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的神奇現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我今年六十八歲了,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我想說說在我身上發生的神奇事。

眼睛的毛病全好了

得法前,我有角膜炎,看不清東西,看甚麼東西都像上面蒙一層塑料一樣,痛苦不堪。看過幾家大醫院,可越治越重,後來直接往眼球上打針,疼的像剜眼睛一樣,也沒好。

得法後,我每天早晨三點起床去附近的煉功點煉功。一次在煉第二套功法「頭前抱輪」時,眼睛裏面就像有個小蟲在眼睛裏爬一樣,癢癢的,兩手在頭前抱輪,又不能放下,心想等煉完抱輪動作時再揉揉吧,可煉完抱輪動作時,眼睛裏也沒有小蟲爬的感覺了,可是眼睛周圍卻有一圈分泌物,開始時不知是怎麼回事,還以為早晨著急去煉功點臉沒有洗淨。可每天煉功都這樣,將近有一個月的時間才恢復正常。

後來和同修一說,才知道是法輪在給我清理身體,從那以後,不但角膜炎好了,原來的老花眼也好了。我現在都是快七十歲的人了,還能自己紉針,我現在還在上班,整天打電腦,晚上在家還要上網看明慧網,眼睛看甚麼都很清楚。

迫害中師父保護我

二零零五年三月七日,我因發放真相資料被警察綁架,在派出所被迫害了八天八宿,遭到上大掛的酷刑──警察將我兩胳膊反背到後背戴上手銬,在手銬上繫上繩子,把繩子拴在屋上邊的暖氣管上,一拽繩子的另一頭,我人就懸空起來,兩腳離地有一米高,全身的重量都在兩隻被背在身後的胳膊上,我當時的體重有一百二十多斤。人被懸起來吊著,警察還拿膠皮棒往我腿上打,我心裏發著正念,心想:不疼。就真的不疼。警察往我嘴裏、鼻孔裏抹芥末油,我心想:不起作用。結果芥末油真的不起作用,我一個噴嚏沒打,只是流口水,警察以為是假貨,拿起芥末油一聞,嗆的他們緊鼻子瞪眼、齜牙咧嘴的,可在我這卻甚麼作用也沒起。我知道是師父在保護我!

反迫害中的神奇

我被非法關押在齊齊哈爾看守所長達一年零二十四天。後來我想: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應該出去講真相救人。就決定絕食。在絕食第十多天的時候,獄警叫兩個刑事犯把我架到看守所醫務室打針,按在床上,一個刑事犯騎在我身上,另一個按住我的兩隻胳膊,我當時被折騰的氣喘吁吁,心裏發正念,求師尊加持弟子。在針剛扎進後,我使足了渾身的力氣,猛一翻身,把兩個刑事犯甩在一邊,我下地就走了。而那兩個刑事犯互相掐拽,扭打在一起,她們都把對方當成了我,廝打一會才發現打錯了。當時我確實是放下一切,心想就是不能讓邪惡的陰謀得逞。

絕食十多天後,我臉皮都發乾,舌頭發乾,嘴裏都發乾,我心想嘴裏要濕點就好了。剛這麼一想,舌頭底下就像有噴泉一樣滋滋的往出冒水,嘴裏就不那麼幹了。絕食到第七、八天後,就沒有餓的感覺了,但是肚子裏的味道從嘴裏出去,特別難聞。就這樣我不吃不喝絕食二十四天,最後闖出了邪惡黑窩。當時我是自己走出看守所。常人都覺的不可思議,認為超出了人生命的極限。這就是修煉大法的神奇。

在十多年邪惡的血腥迫害中,如果不是師尊的保護我是活不到今天的。我的生命、我的一切都是師尊給的。弟子只有按照師尊的要求做好三件事,精進實修,抓緊救度眾生,做一個真修弟子,以回報師尊的救度之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