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旬母親相信大法 絕處逢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二零一七年四月,九十一歲的老母親住院了,檢查結果說是肺氣腫。出現心衰和咳嗽、氣喘,生命垂危,醫院向家人發出「病危通知書」。家人即刻用電話通知了我,我便在單位請假後趕往幾十里外的醫院。

母親病情時好時壞,頭腦清楚一會兒,又糊塗一陣子,說出的話都不著邊。清醒時脾氣怪異,不顧後果,隨時會把粘貼在她胸部監測心電圖、血壓、血氧等的儀器連線和供氧氣管拔掉,餵藥都很困難,嚥不下去,更談不上吃飯了,鬧得醫生和護士整夜不得安寧。醫生說這是晚期病態,多次督促我們轉院。在二十四小時這種環境和神態疲憊的狀況下,我也認同了醫生們的觀點,配合醫生盡力而為。

第二天早上大哥來到醫院,向來不願聽大法真相的他突然對我說:「憑你的功力,能辦這件事唄?」此時我才想起來盤坐發正念。中午回家學了師父講法,正念迅速充滿了我的空間場。傍晚哥哥打電話說情況危急,要馬上轉院。可另一家醫院不接受已九旬的危重病人,妹妹聯繫身為副院長的同學,總算安排住進了這家大醫院。晚上十點後,大哥又打電話通知了孫子輩包括幾十里外所有親人趕往醫院見母親最後一面,並且買好了壽衣。我接到電話就否定了醫生和大哥的安排,說:「不是那麼回事兒。」放下電話,冷靜尋找解決問題的辦法。

母親每年冬季在我家過冬,那時我就把大法弟子不能給死去親人磕頭的法理和師父相關經文念給母親聽,並告訴兄妹們,十多年來我沒有到祖墳去燒紙、上墳的原因,使大家都明白了。

十五年前,算卦先生告訴母親她八十六歲壽終。二零零四年我得法了。二零零五年後,當我看到明慧網上學員的交流文章中說常人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還能增福壽,我告訴母親,讓她也念。母親照我說的做了,常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六年前又一個算卦先生告訴母親:「小鬼不套,閻王爺不要,好好活著吧!」母親知道大法師父延長了她的壽命,卻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由於自己的修煉狀態,或許是歷史的緣份,我們兄妹五個中,我排行第四。大哥在部隊多年和姐姐因有其它信仰,大法真相一直講不到位,母親有願望給他們講真相,可能怕大哥瞪眼,遲遲沒有行動。平時母親對我和小妹妹不隔心,我在醫院時已給妹妹交流過與真相有關事情,讓她隨時配合我,她答應了。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師父給弟子的安排也是最好的,我身邊的一切事情都是我修煉提高的因素,求師父再給母親一次機會。馬上電話通知在醫院的妹妹配合我,她說:「儀器上的圖標顯示不行了。」我告訴她:「儀器圖形在我們這兒不管事,就聽我的!」

師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在我腦海出現,放下大哥的電話,我發正念清除母親空間場的狐黃白柳和邪靈爛鬼,一切由師父安排。

第二天早上我來到醫院,大哥說昨天晚上親人們只有我沒來醫院。我說:「我心裏有底兒。」「你成神仙啦!」大哥疑惑地說。我回應說:「修在自己,功在師父」[3]。法輪大法造就了萬物眾生,無所不能。

在這危急關頭,我還是把救眾生擺放首位。在師父的保護下,我母親終於從死亡線上挽救回來。母親告訴我,那天她甦醒時心裏連連喊著:「大法師父救救我!法輪大法好!」從昏迷到甦醒,從不能喝水到一日三餐,內科的醫生們都感到驚奇。護理母親的過程,也是我修煉提高的過程,錢財利益的看淡和包容無理取鬧的病人,以及親屬常人的自私,使我的修煉狀態進一步得到昇華。期間,醫生和同室的兩個病人以及陪護人員明白了法輪功真相,我為他(她)們得到救度感到欣慰。

壞事也是好事,頑固自傲的大哥對大法的態度有了明顯的改變。母親已經出院了,她表示要用行動告訴家人大法的超常。

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大法,是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為根本的性命雙修功法,祛病健身有奇效。能開啟智慧,洞悉人生和宇宙奧秘。由於法輪大法超越政治和文化界限對人類身心健康的巨大貢獻,獲世界各國的褒獎、支持議案三千多項,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而江澤民利用中共迫害善良,誹謗佛法,邪惡至極,世界獨一無二,必將遭到上天的懲罰。

在中共統治下道德淪喪、黑社會肆虐的國度裏,願所有蒼生在亙古未有的宇宙正法、地球淨化的時代,同化「真善忍」,認同「法輪大法好」,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才能絕處逢生,擁有美好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