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次車禍闖過生死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三日】我一九四六年出生,是個窮山村的妹子。一九九八年六月二十五日,我請到了《轉法輪》寶書,從此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半年後,患了五十多年的淋巴結核病好了。還有眼鞏膜炎、結膜炎;鼻炎;腦血管狹窄、頸椎一基底狹窄造成的偏頭痛、血管神經痛等病,都不翼而飛。我無病一身輕,就像師父說的一樣:「騎車簡直就像有人推你一樣。」[1]

我曾遭受三次突發車禍,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走出了生死大關。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五日上午,我推著自行車到路坎邊停著時,突然被甚麼東西從背後把我撞倒。聽見一女士說:「你有問題嗎?」我說:「沒事。」當時我第一感受,一隻大手壓在我左腰上很涼。第二天起床困難,睡覺也很困難,在床上磨轉轉,汗不停的往外冒。我請求師父加持弟子,師父的法打入腦中:「難忍能忍,難行能行」[2]。我又背《真修》經文,一會兒就睡著了。第五天,全好了。我心裏很激動,信師信法的正念真神奇。這一瞬間值萬金!我回到床上,流著熱淚,謝謝師父再次苦度弟子,法徒唯有多救人以報師恩。

二零一五年三月二十一日下午,我騎車(小型電動自行車)從東向西直行,一輛麵包車右轉彎向西行。不知怎麼搞的,我的車被他的汽車撞了。我從汽車的左後輪處爬起時,車內的東西全掉在地上,心裏的第一念是:「沒有事,師父就在我身邊,謝謝師父保護弟子。」我迅速的把東西收拾好,想離開此地。因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一位小伙子主動幫助拍下汽車的牌號,打了交警的電話。當時我的頭、右眼瞼處擦傷嚴重,腰有扭傷。司機給我取出車後,車不能動。我請那位熱心的小兄弟幫我把電馬兒龍頭扳正,同時我與電馬兒交流:「我的車靈性好,一定不會倒下,一定能正常運行。」我接過電動車推了一下,真沒有問題,這太神奇了。我真心謝過那位熱心的好兄弟,就想儘快離開現場。有人說:交警馬上就到,你一定要到醫院去檢查身體。此時,司機想拉關係,私了此事。我說:「你放心,我是修法輪大法的,我有大法師父管,我不會去醫院檢查的。」我慢慢推車向西前行,圍觀的人說,這司機今天真遇到大好人了。最後,司機給我三百元錢,作為賠損費,我不要。他說:大娘,你一定要收下,今天是我的責任,你太好了,謝謝你幫了我。你不要我心不安,我記住了你講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轉念又一想,拿著也行,就當轉交真相資料費吧。司機高興的走了。

二零一五年四月三日晚八點過,當時我在馬路上騎車,因自行車後面放的東西有點偏斜,想下車調整一下。就在我下車、右腳還沒有落地站穩的一剎那,一輛電動三輪車把我撞飛倒地。司機馬上就跑了。我沒有想那麼多,趕快把自行車扶起來。當時我想起師父的話:「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3]。我把自行車停穩後去找鞋,在後邊三米外找到了。我晚上九點過安全回家,堅持煉完動功沒有問題。當時,我的頭被撞了,腰部、胸部很痛。我想,清明節和丈夫、兒女們要回老家,我就不去了,在家學法煉功吧。轉念又想:這也是證實法的好機會,守住心性,一正壓百邪,不會有事。一路上兒子開車很穩,大家很高興。到家後我也沒去上墳,還給叔伯講了真相。

回想我遭受三次突發車禍的原因: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第一次車禍,我是推著自行車到路坎邊停著的,突然從背後一隻黑手把我推倒,左腰上很涼,這是舊勢力安排黑手、爛鬼以這種方式來迫害大法弟子。在這個空間看是一個假相,在另外空間看是在正邪大戰。我在師尊的保護下,挖出了扎根很深的怨恨心,私心,爭鬥心。真否定了舊勢力的迫害,走出了生死大關,證實了大法的神奇。

二零一五年兩次車禍,我找到了一個原因:自己平時騎車速度較快,有顯示心;有時騎車思想不集中,沒有做到安全第一。今後,我要吸取教訓,避免對大法修煉造成負面影響,甚至破壞大法。寫到這我心裏很難受,作為大法弟子不在大法中實修自己,完成救人的使命,是沒有第二次修煉機會的,我一定要珍惜這千古的奇緣。

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威德〉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