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識字的老人能通讀大法書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二日】我今年七十八歲,修煉法輪功是我一生最幸運的事。我以前患有腦血栓,右側半身發麻,住院無效;九七年秋天又患十二指腸腫瘤,各種藥、中藥、西藥、進口藥都用了也不見效,最後醫生不給治了。還有神經衰弱整夜睡不著覺。

九八年正月我到我大姐家,她送我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帶讓我聽,共十五個帶子,我聽了十個帶子時,身體有反應了,出現拉肚子、拉了兩回血,我知道這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隨著不斷的聽法和煉功,我感覺身上的病一天比一天輕了,不久身上所有的病都好了。真是奇蹟!

記的那一天,我正聽著師父的《濟南講法》,突然帶子沒聲音了,我想一定是帶子壞了,我就拿到青島去,想從新錄製帶子;正碰上那時青島地區輔導員學習班,我二姐領我到學習班上找同修試一試講法帶。一試,聲音還很清楚,根本沒壞,這是咋回事呢?有一個輔導員很鄭重的對我說:你得回家看書!意思是不能光聽帶子。我說:我不識字。他堅定的說:不識字就學!

回家的時候,我請了一本《轉法輪》,回來後我把《轉法輪》放在寫字檯上,這時我突然發現「轉法輪」這三個字光芒四射,金光閃閃,滿屋都照亮了。我打開書想學法,但是不識字啊,急的光掉眼淚;我捧著書、跪著求師父:能不能讓我把書學會了?

後來我到外地去,加入了一個學法小組集體學法。一個輔導員很耐心的教我念《轉法輪》,一天只教一段反覆念,並囑咐我回家多練習念。我每次集體學法回家後,把在小組上學的法反覆練習念,有不識的字就問老伴,老伴也沒好態度,責備我,因為這個事我不知掉了多少眼淚!第二天到學法小組上(每晚都去),大家都是先讓我念一段,能念下來了,大家才開始輪流讀書學法,我則在一旁聽著他們念。小組上共有十幾個同修,我很感激同修們總是那麼耐心!

就這麼個學法,學了一年,《轉法輪》上大多數字都認識了,能自己讀下來了!讀法時,有時看到書上的字鑲了金邊!以後我還能讀《洪吟》了,裏面師父的七十二首詩我全都能背下來了!《論語》也背過來了!後來還能讀其他大法書和《明慧週刊》了!

學法輪功後我放下了怨恨心,對於老頭子的打罵和虐待也能忍了,並且按法輪功的要求善待老伴,嚴格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魔發動了這場迫害,我三次進京上訪為大法和師父討公道,兩次被綁架拘留,身上帶的總共一千多元路費和手錶也被非法沒收。二零零二年,因我不「轉化」被派出所送到勞教所迫害,逼迫我寫所謂「三書」,我用親身經歷告訴警察真相:我是修煉了法輪功才從死亡邊緣上逃脫出來。一個月後我安全回家。

二零一二年四月,我給一人講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沒想到此人就是610頭目,他說:「我們到處找你,今天可抓著你了。」結果我被綁架到警區派出所並非法抄家。二零一二年七月,610帶領三人到我家騷擾,造成家人害怕,受了巨大心理壓力。我老頭子由於江澤民集團灌輸的謊言毒害和恐懼,經常打罵我,有一次拿馬札子猛砍我頭部,我昏死過去,他以為我死了,嚇的跑到河南住了好幾個月。我醒過來後,兒子們看到我這樣被毒打,給我買了套樓房,裝修好後讓我一人搬進住。雖然這樣我依然不怨恨老頭,我知道他是受江澤民集團謊言毒害了才這樣,我和兒子們說都不許記恨你爸爸,要善待他多去看看他,孩子們聽了我的話哭了。

去年九月份,我在集市上趕集時,被一輛三輪車從後邊撞了,把我撞倒在地,三輪車司機想送我上醫院,我說:沒事,你走吧。我自己打了個出租車回了家。回家後,感覺右腿疼痛難忍,象骨折似的,不敢動。兒子們知道後,非要送我上醫院,我說我有師父管,沒事。堅持沒去醫院。結果第四天早上腿就好了。兒子要給我做早飯時,看我已經把飯做好了,腿也好了,他很驚訝!相信法輪大法的神奇了。

回想學法輪大法十八年來,師父讓我明白了如何做一個好人,如何善待他人,如何修煉。十八年來,我沒殺過一次生,沒得過一次病,沒吃過一粒藥,越活越年輕。孩子們也支持我學大法。

感謝師父的慈悲苦度!感謝同修和明慧網的無私幫助!在以後的日子裏,我只有精進再精進,以報師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