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治之症 不治而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三日】

一、觸電無礙,醫生稱奇

一九九七年,我在一家韓國公司上班,工廠有個小張,二十歲左右的小伙子,從事設備的修理。一次廠房的供電出了問題,領導派他和電工去排查問題。電工中途回去取工具,只剩他一人在檢查線路。他無意中觸碰了一根線頭,一下子動不了,腦子裏一片空白。

他知道觸電了,但無法呼喊,無法行動,當時也無人知道。後來電工回來,發現了他的異樣,用木棍打掉了他手中的電線,他才得救。前後的時間大概十幾分鐘。

後來,人們將小張送到醫院檢查,臟器沒有任何損傷,醫生稱奇,直說這孩子命大。

小張是一個修煉法輪大法的新學員,因修大法,得福報,躲過一劫。

二、聽大法錄音 語言障礙消失

二零一六年,我在一家日本公司工作。我的同事劉某,無意中說起他的孩子,非常的憂心。他家孩子五歲多了,至今不能正常的發音,幼兒園不接收。他給孩子四處看病,至今已經花費十幾萬元了,也沒有效果。

他現在給孩子做發音的矯正練習,每天三十分鐘,費用兩百元。我推薦他給孩子聽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音,說:如果孩子能聽,就能好!他半信半疑,說試試。

他家孩子聽了兩天,發燒一次,退燒後,能發兩個以前不會發的音節。聽李洪志師父的講法錄音到第四天,再一次發燒,家長送去醫院。到醫院,大夫的問話,孩子能流利回答。以前孩子講話,因為發音不准和不連貫,需要家長翻譯,別人才能聽懂。家長驚喜的問大夫:您聽懂我家孩子的話了?大夫說:他回答的挺清楚啊!

從醫院回到家,孩子能準確的叫出他奶奶三個字的名字,奶奶一把把孩子摟在懷裏,激動得哭了,說:孫子,這一天我等了五年了!

第七天,我的同事碰巧在我旁邊接手機電話,是他孩子打來的。他激動的對我說:您聽聽,我家孩子說話多給力呀!他還說:這個事如果發生在別人身上,我不會相信的,但這次是我親身經歷,真是奇蹟!謝謝大法師父!

這是一個相信大法得福報的例子。師父說過,「如果在這場迫害期間誰敢說「法輪大法好」,不用多了,就這一句發自內心的話,這個人一定歸位!」[1]

三、不治之症 不治而癒

我老伯從小就有癲癇病,就是通常說的「抽羊角風」,為不治之症,至今沒有特效藥。老伯因為抽風時,被別人強扳直手臂,落下殘疾。開始的時候癲癇幾個月犯一次。青年時大概一個月犯一次。到了中年幾天就犯一次,因為太頻繁,也就不能上班了,平時還需要人照顧。

那年老伯請了一尊觀音像。可能不是正路的人給開的光,自從請了後,家裏就雞犬不寧,家人感覺非常害怕,晚上怕得連頭髮根都豎起來,廁所都不敢去。老伯的癲癇病也更嚴重了。但是他們沒有意識到是觀音像的問題。

因為老伯的病重了,我父母去看望他,老伯躺在床上,每隔一會兒就要抽搐一次,十分痛苦。我父母推薦老伯修煉法輪大法,給他帶來了李老師的講法錄音帶。老伯同意了,老嬸也非常支持。聽了幾天的講法錄音,老伯的身體恢復正常了,而且以後幾年中再沒有抽過風。同時家中也變的安寧了。

還有一個神奇,老嬸是農村人,小時家裏窮,沒有上過學,不識字。但是經過一段時間的修煉,居然識字了,能念下整本的《轉法輪》來。

四、粉碎性骨折 三天消腫復位

我現在的同事劉某某,是北京某知名高校的學生會主席,是八九「六四」的親歷者,六四當天就在天安門廣場,他死裏逃生。後來修煉法輪大法,被判八年冤獄。

二零一五年,他以自身經歷,起訴惡首江澤民「執法犯法、迫害良知」,遭到綁架,民間的律師在法庭上給他做了無罪辯護,震驚全場!

他修煉中有一段神奇的故事,因為他仍在獄中,我這裏就代他敘述一下吧:

在他修煉的初期,出過一次車禍,把他的膝蓋撞成粉碎性骨折,腿骨變形錯位。當時我地最有名的祖傳中醫,看了片子後,說因為粉碎嚴重,不能正骨了,只能送當地的西醫骨科醫院,手術治療。到醫院,正趕上元旦放假,沒有大夫,不能手術。他就回家等待。

當天晚上,因為腿疼,睡不安穩,他就求助大法師父。正在迷迷糊糊時,突然覺的過來一人,伸出大手,給他正骨。耳聽「喀嚓」一聲,十分清楚,他頓覺十分舒服,慢慢睡著了。此種情況一個晚上出現了三次,腿也響了三次。

第二天早上起來,他再看腿時,錯位的腿骨已經復位,他知道大法的神奇在他身上顯現了。

第三天,腿開始消腫。

他自己心裏有底,沒有再去醫院手術,一個月完全康復,恢復工作,沒有留下任何殘疾。他當時的工作是在倉庫裏工作,還有一些搬運的重活,也沒有任何問題。此事在他們的親屬間產生很大的影響,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大法是超常的,不是迷信與唯心。當今科學還沒有認識到的現象,不見得就不存在。這種神奇現象在大法中屢見不鮮,是有待科學進一步去認識、進一步去探究的問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八》〈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