京證實法,被綁架後關押到看守所裏。

那時家裏種地都是靠人工種的。丈夫不在家,種地這活就落在我一個人身上了,雖然鄰居也說想幫我種地,但是我想我是大法弟子,師父教我遇事得替他人著想啊,現在正是採山菜的季節,山菜五、六元錢一斤,我可不能麻煩人家,耽誤人家掙錢啊。我自己做了個計劃,大約兩天種一塊地,一塊地有一畝多,我家總共有三塊地大約有三畝多吧。每年四、五個人也得種一個星期,這年就我一人種,一個星期的時間,這些地我就輕輕鬆鬆的種完了,連滅草劑都彈完了。這神奇的秘訣就是:我累時就求師父幫我,我就感覺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

六月份時,小苗長到十公分左右,按理說應該是沒有霜凍的季節了,可突然連續兩天的早晨下霜,很多人家地裏的小苗都被凍死了,我家地的小苗只是地邊零星的凍了幾棵,別人都很疑惑又很羨慕,我就告訴他們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有師父保護。

這場凍災過後,又是旱災,地旱得大約有半尺深沒有濕土,我也不敢鏟地了,就挺著。個別人家小苗沒凍死的又被旱死了,可我家的小苗,旱災也挺過來了,而且長勢比往年還好。

秋收時,別人家減產很多,我家是歷年來產量最高的一年。

三、大水中完好無損的房子

那是二零零五年七月二十八日,因為前幾天連續下了幾天雨,這天晚上先有人通知說:「附近的林場漲水了,咱們睡覺精神點兒。」十點多鐘時,就又有通知說:「在河東住的,趕快撤離。」 我家在河東住,地勢較河西低。

於是我就背上大法書到河西的婆婆家去了,次日早晨我煉完功,出去往河東那邊一看,我家那兒已經有一米多高的水了,很多人都在河西這邊眼巴巴的看著自己的家進水了。我告訴他們念「法輪大法好」就會出神跡的,他們不信。

到八點多鐘時,河東那邊有不少房子被衝倒了,就看水一翻花,一面牆就倒了。邱叔站在我旁邊,不停的喊:這家的房子衝倒了,那家的房子衝倒了,他自家的房子也衝倒了。木頭的倉房漂在水上,忽忽悠悠的向前漂,撞到樹上、石頭上就撞碎了,人們看到被大水沖的七零八散的家而無能為力,就在河西這邊哭。我說:「快念法輪大法好,大法師父會保護你們的!」其中,有一個信基督教的帶著諷刺的口吻說:「法輪功若靈,就讓你們師父把房子給你留下來,讓法輪功顯靈,給我們看看啊!」我嘴上沒說甚麼,心裏想求師父把我家房子留下來,證實大法的神奇吧!

第二天晚上,水小了很多,就有幾個人穿著水叉子到河東看大水過後的災情,回來後說:「房子沒剩幾戶了,剩下的多數也被衝的殘缺不全了。」等水完全消了我回家一看:僅隔我家五米遠的對門鄰居,房子衝沒了,地基還被衝個大坑,像挖個大菜窖似的。我家房子紋絲沒動,包括倉房、鵝棚一樣沒少。再仔細看,原來地板車的車尾頂在了倉房門上,車頭別在了鵝棚的住腳上,形成了一個很牢固的三角架,如果用人工特意支都不會支這麼結實的呀!這樣倉房和鵝棚就形成一體了,結果鵝鵬和倉房都沒沖走,因為倉房的門被地板車頂住了,所以倉房裏的東西一樣也沒少。

大水過後,別人家親屬在幫別人收拾東西時,從我家路過,看到我家房子紋絲沒動,都很驚訝,自言自語的說:「這家對門房子都衝沒了,這家房子還這麼完整,是不是信啥呀?」我聽見了就告訴他們:「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有師父保護。你們也記住‘法輪大法好’吧,常念會有福報的!」

在師父的佛恩浩蕩中發生在我家的神奇事很多很多。由於篇幅有限,在這裏僅寫出三件事,展現大法的神奇。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