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 你可知道法輪大法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五日】一九九五年七月的一天,我抱著七個月大的兒子參加了本地大法學員們舉行的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從那天起,我也走入了佛法修煉。那年我二十六歲。

轉瞬二十多年過去了。在大法中修煉,心性的昇華,境界的提高無不滲透著恩師的慈悲保護與點悟,無法用任何語言來表述大法的美好與師尊的浩蕩洪恩。挑幾個我與家人親身受益的小故事與各位分享。

修大法,我的家庭和睦了

我和丈夫白手起家,結婚時我還倒貼,因為我不是奔錢去,自命清高,卻為錢折腰。結婚前有位熟人對我說:過日子主要過錢呢!我不以為然。誰都覺得我選擇丈夫屈的慌。結婚前,婆婆說家裏比上不足比下有餘,有甚麼條件儘管提,丈夫也說他不指望他家,他家也不指望他,可怎麼也沒想條件會那麼差。結婚的時候,農村的婆婆說要我們自力更生、奮發圖強。婚後便開始管丈夫要錢,因為供他念大學了,小叔子念中專也需要學費。那時候我們倆的工作單位都不景氣,時常開不出工資,生活很拮据,婆婆背地裏常罵我們。

人窮志短,加上生活的重壓,丈夫也一改從前,明裏暗裏顧家,絲毫不顧及我的感受,連句理解體貼的話都沒有。我對丈夫也很失望:你媽供你大學,我媽還供我大學了呢,誰活該跟你過苦日子?圖你啥呀,連句舒心的話都沒有。數次的矛盾撞擊,使我對丈夫由失望不滿到心生怨恨。彼此沒有了感情,沒有了語言,為了孩子而維繫這個家,後悔自己選錯了人。

俗話說:「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修煉後,我明白了這句話的含義,人和人之間是因緣決定的。師父教我們按「真 善 忍」做好人,凡事為別人著想,我嘗試著放下對丈夫的怨恨。開始修煉時,每當矛盾來了,哽咽在喉、欲罷不能時,我總會看到彩色的法輪突然出現在我的眼前旋轉,還有另外空間美妙的光和師父的法身。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提醒我,我是修煉人,與常人爭甚麼呀,心便平靜了下來。一次、兩次、三次……我去掉了那顆不平衡的心,不再挑丈夫的缺點了,能站在他的角度去理解他、寬容他、善待他,並且主動孝敬公婆,善待兩個小叔子。他們有事我主動幫忙,無償為公婆蓋新房。

我的變化讓丈夫得到了妻子的體貼,家庭的溫暖。我用一個修煉人平和的心態去善待身邊的每一個人,丈夫和婆家人都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他們也都支持我修煉。

腎結石自動排了出來

修大法後,生小孩得的風濕病、小時候得的關節炎,在不知不覺中很快全都好了。連我自己都不知道患有的腎結石也都排出來了。

上高中時,經常肚子疼,尤其早晨上廁所排尿,肚子像刀刺一樣的疼,有時痛的在炕上翻滾。那時也不拿自己當回事兒,疼過了那陣兒,該幹啥又幹啥去了。一次又疼,便去了醫院。醫生上下按了我肚子一通,說是慢性闌尾炎,要我開刀做手術。我說不行,我要高考了,沒理他就回家了。

上大學也是疼疼停停就過來了,修煉後就沒再疼了。一天在家小解,就覺得尿道口劃的疼,還聽到有東西掉到池裏。我起身看到有三塊兒長一釐米左右的白色晶體,堅硬的像石頭。我把它們弄出來洗淨,留作標本。我心裏琢磨著:我身體裏怎麼會出來這些東西?回想小時候曾經經常肚子疼,恍然大悟,這排出來的應該就是打碎的腎結石了吧!慶幸當年我沒有做那闌尾炎手術。

在修煉的路上,神奇的事情太多了。我再說說家人的兩件事吧。

丈夫的須發全長出來了

大約十年前,不知甚麼原因,丈夫的頭髮、眉毛、眼睫毛、鬍子一個月左右全掉光了。整個人都變的沒了人樣,那個心情可想而知。中醫、西醫、偏方、各種保健器具、電動按摩梳子全用過了,怎麼治療、怎麼折騰也不好使。在這種情況下,我對他說:「咱還年輕,還要工作,人前咱還要有個形像,各種辦法都試過了不管用,那麼,你就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相信師父能幫你!」

走投無路的丈夫,開始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久頭上便長出像汗毛一樣的小茸毛,剃掉之後,再長出來的就變粗變黑,不知不覺中須發全長出來了。

丈夫得怪病時的怪模樣受到周圍人的關注。一次在婚宴上,一位熟人喊著丈夫的名字,問他:「你的頭髮怎麼長出來的?」在大法遭受殘酷迫害、誣陷謠言滿天飛的年代,丈夫當著眾人的面大聲的告訴他:「是念‘法輪大法好’念好的!」當別人告訴我這件事情的時候,我覺得丈夫還算是一個有良心的人。

還有兩次丈夫處於危難時師父救了他,他也一直不忘念「法輪大法好」。父母、哥哥姐妹們及親朋好友在大法中受益的事太多太多,詳細的在此就不說了。這裏只說說兒子遇到的一件事情。

孩子的腳沒事

我大姐在我之前得法。我兒子出生四、五個月的時候,她來我家,一邊帶孩子,一邊給他念《轉法輪》。我當時心裏還笑她:一個炕倒兒,能聽懂甚麼呀?可我兒子真的就躺在那兩條小腿蹬噠蹬噠的不哭也不鬧。

我和我妹妹一起得法的。我兒子一哭,我妹就抱著他去念貼在牆上的《論語》,他立刻就不哭了,傻呵呵的聽著。那麼從兒子小時候起,我也就把他當修煉人待,懂事就教他修「真、善、忍」,師父也給他淨化身體。

他四歲的時候,一天,他把一個大啞鈴放到院子的花牆上兩手轂轤著玩。我出去潑水看見他,順嘴就說了一句:「你別轂轤到腳上」,一轉身就聽見兒子「嗷!」的一聲。我回頭一看,那個大啞鈴(足有十六、七斤重),真被他從花牆上轂轤到地下,砸在了他右腳的大腳趾上。我衝過去,搬開啞鈴,抱起兒子,甩掉小拖鞋,只見鮮血順著襪子滲了出來。我給他脫掉襪子,看到他的大腳趾蓋連著皮就要掉下來,兒子的哭聲讓我猶豫著:要不要去衛生所包紮一下?這時,大姐找來了一塊舊布,我媽把腳趾蓋摁上就給纏包上了。我說:「兒子,你求求師父吧,師父會管你。」兒子哭著說:「師父,我疼!師父,我疼……」不一會,就不怎麼哭了。小孩子不裝假,他不哭就是不疼了,師父管他了。

晚上,我們躺在炕上。我剛閉上眼,就看見櫃子上師父的法像唰唰放光,師父穿著黃衣服從鏡框裏走出來,來到我前面,告訴我:「孩子的腳沒事。」然後繞過我,來到孩子的身邊給孩子看腳。

第二天,我兒子拖拉著小拖鞋,瘸吧瘸吧的推著兒童車又四處玩去了。他要越過一趟趟平房前面的一條條髒水溝,整天濺的雙腳髒兮兮臭哄哄的,你不讓他出去他也不幹,可他砸傷的腳就是沒感染。

我二姐來看孩子,給孩子換紗布,直嘆大法太超常了:那麼重的啞鈴砸在小孩子腳上,腳趾蓋兒都砸掉了,骨頭居然沒事;受傷的腳趾被髒水泡的又濕又臭卻沒感染,太不可思議了!我二姐本來得法了,後來忍不住誘惑又跟我二姐夫撓錢去了,扔下大法不修了,怎麼叫都不回來。因為我兒子這件事情,她又從新回到大法中修煉了。她終於認識到了,即使有金山銀山也換不到無價的大法哪!

每個大法弟子的修煉故事都是一本動人的書。朋友,你可知道法輪大法好?儘管在中國,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仍然在繼續,但歷經腥風血雨的大法弟子,從未停止過向身邊的人們講述法輪大法的美好和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為的是告訴人們大法是人億萬年等待的機緣,千萬不要錯過啊!朋友,你可曾聽說過?

當歷史走過今天,當塵埃落定,留下來的人們會永遠的記住法輪大法好!並永生永世的傳頌下去……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