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證了大法的超常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八日】古人云:「三尺頭上有神靈。」幾千年來,中國人一直都敬天信神,相信「善惡有報」。然而今天的中國人,尤其是像我這般在九十年代出生的年輕人,對於這些道理是嗤之以鼻的。在中共幾十年來的無神論、進化論謊言的灌輸下,中國傳統文化中的天命觀和善惡論這種普世價值被破壞殆盡。

所幸的是,一九九二年,一種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法輪功在古老的神州大地悄然興起,其以宇宙特性「真善忍」為指導原則所展現的道德內涵及祛病健身、強身健體的奇效,喚醒了民眾心中尚存的善念,在短短的七年間,以人傳人、心傳心的方式,引來了中國上億民眾參與修煉。光我家鄉小小的縣城在九九年迫害之前就有三千多人修煉法輪功。

一、初見超常

我是一個早產兒,在母親肚裏只待了七個月,體重不足三斤的我就急於來到塵世。由於瘦小羸弱,快滿月了還只知昏睡不知吃奶,親友只是稱嘆這孩子真是小巧,能養大成人將是奇蹟。由於先天不足,幾歲之前我免疫力低,經常生病看醫生,也不愛吃飯,人很瘦小,成了父母的心病。

九九年五月,機緣所致,九歲的我隨父母走入了大法修煉。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在我們這小小的家庭頻頻出現:我在跟隨父母讀了幾遍《轉法輪》,剛學會五套功法動作後,師父便三次給我清理身體,體內排出黃黃的膿水。打那以後,我吃飯正常了,不再挑食、厭食,人長好了,漸漸的我的體重、身高、發育正常了,十六年與藥斷緣。

我的父親曾患有遺傳過敏性支氣管炎,五官奇癢,呼吸困難,一年之內有三個月要在醫院度過,長年靠藥物維持,看遍各大醫院卻無法根治。在修煉法輪大法不到兩個月的時間,父親的病就不翼而飛了,從此甩掉了藥罐子。

十六年來,在大法的慈悲看護下,全家人再沒有吃過一粒藥,也沒有上過一次醫院。這些用常人現有醫學無法解釋的現象卻實實在在發生了,種種變化無一不體現了大法的超常。因此,即使在迫害最為嚴重的時期,我們的親人無一人反對修煉,許多有緣人也因此明白了真相。

當然大法的神跡不僅僅停留在祛病健身這一層次,有時甚至超越常理。二零零一年,母親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為反迫害,絕食絕水,十五天粒米未進、滴水未沾,仍然可以站起來煉功。這讓周圍的服刑人員和警察都為之驚嘆,直稱法輪功神了!

二、艱難歲月中的神奇

修煉不到兩個月,迫害便開始了,從此我與弟弟便失去了正常的成長環境。父母因不放棄修煉而多次被非法拘禁、勞教、判刑,單位不堪壓力開除了父親公職,切斷了我們家庭唯一的經濟來源。伴隨生活的是不斷的騷擾、搜查、抄家、綁架、監控,我們不得不四處搬家,有時甚至無處安身。離開父母的庇護,我與弟弟落到了無依無靠的境地,由年邁的奶奶照料或在親戚中輾轉生活。

十六年來如影隨形的迫害,讓我與弟弟嘗盡骨肉分離之痛、顛沛流離之苦,飽受旁人的歧視、社會的不公,在恐懼與壓抑中,在貧困與無望中成長生活,期間種種無法用語言窮盡一二,但有些片段在腦海中難以磨滅,作為史詩留給我的同齡人。

二零零零年臘月小年下午,父親被非法勞教沒幾天,我們娘仨正準備回老家過年。由於沒錢生活,同修阿姨出於好意來看我們。國保大隊幹警突然闖進家門,毫無緣由的將母親和阿姨帶走,承諾問完話就讓媽媽回來。可等到天黑也沒見人回來,我們姐弟倆早已飢腸轤轤。單位好心的同事將我們接到他家,帶著我去公安局找媽媽,方知媽媽已被送到看守所。我站在漆黑的大院裏心裏很是難過,只有一種求助無門、走投無路的感覺。那一夜我抱著弟弟難以入睡,一想到母親就忍不住掉下淚來,又不敢放聲大哭,哽咽著折騰到天亮!此後半年,我們跟著奶奶生活。我被迫轉到了鄉下的小學讀書,弟弟也失學在家。母親回來後仍然遭到騷擾,我們被趕的無處安身,只得在親戚中輾轉生活。

二零零四年九月,父親再度被判非法勞教所外執行,不久國保人員又企圖再次迫害。當時正值租屋拆遷搬家,父親匆匆為我們找好房子,還沒有來的及住上一晚就離開我們,流離他鄉。記得搬家的前夜,我因思念打了個電話給父親,晚上父親冒險回來看我們,但又不能久待,匆匆說了幾句就含淚和我們告別了。但國保人員仍不放過,對我們恐嚇威逼追問爸爸的去向,不僅在住家附近派人蹲坑,還在半夜撬鎖破門大肆搜查。我和弟弟躲在被窩裏嚇的大氣不敢出!

由於家裏唯一的經濟來源被切斷,為維持生計,父母不得不另尋出路,早出晚歸。我和弟弟在完成學習之餘,還得承擔家務。那時真是苦了弟弟,從三華里外的小學回家還要順便買菜。個頭不高的我只能站在小板凳上學著燒菜。有次母親用高壓鍋燉了點湯就出門了,我們貪玩忘記了時間,等屋裏飄出了糊味才把鍋子拿下來,揭開蓋一看,黑乎乎結著很厚的殼。姐弟倆只好餓著,倒在床上睡了過去……現在想想真是苦不堪言。

這就是我的童年,在充斥著恐慌、高壓的環境以及不知何時降臨的迫害使我們整日提心吊膽、惶惶不安。那真是每次大一點的敲門聲都會讓我們心驚,每次警車汽笛聲或樓道裏的響動都會感到不安。學校有了甚麼費用卻不敢開口向父母要,一件別人給的舊衣服穿到洗的發白也不能扔棄。由於受到中共謊言欺騙,當時周圍親友、同事、老師、同學大多對於我們是避而遠之的,有憐憫之心的也不敢伸出援手,我們真的是孤立無援了。

在如此極端的環境中,憑借對大法的堅信,我和弟弟雙雙考上理想的大學,正常的完成了學業。高考最後兩個月,本該是緊張環境中,我卻在不斷的背法中收穫平靜,因為修煉人處處講隨其自然,最後超水平發揮,考上了一所不錯的大學。在校期間,我按著「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在個人利益上不和常人爭奪,尤其是在學校評選助學金和獎學金時能本著一個平和的心態。加之大法開智開慧,我每次基本都能取得班上第一名的好成績,多次獲得校甲等獎學金、國家勵志獎學金等,成了鄉鄰的佳話、困境中的奇蹟。

佛法慈悲,但威嚴同在!昔日強大的羅馬帝國因為迫害基督徒而走向毀滅。如今那些追隨江氏迫害法輪功的人們也一個個自食苦果,像周永康、薄熙來、李東生、蘇榮等國部級高官紛紛落馬入獄,中共在迫害法輪功中把自己迫害倒了。當初被無神論沖昏頭腦的人不會想到在權力與法律之上還有天理,然而「人在做,神在看」,誰能逃過天理的約束呢?吸取正面的教訓吧,神已經將生命得救的明路指給了人類──大法弟子傳遞的真相就是眾生得救的希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