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四代人的感恩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日】我今年六十二歲,退休前在一家綜合醫院從事臨床護理工作。由於長期夜班、白班、加班,生活沒有規律,三十多歲就患上了嚴重的心臟病、鼻炎、盆腔炎、痔瘡、便秘等等,被病魔折磨的有氣無力,面黃肌瘦,口唇青紫,走路弓著腰,像個老太婆。

一九九六年八月,一個偶然的機會,我走進了法輪大法的煉功點。初期還請不到大法書,整個煉功點就一本《轉法輪》,輔導員一人讀,大家聽。《轉法輪》我還沒學一遍,那種喜悅的心情無法形容,就好像自己的整個身心已被大法包容著,沒有任何力量能讓我與大法分離,無論多忙多累,都堅持每天早晨去煉功點煉五套功法,晚上集體學法,風雨無阻。不知不覺,那些頑症不翼而飛,無病一身輕。

隨著學法的深入,我明白了按「真、善、忍」法理做好人的道理。身為科室護士長,時刻想著自己是個修煉人,遇到矛盾找自己,工作兢兢業業,早來晚走,不利用工作之便謀私利,更不佔小便宜,尊重同事,善待他人,不再像過去那樣說一不二、發號施令了。周圍的人都讚歎:煉法輪功的人就是不一樣。本科室的護士在我的影響下,人手一冊《轉法輪》,有的還堅定地走入了大法修煉,成了師父的真修弟子。整個科室忙而不亂,張弛有度,其樂融融。

母親的癲癇病消失了

二零一二年,我和丈夫退休後,除了帶孫子,每年還要抽出幾個月的時間伺候我母親和婆婆。

我母親今年九十四歲,耳聰目明,紅光滿面,能吃能喝能睡,生活基本自理。以前可不是這樣。記得母親得癲癇病已經有十幾年了,一犯病就昏倒在地,口吐白沫,牙關緊咬,不省人事,大小便失禁,有時幾分鐘、十幾分鐘才過來,多少天沒精神。醫生說這種病不好治,好了還犯,吃藥效果不好,長期服藥副作用大,年輕人都堅持不了;對老年人來說,就是送老的病。

只要我在家,就教母親念救命的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天教她念,記不住也教。我讀《轉法輪》給她聽,陪她看神韻晚會錄象光盤。母親和我姐姐都是基督徒,不讓我教,說是不二法門。我問她們,你們信基督教都三十多年了,病不但沒見好,還越來越差了,能這樣看著她老人家痛苦地離開人世嗎?只要她願意念,我就教。姐姐們覺得有道理,不再說甚麼。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母親的癲癇病不藥而癒了。

幾年過去了,母親的身體越來越好,有時看不住,她還主動去刷碗、洗衣服,自己的衣服放的整整齊齊,過去那種讓兒女揪心的場景再也不見了,滿頭白髮的她現在有一半變黑了。過年時,來看她的親朋好友都說,這老太太返老還童了。

股骨骨折的婆婆站起來了

我婆婆比我母親小三歲,今年也是九十一歲高齡了。在二零一三年春天,她八十八歲那年,在她女兒家不小心摔壞了腿,到醫院拍X光檢查,診斷為股骨骨折。醫生說她這個年齡,血壓又高,做手術復位風險大,麻醉那一關都過不了;如果不做手術復位,只能回家養著,以後再也站不起來了。老人聽了很傷心,哭了幾天,不吃飯。子女們再去求醫生,又做了各種化驗檢查,麻醉科醫生也參加會診,結論還是沒有醫生敢冒險,只有保守治療。

婆婆出院後我把她接到我家,給她買了輪椅,睡急了,就坐輪椅上,我試著給她講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事例,沒敢多講,怕她排斥。因為一九九九年,江澤民流氓集團出於一己之私,瘋狂迫害修煉法輪功的群眾,我也被迫害關押,再加上電視假新聞報導,栽贓陷害法輪功,一提這話題她就害怕。現在她也看到我的變化:六十多歲的人,比煉法輪功前三十多歲時還能幹,帶孫子、伺候老人都不叫累,忙起來走路生風,一路小跑,也不弓腰了,皮膚變的白裏透紅。我對老人的態度也和過去沒修煉前大不一樣了。過去她說一句難聽的話,我得回給她幾句。修煉法輪大法後,明白那樣做是不對的。無論她說的對錯、虛實,我都不爭辯,做到對老人既孝又順。從她表情,她是感覺到我的變化的。

同修來我家看她,都向老太太不厭其煩地講法輪大法的美好及神奇效果,很多比她更嚴重的粉碎性骨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都神奇的站起來了,她都聽進去了。在事實面前,認可法輪大法好了,我送給她精美的真相護身符,她也很珍惜地收藏好。

常言說:傷筋動骨一百天。而她兩個月就可以拄著拐杖上廁所了,徹底推翻了醫生「再也站不起來了」的說法。住院期間,醫生還說她,X光胸片上顯示肺部有個雞蛋大的陰影,懷疑是肺癌。兩年過去了,她老人家身體越來越好,頭腦清晰,不咳不喘,紅光滿面,拄著拐杖到處走。如果沒有大法師父的救度,哪一樣病都能要了她的命,哪還有幸福的今天!寫到這,我已淚流滿面,天下哪個兒女不孝順父母,如果你也想讓自己的父母健康長壽,就教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天下沒有比這再好、沒有比這再捷徑的方法了!

公司老總的信任

一九九九年底,我進京護法,被當地警察帶回關押在看守所。當時家裏就像炸了鍋一樣。丈夫除了上班,還急著到處打聽我在看守所的消息,根本沒有時間顧及正在讀高中三年級的兒子,特別是剛開始的一個月。兒子看他爸爸為這事難為的掉淚,他也跟著哭,哪有心思學習?大家都擔心他能否考上大學。

二零零零年暑期,兒子很順利考進全國重點大學。凡是知道我家情況的人,都感到驚奇,說這孩子真爭氣,比那些父母在身邊天天看著的孩子考的還理想,真神奇。大學畢業兒子又順利地讀完了碩士研究生。

找工作就不一樣了。兒子兩次參加國家機關及國企考試都順利地通過了筆試、面試、體檢,就是收不到上班的通知。後來聽說不給相關領導送禮,考上也上不了班。這對我來說很為難,拉關係、走後門是敗壞的社會風氣,這是修煉人的大忌,做好人就是要堂堂正正,不請客、不送禮,大法弟子家的一切都聽師父安排,該幹啥,就幹啥,不強為,順其自然。

兒子也能理解,還安慰我們不要著急,不要為他找工作操心,自己想辦法。他很快就通過網絡,找到一份合適的工作,每月收入可觀,領導也很看好他的人品及工作能力。他不抽煙、不喝酒、不賭博,還樂意幫助別人,工作以來一路綠燈。二零一六年三月份,兒子又被派到國外的分公司搞業務管理。當然工資待遇、工作環境遠遠超過在國內的任何一個單位。公司老總對我兒子說:「誰都想去,別人誰去我都不放心,就信任你。」

我知道,這都是兒子相信法輪大法好、退出中共共青團、少先隊組織得來的福報!

孫子是個大法小弟子

二零一三年元旦,我孫子剛滿月,就被家裏大人傳染上感冒了,表現為咳喘、發熱,不能平睡,喉頭有痰鳴音。大人都替他憋的難受。看小兒科專家後,醫生說這不是一般的感冒,得的是哮喘型氣管炎。我兒媳婦也是學醫的,聽醫生這一說,快急哭了。當醫生的流傳一句話:外科醫生不治癬,內科醫生不治喘。意思是說這兩種病不容易治除根,甚至會帶一輩子的,這是一般的規律。

我聽了醫生說的,沒動心。我是修煉法輪大法的,我堅信,孫子出生在我家也會受大法師父保護的。每天,孫子除了接受常規的霧化吸入治療外,我的主要任務就是在孫子耳邊念: 「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李洪志師父好!」孫子第三天就好轉了,第五天就停藥了。

孫子康復後,我和孫子說的最多的就是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孫子一直很少生病,偶爾受涼發燒,吃點口服藥就好了。現在孫子三歲多了,說話口齒清楚,記性特別好。師父的《洪吟》教幾遍就會背,再也不忘了。煉功音樂一響就喊:奶奶快煉功,馬上來不及了。孫子全家人的名字都會叫,就是不叫奶奶的名字,無論誰問奶奶叫甚麼名字,他脫口而出:奶奶是大法弟子,我是個大法小弟子。

三年來,孫子不但小時候的哮喘沒復發過一次,關鍵時候也能化險為夷。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份的一天晚上,兒媳婦在整理梳妝台,孫子也跑過去湊熱鬧,不小心梳妝台的蓋板突然倒下來,重重地砸在孫子的右手手指上,那蓋子是四、五公分厚的實木板,上面還鑲著玻璃鏡子,很重。放在稜角上的小手指,不砸劈也得砸瘀血。兒媳婦看孩子哭的厲害,急著要去醫院拍X光片看看有沒有骨折。

我沒急,心想:孫子經常說自己是個大法小弟子,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絕對不會有事的。我又雙手合十:謝謝師父。我拉過孫子小手一看,果然不出所料,不青不紫,也不腫脹,有點發紅,手指能屈能伸。他眼淚還沒幹,就又用剛被砸的小手去拿玩具玩的,看不到一點手指骨折的跡象。整個過程都是他媽媽親眼看著的。這件事之後,兒媳婦也深信:法輪大法就是好!

二十年來,發生在我、家人以及明白真相的親朋好友身上的神奇、超常事例不勝枚舉。我的深深體悟是:只要你相信並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會有真真實實的福報!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